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吃的多怎么了,吃你家饭了?
    ,精彩小说免费!

    吕布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合上了眼睛。

    他已经分不清耳边杂乱的是脚步声还是马蹄声,或者是嘶吼亦或者是刀剑相撞。

    他也不想再去想。

    “踏。”很清楚的一个声音,就在他的身前响起,他用着最后的一点力气看去。

    是一个白袍人骑在马上。

    顾楠?

    “打的不错。”

    马上的人似乎是这么说道。

    随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提了起来,扔在了马背上。

    “咳。”胸口一疼,又咳出了一口鲜血。

    本来就快昏过去的他,又生生地被痛醒了几分。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背上,接着一道冰凉的内息涌入了他经脉里,调理着他破败不堪的脉络。

    顾楠看着马背上的吕布,放开了手掌。

    他的运气还算不错,死不了。

    冰凉的内息散去,吕布的身上又开始传来了剧痛,这次的痛楚比之前还要强烈了许多。

    顾楠可没有顾及吕布会不会痛,下手的时候简单利落。

    虽然有效,但是那种拉扯经脉的感觉不是一般的人受得住的。

    这人,果然没有一点像是女子。

    吕布的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便晕了过去。

    兖州兵马在新汶正式败退,张辽在陈宫的接应下率残部逃回了兖州,吕布被俘。

    徐州臧霸和青州夏侯渊、李典率军攻入兖州,而曹操则是准备领一军撤回北海。

    陶谦尚在徐州,此时说不定除了兖州,还在观望青州的局面,曹操不可能冒险带着大半的兵马离开。

    需要守备陶谦,行军紧迫,所以吕布的事也准备押回北海之后再行处理。

    “哎,今天吃什么。”路边的一个士兵同身边低头吃饭的闲聊,一边看向他的碗里。

    赶了一天的路,兵马在此处停了下来是准备休息一晚。

    胜仗之后,军中的气氛也难得的显得轻松了一些。

    “能吃什么,还不是这些东西。”

    被搭话的士兵翻了一个白眼,同时护着自己的碗,不好吃归不好吃,就这么一些填肚子的东西,可不能叫这货抢了。

    “哈哈,虽然还是这些东西,打了胜仗,总觉得连吃饭都香了许多。”

    两人在路边说笑。

    一个穿着白衣服从他们的身边走过,白衣上是一件黑色的甲胄,腰间一柄黑棍一样的剑摇随着她的脚步轻晃着。

    两个士兵立刻闭上了嘴巴,低下了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直到那穿着白衣裳的人走了过去,两人才松了一口。

    “呼,那人你认得不?”

    “啧,废话,当然认得了。”

    这人和吕布的一战他们是都看到过,说的夸张些,非人哉。

    顾楠一路走去取饭,虽然就算她不去也会有人送到她的营帐里,但她很少在自己的营帐里吃。

    路上的士兵见到她都匆匆绕开走过,甚至不敢对上她的眼睛。

    两旁人的神情顾楠自然都是看得见的,不过,她也被人怕惯了。

    取了三份饭食,一人坐在一块空地上吃了起来。

    “顾先生。”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顾楠的嘴里嚼着干粮抬起了头。

    是曹昂拿着饭食坐在了她的身边,他也不喜欢自己坐在营帐里吃,实在是闷得慌。

    曹昂坐下,却没有吃东西,而是停顿了一下,侧过头来说道。

    “先生,有件事我想请教。”

    顾楠喝了一口汤水,将嘴里的干粮咽了下去,看向曹昂。

    “哦,何事?”

    “先生那日对吕布用的那一剑叫什么?”

    这事曹昂已经想了好几个晚上了,那日见到的剑光,他说不清楚,只觉得就好像是天地间一人独立的感觉。

    但那个剑术绝对比他见过的任何一种都要凌厉。

    今天正好遇到顾楠,他想问个清楚。

    剑?

    顾楠先是有些不明白,而后就反应了过来。

    “你想学?”

    “是。”曹昂看向顾楠,眼中满是期待。

    谁知顾楠却摇了摇头。

    “这你学不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没有教给曹昂他想学的东西。

    “学不了。”曹昂愣了一下,疑惑地问道:“这是为何?”

    “要几分心境,你还未到。”

    顾楠说着低下头,拿起了第二块干粮,咬了一口。

    “心境?先生,子脩想试一试。”

    曹昂斟酌了一会儿,认真地看向顾楠。他想试一试,一遍学不成,就两遍,两遍不成就三遍,直到学成的一日。

    顾楠没有回答,而是两三口将手中的干粮吃完。

    拿起了最后一份饭食,对着曹昂说道。

    “很苦的,还是不要学了。”

    是很苦的,这一剑,要用百年的光阴去学。

    要看世事变迁,要看故人生老病死,要看这天地间独剩自己一人,才算是心境到了。

    因为那时,除了剑,也再无他物了。

    顾楠起身离开,曹昂看着她的背影,他相信先生不会骗他,他可能确实学不了这剑。

    但是他不明白,是有多苦,要到先生都劝他不要学的地步。

    ······

    吕布被锁在一辆囚车上,几日来都没有什么反应,不吃不喝,若不是他还有几分内息,恐怕早就饿死了。

    押送囚车的士卒也都在路边吃着饭食,吕布一人无声地锁在囚车里。

    “沙沙。”

    一个穿着白衣裳的人走来,盘坐在了车辙上。

    “吃些东西。”

    手里拿着一块干粮,递到了吕布的嘴边。

    吕布没有张口,紧闭着嘴巴。

    手里的干粮摇了摇,顾楠淡淡地说道。

    “若是你在这里饿死,猜猜世人会怎么笑话你?”

    沉默了一阵,吕布张开了口,狼吞虎咽地将干粮咬进了嘴里。

    算不上大的干粮转眼间就都被他吃了下去。

    “你为何这么在意世人怎么看你。”

    顾楠随口问道。

    吕布的嘴巴上还沾着一些残渣,手被绑缚在身后。

    他其实不在意世人怎么看他,他只在意一个人怎么看他。

    “水。”

    几日都没有说话,他的声音沙哑的难听。

    顾楠将自己手中装着汤水的碗递了上去。

    “咕嘟咕嘟!”

    大口地喝着,汤水从他的嘴角淌下。他应当是渴的厉害,一口气就将碗中的汤水喝了个干净。

    吃喝过后,他的脸色也算是好看了一些。当然,是对比之前的。

    “你们青州的饭食,就在这么一些?”

    “我拿了三份,自己吃了两份。”

    ···

    “哼,一女子吃这么多,不成体统。”毕竟是军营里的一份饭食,通常来说就是一个男子一份也是管饱的。

    顾楠的眼角微不可查的抽了一下。

    但是她也没有和吕布计较,拿着碗跳下了车辕。

    吕布吃完了,她也准备回去了。

    “这一路,要押我去哪?”

    吕布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北海。”顾楠没有回头,摆了摆手,走远了。

    “北海······”

    囚车上吕布轻轻地念着这两个字,闭上了眼睛,又沉默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