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等我封侯拜将
    ,精彩小说免费!

    吕布的声音回荡着,而阵中那个犹如无人可挡的身影,深深地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神。

    “先生。”曹操犹豫着看向顾楠,他知道顾楠曾经和吕布不止一次交手,但是此时的吕布非同曾经。

    “你可有把握。”

    若是顾楠摇头,他便下令全军冲阵,而且在他看来这也是较好的办法。

    再如何,吕布一人也不能可能左右战局。

    可那带着斗笠的人没有摇头,而是轻轻地说道。

    “交于我吧。”

    手中的长枪轻挥,驾马上前。

    顾楠看得到吕布身上的变化,他用的似乎是一种强催内息的方式。

    这种办法能让他在一段时间里内息提高许多,但是躁乱的内息也会让他的经脉损伤,这段时间过后,他会怎么样就很难说了。

    轻则内息退减,重则,也可能就是当场暴毙。

    他何至于如此?

    或许他尚有执念。

    顾楠看着吕布,那人双目紧紧地盯着阵前,直到看到她,落在了她的身上。

    一个人带着执念而死是很痛苦的事情。

    她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心有执念,死时本该是人把一切都放下的时候,只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一死了之。

    而她自己也体会过这种感觉,所以她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死后万事皆空,什么事都能看破,放不下的还是不放下。

    吕布的执念是什么?

    天下无双?

    若是如此,她不介意送他一程。

    曹操皱着眉头,曹昂一直被他命在身后待着。

    天下无双,曹昂的眼中钦佩张望着阵中的吕布,终归是少年,他只觉得这吕布真是威风。

    伴随着不紧不慢的马蹄声,夏侯惇看向自己的身后,那白袍人走来,他们慢慢让开。

    顾楠走过他们的身边。

    “先生,这吕布劲力很大,小心一些。”

    “我记得了。”

    点头答道,她走入了阵前。

    吕布身前,那一身白袍的人显得弱不禁风。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吕布却没有攻上来。

    反而是慢慢放下了方天画戟,从赤兔身上翻下。

    “你身下的战马比赤兔差了太多,我不占你便宜,我们步战。”

    “哼!”赤兔在吕布的身边甩了甩脑袋,似乎是表达着着自己的不满。

    吕布伸手在它的脖子上拍了拍,它才退到了一旁。

    “好。”顾楠也翻身下马,站在将战马牵到了一边,才走回吕布的面前。

    “这次。”吕布双手握住了方天画戟,抬了起来。

    “我会叫你认真同我打。”

    之前的两次,他自知顾楠根本没有使上几分力气,他差了太多。

    这次,他要试上一试,到底差了多少。

    “呼呼呼!”

    顾楠没有回话,长枪在她的手中翻过了几圈,横立在身前。

    白色的枪缨上,还留着几日前没有擦干净的血。

    “来!”没有什么多余的废话。

    炙热的内息蒸腾而起的白雾中,露出一件黑甲,吕布一步踏出,脚踏之处风卷扬沙。

    头顶雁翎卷动,身后的披风拖出一片血红。

    方天画戟之下气旋都被排开,划过一道寒光,刺入顾楠的怀中。

    顾楠向后退了一步,长枪一摆,枪锋撞在了画戟的一侧。

    “当!”

    两旁的人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只听闻两刃相击的声音,之后就是风沙一卷。

    长戟被枪锋摆开,当即收回,没有留下任何停留的时间,转而又是劈来。

    顾楠的头顶斗笠一扬,长戟已经几乎抵在了她的额头上。

    这一次她进了一步,长枪一斜,用枪末的锥子抵住了戟刃,而枪锋则是划到吕布的身侧。

    “兹!”两刃擦出一片火花,在烟尘中一亮。

    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被偏开,而白缨枪横顺势扫向他的腰上。

    “嗬啊!”

    眼见着枪刃就要落下,吕布的眼中一红,方天画戟生生在半空上背扭转了下来。

    “当!”

    “呼!”长枪被画戟挡下,余力不止。

    吕布将身子撑在地上,依旧是被推出了半尺才堪堪停下。

    “咳!”嘴中咳出了一口鲜血,吕布微抖着的双手再一次握紧画戟。

    顾楠的眼中微微一惊,吕布确实比虎牢关下时强了太多。

    她出神了一瞬,但吕布没有准备给她出神的机会。

    长枪被挡下来的一刻,长戟就再一次挥起。

    一柄方天画戟挥舞地极快,几乎就像是同时从三个方向挥来一般。

    长枪一横。

    “当,当!!”

    交击的声音不休,刚过去一声就又来一声。

    顾楠接连挡住了吕布的两击,却都不是实招。

    直到最后一击,吕布的手上泛起一分血色,是他的经脉承受不住内息,鲜血渗出。

    但他依旧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向顾楠压近了一步。

    推着戟刃压在长枪之上。

    “咔!”

    随着一声碎裂的声音,半截长枪抛飞而起,枪锋下白缨散开。

    顾楠手中只剩下半截断柄,画戟没有收势,顿了一下,猛地又向前探出,贴上了她的喉咙。

    “刺!”

    长戟就要入喉,被抵着喉咙的人突然向后一仰,戟刃擦着她的脸上穿过,挑落了缕碎发。

    “踏踏踏。”

    顾楠向后退了三步。

    “呼呼呼。”

    “刺!”

    飞上半空的断枪旋转着刺入她身后的地上。

    吕布停在原地,他的身上没一处好的地方,到处都是血迹,衣甲全染成了红色。

    他撑不了太久了,经脉崩裂,这种痛楚换一个人该是都站不起来了。

    他倒是恍若无事一样。

    收起了方天画戟,看着顾楠,带着血的脸上,笑了一下。

    “你若只是如此,可是远远不够的。”

    说着,画戟一挥:“再来!”

    他没有时间了,最后一招,会分出胜负的。

    顾楠的手握住了腰间的无格,白袍的衣摆扬起。吕布举起了方天画戟,身上满是血气。

    两人冲在了一起,然后剑光乍现。

    没人看到剑光从何处而来,只看到剑光如雪,清冽得叫人心中一寒,那种寒意不是杀机,只是很单纯的清寒。

    看着剑光,就像是孤身一人站在大雪之中。

    剑光之后,吕布和顾楠都停了下来。

    顾楠握着已然出鞘的剑。

    吕布举着画戟。

    “咔!”

    方天画戟上裂开一道裂缝,蔓延了开来,从中断开,戟刃摔落在地上。

    “呵。”吕布握着断了的画戟,抬起眼睛看顾楠。

    “我与你,果然差了很多。”

    看了一眼顾楠手中的剑,微微笑道。

    “你这武功,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沙场将军。”

    若是可以,她本来不会是一个将军。

    他的身上的力气慢慢褪去,顾楠只是用剑斩断了方天戟,但是他自己也早就撑不住了。

    “若是你,想来定能在此世上,护她周全了。”

    低声说着,吕布张了张嘴吧,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已经发不出声音来。

    身子一倾,倒在了地上。

    他的执念,根本不是什么天下无双。

    ······

    阵中无声了片刻。

    兖州军中,张辽再没有停留,勒紧了缰绳,怒吼道:“杀!!!”

    而青州和徐州的军阵,也在一声令下之后,如潮水般涌上。

    “啊!!”

    先前那个夏侯惇的部将将自己的短戟甩出,刺倒了一片兵卒,两把长矛刺来,被他一把握在了手中。

    随着他一声大吼,举着长矛,将两个兖州的士兵生生举起,扔进了一片人马里。

    吕布耳畔是不绝的兵戈声,他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向眼前。

    无数的人马厮杀,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地上,鲜血浸润了沙土。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地看着这幅场面。

    ···

    “奉献,等绮儿大些,你就别再打仗了,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安静的过日子好吗?”

    “哈哈哈,你说什么呢,大丈夫生而在世,不就该立那不世功名吗?等我封侯拜将,我带你们入京,过最好的日子。”

    ···

    “功名···”

    吕布的手中握紧,除却了一把黄沙,他手中什么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