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扑朔迷离的身世
    叶子卿什么时候见过这样恐怖的场景,吓得惊叫了一声之后,赶忙把眼睛给闭上了,虽然她也恨这些个杂毛,但是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还是感到有些不适应,胃里总是在翻腾着。

    就这,陈俊还是留了手呢,并没有发挥全部的实力,否则的话,这几个人早就已经成为尸体了。

    “你……你是哪条道上的?!”

    被陈俊一巴掌扇掉牙的红毛,看到陈俊竟然出手如此狠辣,忍不住惊慌的问道。

    像陈俊这样一拳就把人打骨折的很少见,看陈俊这实力应该是某个帮会的重量级打手,如果这是那样,红毛就打算磕头叫爷,也要征得陈俊的原谅了!

    被打掉了牙齿,重新镶个就是了,打断了骨头也能接上,可如果得罪了一个帮会的大佬,恐怕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的,所以红毛打算问明白陈俊的背景,省的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道上?!”

    陈俊听到红毛的这句话也是有些愣了,心中隐隐猜测,这家伙怎么知道我是道上的人呢?

    陈俊的确是修道之人,俗称修道者,感应天地,与道相合,证道长生,是为修道者!

    而且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练气初期,直逼过他不知道,红毛所说的这个‘道’跟他所想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此道非彼道!

    “什么道上道下的,赶紧给老子滚,否则老子一不高兴,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

    几个杂毛一看陈俊那满脸狰狞的架势,吓得仓皇逃走,哪里还敢有丝毫的停留。

    “行了,赶紧把你老爹领走吧,我还要去学校呢,快来不及了。”

    在几个杂毛跑了之后,陈俊看了看手机的时间,无奈的对着还在闭着眼,有些惊恐的叶子卿说道。

    叶子卿睁开眼看到那几个杂毛已经走了,于是赶忙走到客厅角上,把自己的父亲给扶了起来。

    “好闺女,这小伙子是谁呀?”

    叶子卿的父亲嘴里问着,眼睛紧紧地盯着陈俊看,刚刚那一幕,他可是全都看见了。

    “这是我男朋友!”叶子卿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有这样一个能打的姑爷也是不错的,以后在去赌场就不用怕输钱了!

    不过看这小子身上的穿着,就是不知道这个……经济实力怎么样了?叶子卿的父亲心中暗暗想着。

    “小伙子,你家是是做什么生意的呀?”叶子卿父亲那满是褶子的脸上挂着笑容问道。

    “我家……”

    “哎呀!爸!你怎么一见面就问人家这个!”还没等陈俊回答,叶子卿狠狠的拧了她父亲胳膊一下,然后瞪了一眼说道。

    陈俊看着人父女俩,心中一阵汗颜,这也算是极品父女了,陈俊竟然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人家的男朋友。

    “我先走了哈,还要去学校报道呢!”

    陈俊见叶子卿的父亲已经救出来了,于是转身就打算离开。

    “哎哎,你别走哇,你把我们送回家,如果那些人回来报复,我咋办呀?”叶子卿赶忙叫住了陈俊。

    “那还不赶紧走啊!”陈俊无奈道。

    救人就到底,送佛送到西,谁让自己一开始非要开玩笑,一千块买人家来着。

    叶子卿家在一个待拆迁的城中村,这里都是低矮的民房,很有些年头的样子,和长水这个繁华的大城市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叶子卿的家真的而是可以家徒四壁来形容了,因为家里所有能购买的东西,都已经被她那个烂赌鬼的老爹哪去卖钱赌没了,只剩下这个破旧的房子,还有两张床而已。

    “今天的事真是谢谢你了,这一千块钱还给你,你去交学费吧,能上大学真好……”

    说到上学,叶子卿的眼中满是向往,把兜里陈俊给的那一千块钱掏了出来,还给了陈俊。

    不过陈俊并没有接,因为他感觉叶子卿现在比他更需要这钱。

    “你怎么不上学呢?”陈俊问了一个很幼稚的问题,不过当他问出口之后,才知道自己不应该问的。

    就叶子卿这样的家庭条件,吃饭都快成问题了,还哪里有钱交学费。

    不过后来陈俊才知道,叶子卿也是考上了长水市的华南医科大学,和陈俊一个学校,只不过没有钱交学费,没法去上学而已……

    陈俊从叶子卿的家里离开了,而他的兜里除了那张入学通知单,也已经空空如也了,他把所有的钱都偷偷地留给了叶子卿。

    看着比脸还干净的衣兜,陈俊不由得也犯愁了,好人自己倒是做了,可是学费的钱从哪出呢!

    “去找学校的嚣张,不用交学费!”

    陈俊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响起了他大伯说过的这句话,咬了咬牙之后,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然后陈俊就硬着头皮去找华南医科大学的校长了。

    敲开孙校长的办公室,映入陈俊眼帘的是一个身材微胖的温和中年人,来拿上挂着微微的笑容,好像他知道陈俊要来一样。

    “坐吧!”孙校长看着陈俊,微微笑着说道。

    陈俊也没有想到一个大学的嚣张,竟然如此的和蔼,根本就没有像别人说的那样,冷冰冰的样子。落座之后,陈俊看着孙校长,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你的学费可以不用交,在这里有什么事情,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孙校长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看着陈俊说道。

    “我靠!这什么个情况?我还没张嘴,他就知道我是来问学费的,难道自己大伯真的和校长有什么不可说的交情?那也不应该呀,我都还没介绍自己是谁呢,他怎么知道我大伯是谁?不会是有诈吧?”

    陈俊眨巴着眼镜,脑袋里的念头在飞速的旋转着,面露犹豫之色。

    算了,管他是不是和大伯是好友呢,既然不学费,自己倒是轻松了,至少不用在为学费发愁了。

    陈俊起身,没有再做停留,既然学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陈均可不想在面对这位孙朝海校长了。因为他感到在面对着孙校长的时候,心中有种莫名的压力,哪怕他是修道之人,这种压力依然存在。

    看着陈俊离开的背影,孙校长笑了笑,小声的嘀咕声:“这模样真是随透了小师妹,果然俊啊!”

    随后孙校长掏出手机,在按了一串号码之后,拨了出去,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对方一声略显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出来。

    如果这声音被陈俊听到的话,他一定能听出来这就是他那个酒鬼大伯的声音。

    “大师兄,长生的儿子已经到了,你放心吧!”

    听孙校长和陈俊大伯的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十分熟识的。

    “小师弟,以后这孩子你就多费心了。”陈俊大伯的语气有些沉重。

    “你真的想好了吗?”孙校长微微的皱了皱眉,语气也有些低沉。

    陈俊的大伯轻叹一声:“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是时候跟那些家伙做个了断了!那个玉佩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再给小俊吧,否则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的。”

    “嗯,我知道了,小俊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大师兄……你自己也要小心。”孙校长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嗯!”陈俊的大伯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听筒里面发出嘟嘟的盲音,孙校长的眼神变得有些茫然,等回过神来之后,他关掉手机,然后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一次,恐怕又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啦……”

    孙校长从身上掏出了一块玉佩,这玉佩上雕刻有一条栩栩如生的神龙,而玉佩的背面却是十分的光滑,一看就能知道,这块玉佩应该只是一半,另一半也不知道在哪里……

    孙校长轻轻的抚 摸着玉佩,很快与配上的神龙开始一闪闪的冒着精光,到最后神光大放,玉佩隐隐发出嗡鸣之声,就好像是被禁锢的神龙,要挣脱束缚一半发出的天威吼声。

    ……

    陈俊从孙校长的办公室出来,感到整个天空都变得蔚蓝了,心情十分的舒畅,学费的事情解决了,那就了了一个心病。

    今天是华南医科大学新生报到的最后日子,所以校区里面人很多,基本上全是拎着大包小包来报道的新生,其中不乏一些清纯脱俗的美女,这下可是让第一次来大城市的陈俊饱了眼福。

    此时已经快到了中午了,报道的学生却是依然络绎不绝,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呼啸着开进了校区,然后一个漂亮的甩尾之后,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一袭红色连衣裙,脚踩高跟鞋,一张白皙的脸庞上,架着一个大大的墨镜的女生从车上走了下来。

    极品……美女!

    这是陈俊看到那女孩之后的第一反应,嘴巴微微张开,哈喇子都快流 出来了。

    “咕噜噜……”

    就在陈俊直愣愣的看着那一袭红裙的美女时,陈俊的肚子突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唉……还是先想办法吃饭吧,看美女也不治饱啊!”陈俊摸了摸肚皮,然后朝着食堂走去。

    可是刚刚走了一半,陈俊这才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兜里现在连半分钱都没有,总不能去吃霸王餐吧?

    看着空空如也的衣兜,陈俊脑海里面瞬间闪过一个念头,赚钱,必须马上赚钱。

    现在学费是不用担心了,可是生活费还没有呢,总不能不吃不喝,跑楼顶喝西北风吧!

    毕竟,陈俊现在还没有到达餐风饮露的那个境界……

    就在这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