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道士驱鬼
    “还请陈神医尽快救救我爷爷。”方瑾脸色凄苦,似乎随时会哭出来,“他可能撑不了太久了。”

    “这么严重吗?”陈俊立马站了起来,这可以他离开大伯之后接的第一笔生意,他相当看重,绝对不能失败,“那我们马上去吧。”

    坐在方瑾的车上,前方开车的便是之前他见到的那名黑衣男子,两人坐在后坐上,交谈着她爷爷的情况。

    通过交谈,陈俊也大概知道了一些方家的情况。

    自从国内建国以来,各大家族门阀都被斗倒了,只有很少一部分保存了下来,如今活跃在国内的大家族大企业,不是那个时候逃过一劫的,就是最新崛起的。

    而方家的情况有些特殊,一直从明清那个时代流传下来。建国之初,方家便跟随着内战的残余份子逃到了宝岛,得以在宝岛休生养息。

    不久之后,国内认清了形式,开始搞起了改革开放,毕竟是同气连枝的华夏人,方家这个时候便回到了国内,在这片崭新的版图上,开始在展权脚。

    而那个时候,正是方震方老爷子带着整个方家回归的,几十年的建设,方家的产生遍布国内各个地方,甚至在国内也有不少产生,真正算得上是豪门旺族了,是那种跺一下脚,都能让国内抖三抖的真正家族。

    前段时间,方老爷子突然重病发作,紧接着便陷入了昏迷中,全国各地的名医都聚集了过来,想要为了诊治,可是结果很疑惑,别说治好方老爷子,就是弄清楚他的病因也做不到。

    如今,整个方家都乱成了一团,缺少了方老爷子这根主心骨,方家顿时没了主意。

    “所以你们连他到底是何病因也没有弄清楚吗?”陈俊感觉相当无语,看她这样子,怎么像是病急乱投医才找上自己的呢?

    方瑾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

    能找上陈俊,也是因为机缘巧合。她有一个闺蜜名叫谢紫芳,家中长辈接触过陈俊,亲眼见识过他的医术,当时也只是随口一提,但是谢紫芳却记在了心里,在方家老爷子遇到麻烦时,她便向方瑾提出了这件事。

    方瑾看到陈俊的时候,心中带着浓浓的怀疑,毕竟陈俊的年纪实在太小,这种年纪怎么可能有很高的医术呢?

    最后,她打听了一番,也知道了一些情况,原本陈俊还有一个师父,一直在教他医术。

    她的第一想法,自然是要找陈俊的师父,也就是他大伯,可是等去到那里后,才发现那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向当地居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陈俊的行踪,于是连忙赶了过来。

    “听说你有一个师父?”方瑾犹豫了很久,最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她当然是希望陈俊的师父出马,这样治好爷爷的概率也会大上很多,可是她派人找了很久,可完全没有那人的踪迹。

    陈俊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愉快,莫非你是看不起我的医术不成?

    他可不希望这件让大伯知道,否则最后又得白忙活一场。

    “没有,你听谁说的?”陈俊摇头否认道。

    “呃——”方瑾不知道该如何接话,“那你的医术?”

    “我自学的!”

    “我听说——”方瑾想要说些什么。

    陈俊连忙打断她的话:“外面总有一些风言风语流传,不用在意。”

    方瑾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车厢中的气氛有些沉默。

    过了一会儿,陈俊开道:“你说我有一个师父,你怎么不去找他,却偏偏来找我呢?”

    方瑾不知道该不该回答,正犹豫着。

    陈俊继续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方瑾解释道:“我去了你住的位置,结果没有找到你,当地居民说他来长水市上大学了,所以我就找了过来。”

    “那你没遇到我大伯?”陈俊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去的时候,那里一个人都没有了,而且听当地的人说,你大伯在你来长水市之后,便消失不见了,他们还以为你大伯跟你在一起呢。”她如实说道。

    陈俊皱着眉头,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大伯那个酒鬼,整天待在家里酒不离身,怎么可能这么久不归家呢?

    他感觉这有些不像大伯的作风,但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以那老货的实力,也不可能出什么事,他担心都是多余的。

    汽车很快来到了市中心最大的医院,方瑾带着陈俊来到了病房前。

    病房前围着方家的众人,病房内,一个接一个专家进去了又出来,摇头叹息。

    “爸!”方瑾跑了过去,“爷爷怎么样了?”

    方建国抬头看了一眼女儿:“你这几天去哪里了?你爷爷现在重病,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情更重要。”

    “我给爷爷请了一位神医过来,一定可以治好爷爷的病。”

    陈俊走上前去,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陈俊,是一名神医,应你女儿的邀约,我来给老爷子治病。”

    方建国看着他,脸色便沉了下来:“胡闹!你也是一个大人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专家们确实对你爷爷的病情束手无策,但也不能随便在大街上拉一个人来啊。”

    陈俊严正申明道:“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是请你不要质疑我的专业程度。”

    他也有些无语,搞了半天,方瑾请他过来,居然没有跟她家里人说清楚,搞得他现在很尴尬,要不是看在那大笔的费用上,他早就掉头走了。

    “你看看你,几天没回家,结果带回来这样一个人,简直比你哥都不靠谱。”方建国继续训斥道。

    方瑾朝着陈俊抱歉地笑了笑,回过头问道:“我哥怎么了?”

    “你哥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道士,说你爷爷是鬼上身了,必须将鬼给赶走,你爷爷才会醒过来。”方建国摇了摇头,显然对这两子女操碎了心。

    陈俊感觉有些好笑,这家人还真是有趣,现在这什么社会了,居然还有人相信世上有鬼。

    “那我哥呢?”方瑾问道。

    “他现在正和那道士在病房里。”他叹息了一声,“一看那道士就是一个骗子,奈何你大伯和你二姨居然会相信,还口口声声称那骗子为大师。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等这件事情解决,我一定要打断那臭小子的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