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用苦良心
    陈俊回到宿舍后,在一帮室友的担心下,李拳的事情却没有了下文,李拳没有找过来,学校方面也没有人找过来,就仿佛什么事也没有什么过。

    “现在的人已经这么善良了吗?我突然对这个世界又充满了希望。”路飞感叹道。

    昨天惹了楚天熊,而今天又惹到了李拳,自己这个室友的惹事功夫不弱,但是运气似乎总那么好,惹了事却什么事都没有。一众室友都觉得十分神奇。

    然而到下午的时候,学校方面终于有一个人来到b栋316,说校长想要见一见陈俊。

    校长的办公室很简单,一张大办公桌,加上一座小书柜,旁边是一个沙发,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设施。

    陈俊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间办公室了,可是每一次过来,都觉得这间办公室实在有些寒酸,完全无法让他联想到这是一间大学校长的办公室。

    像这样手握大权的人,不是应该极尽奢华吗?难道是怕太高调遭人调查?陈俊暗自点了点头,表示了解,能和大伯有交情的人,孙校长果然不是一般人,城府够深。

    “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已经了解清楚了。”孙朝海给他泡了一杯茶,说了这句话,却没有给他一个结论。

    陈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只不过他对茶并没有太多的研究,也分不出好坏。

    他耐心地等待着下文。

    孙朝海看了他一会儿,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你就不应该说些什么吗?这个时候我觉得你应该有很多话说啊。”

    陈俊抬起头来:“我有错。”

    道歉的态度颇为直接,但是态度却让人感觉有些敷衍。

    “那你错在哪里了?”孙朝海感觉又好气又好笑,“你入学第一天,就将人打成那样,你有将这个学校放在眼里吗?你有将我放在眼里吗?你有将你大伯放在眼里吗?”

    陈俊老实地点了点头:“当然有啊。你们在我心中,一直是德高望重的长辈,我心中对你们都十分敬重。今天的事情我有错,给您添麻烦了,在此给您道歉。”

    孙朝海摇了摇头:“你大伯将你送到这里来,自然有他的用意,他是希望你能够来这里学习一点东西。”

    陈俊有些无语,以自己现在这身医术,不知道能在这里学到什么东西,看来这孙校长与大伯的交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好啊,要不然怎么连这种情况都不知道呢?

    事实上,到现在他也没弄明白,大伯让自己来上学,到底有什么用意,难道只是单纯不想管饭了?

    看孙校长这态度,他觉得以后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要不然就凭这交情,以后肯定不会帮自己了。

    孙朝海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每次看到陈俊,他就会想到长生,两人实在太像了。

    大师兄要去报仇了,自然就不能让陈俊跟着,而他现在实力低微,大师兄不可能放下他, 只能将他托付给自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生活着,也没人敢拿他怎么样。

    俊儿从小和大师兄生活在一起,不像普通的孩子,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身为修道者,注定要与普通人不一样,这些他也能够理解。

    大师兄从小就对他很严格,所以他才能在如此年纪进入练气期,成为一名修道者,换作其他人,此时恐怕还在修道的门槛上苦苦摸索。

    从普通人变为修道者,这是一种生命层次的提升,或者用进化来形容更加合适,成为修道者之后,就有别于普通人。

    普通人锻炼身体,是一种增强,而修道者不断提升境界,也是一种增强,这些增强,都是在同一体质内,并没有形成质变。但是从普通人提升到修道者,却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质变。

    “总之,你好好的上学,不要再给我惹麻烦了,这个世界很大,你知道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只有先了解了这个世界,你才有踏出去的资格。”孙朝海苦心劝道,只希望这小子能够安稳一些,不要整天想着打打杀杀。

    陈俊眉头深皱,觉得他这番话十分高深,但到底在说什么,却完全不明白,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智商,他只能装作一副正在深思的模样。

    他突然抬起头,问道:“我很想知道,您跟我大伯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孙朝海愣了一下,然后仿佛陷入回快中,片刻过后,将早就准备好的桥断说了出来:“那还是好多年前,那时候我身患一种重病,到处求医无果,眼看着所剩的时日不多了。后来,我侥幸遇到了燕大师,他的医术真的出神入化,居然完全治好的我的病,让我得以重生。”

    在陈俊入学的时候,他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和大师兄的关系还不能这么早暴露出来,这个世界远远没有表现上看起来这么平静,而陈俊的实力还太低,过早接触到这些,对他并没有好处,反而会影响他的成长,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告诉陈俊实情。

    然而陈俊听完他的话,眼神却顿时一亮:“这么说,我大伯对您有救命之恩?”

    孙朝海看着他的表情,突然有一种感觉,情况似乎有些超出了他的掌控,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陈俊脸上露出笑容:“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呢,您说对吧?”

    孙朝海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当然对。”

    “我大伯只有我这么一个亲人,您也用不着报他的恩了,只用在学校多多照顾一下我就行了,我这人平时很安静的,一般不会惹事。但如果真不小心惹到了什么人或事,到时候还请您出马帮忙摆平一下。”他笑嘻嘻地说道。

    原本以为孙校长和那老货关系一般,哪知道居然还有这层关系,早知道的话他也不用担心了,看孙校长的样子,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以后他在这学校的生活稳了。

    孙朝海张了张嘴,可愣是没有说出话来,这一次专门找陈俊过来,就是想劝一下他,让他以后不要再惹事,老老实实当一名学生,可是看现在的情况,这个希望怎么看起来已经破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