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有些事情,不是看可不可能才去做的
    郡府上,这日堂上的人很多,就连孔融都到了,但是却显得格外安静,所有人都看着座上伏案看着书文的曹操。

    今日虽说是议事,但是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曹操在施令,其他人在听。

    曹操的左手下的位子上坐着一个白衣先生。

    此人很少参与议事,今日倒是少见的来了。

    对于这个人其他的人大多都没有什么了解,他们中许多只见过这人一面,就是在兖州和徐州共入青州的时候。

    叫人不解的是她坐的位子,按理来说,在座的人中应该由北海相孔融坐在曹操左手下的位子才对。

    不过反观孔融,似乎也并没有在意这件事,觉得理所应当一般。也就没有人不识趣地去提在这件事了。

    荀彧也在,他坐的位子不前。曹操出兵的时候并没有带着荀彧,而是命他为功曹。

    官职虽然不大,却有打理政务的权利。

    曹操不在的期间有一部分的事务便是交于荀彧打理的,也是曹操有想试一试他的心思。

    结果是很让曹操满意的,他如今看来的事务都条理清楚,许多杂务都已经无需在处理,有一些需要他定夺的也做的妥当的处置。

    当然此时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注意这些,徐州的陶谦总让他不能安心,一个早间他已经全用在了布置青州的事务上了。

    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曹操的眼睛从书文上移开,微微出了一口浊气。看向座下的人,接下来就是要处理和兖州战后的事务了。

    兖州的事务,首先的就定是关于一个人了。

    “兖州吕布,诸位觉得应当如何处置?”

    这还是曹操今日来问地第一句话。

    堂下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是还没有说上几句,一个声音就将议论声打断了。

    “将军,我可去劝降吕布。”

    堂下一静,曹操转过头来看向顾楠。

    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带着了然地神色。

    他说今日这疲懒的先生怎么会自己说要来议事,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不过,这吕布若是能真心归降,自然是好事。

    顾先生也阵中也算是救了他一命,若是她去劝降,说不定还真有几分可能。

    “好,那此事就交于先生。”

    曹操说着,看着顾楠又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本以为顾先生转性了,想一同议事参谋,还欣喜了一阵。

    谁知还是同从前一样,无事之时,她就不会自己做事。

    哎,先生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太过散漫了些。

    暗自摇了摇头,曹操拿起了下一卷书文。

    顾楠领命退下,可堂上的另一边。

    荀彧正看着她若有所思。

    ······

    议事结束时已经是午后,外面的街上已是夕阳斜照,路上也已经没有几个行人了。

    顾楠走在街上,像是在想什么事情,想地出神。

    轻轻地叹了一声。

    她大概是有一百多年,没有遇到过这么让她心烦的事了。

    也不知道从几时起,她用来记时的单位已经变成了十年,百年。

    “顾先生。”

    一只手突然从身后,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顾楠惊了一下,大概是方才太过出神,她都没有注意到有人走到了她的身后。

    停下了脚步看去,是荀彧正带着笑意看着她。

    或许是因为出于大家之门,荀彧总是给人一副气度坦然,谦谦君子的感觉,也是这种感觉总能让人对他多生出几分好感。

    “荀先生?”

    顾楠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疑惑,她是不知荀彧突然找她是有何事。

    “顾先生无需称我先生,唤我文若就是。”

    荀彧拱了拱手,语气谦逊。他对于顾楠也是慕名久矣,一直想要找个机会长谈一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不过,他也知道眼下这时,还不是时候。

    顾楠还有事要去做。

    他唤住顾楠也只是想要一解心中的疑问而已。

    “也好。”

    顾楠应了一声,目光看向街上,时候是已经不早了。

    “文若,不知你叫住我是有什么事?”

    “是有两件事想要问先生,唐突叫住先生,还请勿怪。”

    荀彧注意到了顾楠的视线,微微地笑了一下。

    “不会耽误先生太多的时间。”

    “嗯。”

    被对方发现了自己心不在焉,难免有些尴尬。

    顾楠歉意地笑了笑,说道。

    “有事在身,见谅了。文若且问吧。”

    荀彧的神色认真了些,顿了一下,问道。

    “顾先生觉得,吕布有几分可能会降?”

    这第一个问题顾楠就有些答不上来。

    “不过两成。”

    顾楠的声音有一些沉。

    新汶城下的一战,吕布就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念头了。

    或许,她当时就该让他留在那里,而不是将他擒来。

    顾楠的身前,荀彧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一些,认同地说道。

    “先生果然不会骗我,没有用那丁原董卓来说。”

    说着,他的眼中泛起了几分追忆的神色。

    “洛阳之时,我曾见过吕布几面,也曾说过一些话。他,不像是一个颠倒小人。昨日我也从曹洪将军那听来了新汶的情况,如此局面,吕布愿降的可能确实不过两成。”

    说两成都是高了,这也就是荀彧不懂地方。

    “既然如此,顾先生为何还要自荐去劝降吕布?”

    不解地问着,荀彧看向顾楠。

    他从一开始,就有些看不明白这先生。

    此次也是,他本以为顾楠是有把握,才向曹操提出此事的。

    本想来问问顾楠有何解法,谁知顾楠也不觉得吕布会归降。

    那为何要做这件事?

    在他看来,事成的可能不过六成的事,都不该轻易决断。

    “有一人求我,去试一试。”

    顾楠将身后的两手放在,垂在身边,缓缓地答道。

    “可,先生明知······”

    荀彧的话说了一半,却被顾楠抬手打断了。

    “有些事,不是看有几分可能,才决定去不去做的。”

    苦笑了一下:“便是明知不可能,也会去做。”

    她已经做了太多这样的蠢事了···

    明知不可能又怎么会去做?

    荀彧不能明白顾楠话的意思。

    直到很多年后,他也为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投身时,他才恍然明白,有些事情,明知不可能,也会去做。

    他还想说什么,但顾楠已经不想再回答这个问题了。

    “此事就先说到这里,你不是还有第二个件事吗?”

    见顾楠已经这么说了。

    荀彧也没有办法,便不再提此事,整理了一下心绪,说起了第二件事。

    “这第二件事,是关于公子的。”

    一边说他一边汗颜地笑叹了一声。

    “说来也有些惹人笑话,先生不在的这段时日,丕公子的课业让我着手了一些。”

    “可是······”荀彧抓了一下自己的脸。

    “丕公子问的那算学和那格物的学问,彧,是一概不知。”

    荀彧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地小了几分,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枉他自认有几分才学,谁知连一个孩童的问题都答不上来。

    丕公子那略微鄙夷还带着几分可怜的眼神,他到现在是还记忆深刻。

    “问过丕公子才知道这些都是顾先生教的,额,荀彧厚颜,想问一问先生,那算学上的数字到底是什么,还有那无格,又是一门什么学问?”

    他看过丕公子做的课业,从字里行间里看得出来,这两门东西,绝对不是毫无依据,甚至不是寻常的学问。

    他已经心系了很久了,今日见到顾楠,自然更是心痒难耐,这才厚着脸皮来问。

    荀彧的脸上发红,小心地看了一眼顾楠,他知道这事关人家门中的学问,自己问实在是不太合适。

    若是有一些不妥,他都会立刻道歉,从此绝不再提起。

    可顾楠的反应却是让他回不过神来。

    “这事啊。”稀疏平常地点了点头,顾楠说道。

    “明日你再来我府上吧,我将相关的书文予你,你先看一些,不懂地也可以来问我。过段时日,这些我也会在城里的学堂里教的,你可去听。”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