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魂归天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兖州军一触即溃,无数的兵马向着他们冲来,而那传入他们耳中的一声撤令,挥动在阴云下的令旗,阵阵响彻的鼓声。

    终于散去了他们最后的一点战意,他们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逃出去。万军之中,彻底慌乱了的人马甚至比刀兵更有杀伤力。

    相互推挤只求更快的逃开,逃开已经提着刀杀来的人,有的人被推到在地上,转眼之间就被淹没在人潮里。

    天空中的阴云在没有散开,阴云滚滚,偶尔划过一道雷光,伴随着雷声沉闷地敲击着每一个人的耳朵,冬天少有这样的雷云天气。

    “撤,撤!”军旗在混乱的军阵中摇摆不止,也不知道谁,放开了那旗帜,军旗没有了支撑,也终于倒了一下来,落在地上,叫无数人踩过。

    大军已乱,兖州此时已经绝无在再战之力了。

    三军的追逐持续了很久,所有的兖州兵都弃了阵地逃去,徐州和青州的兵马追逐着。

    但阵中一片乱象,也没有人知道吕布逃去了何处。

    兵马分头而行,已经逃散的兖州兵不用去管,但是还聚在一起的兵马中,一定能找到吕布。

    兖州的所有人都在逃,青徐两州的兵马都在追。

    但在乱军之中,有一处地方,一队人马,在逆流而上。

    而在他们之前,青州和徐州的兵马竟然被渐渐止住了脚步。

    大浪之中,叫人不可思议的一片逆起的波涛,将大浪拖住了一分。

    抵在大浪下的不过数百个人,还不足千军,却在逆着万人而上。

    全身穿着黑色的玄甲,看不到半点别的色彩,即使是脸上都被一张漆黑的甲面覆盖。

    每个人都像是长得一模一样,黑甲兽面下,瞳孔中的战意凌人。

    在所有兖州兵溃逃的时候,也独有他们,还能拿得出这份凌人的战意。

    每个人身前顶着一面人高的盾牌,提着一把长剑,盾牌厚重得骇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举起来的,即使是骑军冲锋,一时间都不能将这军阵彻底冲开来,反而要是骑军的人数不够,还会被这军陷杀。

    这军一路逆势杀来,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两州的兵马,身后伏尸。天色阴暗,都看不清这军身上的衣甲到底是黑色,还是已经被染成了血色。

    而率军在前的是一个骑在马上的黑甲将士,衣甲都和其他的黑甲士卒一样,甚至若不是他骑着一匹马,都分不清他是将军还是兵卒。

    “将军!”一个士卒冲到了马边,对着这将领叫到:“大军呼撤!”

    马上的将领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两边。

    黑云低压的城墙下,两侧皆是千军万马冲过,有的人策马直追,有的人丢盔弃甲。

    不远处的地方,一个穿着兖州衣甲的士卒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声息,无神的眼睛,空洞地看着天侧,不在知道看着什么。

    不过天侧全是遮笼着的阴云,应该什么都看不到。

    无数的刀光交错倒映在黑甲将领的瞳孔中。

    “撤!”

    那逆势的军调转了军阵,向着乱军之外冲去。

    而他们的后面,青州的兵马里,一个穿着白袍的人远远地看着这只军离开的方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