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江城黄家
    方家的庄园颇为宏大,地处长水市西郊,算得上比较偏僻,一路上行来,来往的车辆不多,但是道路修得特别宽敞。

    从庄园的大门进入,又驱车行了十几分钟,终于在一位终于在一间低矮的木质小楼前停了下来。

    庄园内到处都是高楼别墅,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充满着现代化的气息,木质小楼与其一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然而除开这一点,仅仅从小楼的本身而言,却充满着复古的韵味。小楼看起来并不很新,似乎有些年头了,不过当初使用的木质料材很好,一点也看不出损坏的痕迹。

    门窗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淡棕色明暗相间,与深色的外柱相连,层次分明。

    就是这么一间小木楼,却被众多高大的现在建筑围在中央,形成拱卫之势。

    这处木质楼便是方老爷子平日生活的地方。人越老便越是怀旧,作为从民国时期过来的人,年轻时在商场打拼,自然是顾不上这些细节的,可是等老了退下来,才发现丢失了很多东西,住在这种仿古的小木楼里,也是一种对人生的审视。

    老爷子靠在床上,房间中的檀香静静地燃烧着,房间内充满祥和的气氛。

    方家的众人都在外面候着,只有陈俊一个人进来了。

    “陈神医,真的谢谢你,救了我这一条老命。”老人率先开口,声音有些沙哑,“虽然已经听他们说了,但是真正看到时,还是有些惊讶。”

    陈俊在一房间中间的木桌前坐了下来,扫视了一眼房间的内施。房间内的设施与木质楼的风格很相似,中间一张红木桌,配上两条板凳,角落里是老爷子正躺着的床,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不过是一件很正常的易。”他淡淡地说道。

    老爷子苦笑了一声,叹道:“我做了一辈子商人,想不到有一天也会成为一件商品。”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陈俊看得出,方老爷子并没有介意这件事情。

    “你的病情也不用担心,老老实实休养着,很快就能恢复过来。”陈俊端起木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是有人提前准备的,“不过这件事情治标不治本。”

    “怎么说?”老爷子微微起身,忙问道。

    陈俊放下茶杯:“看样子你对自己的情况并不了解啊。”

    “莫非还有什么隐情?”

    “你的病并非天灾,而是**。”

    以方老爷子的精明,在陈俊已经提醒到了这种程度时,当然是立马就明白了过来,整个人愣了片刻后,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脑海中快速思考起来。

    陈俊喝着茶,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我原本想着能够安稳地隐退下来,看来有些人是等不及了。”

    陈俊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好奇地问道:“你想到是谁下的手了?”

    这件事情关系到修道者,他倒是有些好奇对方的身份。

    老爷子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江城黄家。”

    江城黄家和地处长水市的方家不一样,他们是建国时得以幸存下来的家族,这样的家族,除了运气之外,本身的底蕴也是相当雄厚的,虽然这几十年来发展没有方家快速,但也不容小觑。

    江城黄家和长水方家在商业上一直是死对头,彼此明争暗斗,而最近几年,方家却稳稳压住了黄家一头,让黄家异常难受。

    本是商场上的争斗,虽然现样暗藏杀机,有时候甚至会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但是总的来说,还算得上是正当手段,并没有逾越一些潜在的规则。

    眼看着方老爷子的年纪越来越大,黄家的人憋屈了这么多年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用出了这一手段。

    “我将所有可能都考虑了一遍,唯有江城的黄家才最有可能。”老爷子解释道,“只要我一死,黄家就能彻底崛起,再没有任何顾忌,我以为他们会有这个耐心,等到我离开人事,只是现在看来,我将他们想得太简单了。”

    江城黄家是从建国之初就流传下来的家族,家族关系遍布全国,根本不将一般家族放在眼里。

    方家却不一样。方家是当初改革开放时期,由当权者邀请过来的,算得上是官方支持的家族,就算黄家在国内拥有很大的权柄,也不得不顾忌一二。

    而这一切,都维系在方老爷子的身上,当初就是他带领整个方家迈向祖国的怀抱,只要他一日不死,那么方家就一日不倒。

    “只是我有些奇怪,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方老爷子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是那双目光却依旧有些神,紧紧地盯着陈俊,似乎想人他脸上看出些什么。

    他的病情很奇怪,不论用任何医疗手段,都无法检测出来,以现在的医疗科技,还远远达不到那种程度。然而陈俊却能轻而易举地将无数医学专家都束手无策的事情解决掉,那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他可以看出来,陈俊不是一般人,那么相对应的,对他出手的那人也不是一般人。

    老爷子继续说道:“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方家的一个后辈过来拜访过我,因为一些渊源,他与黄家也有一些关系。当时他过来的时候,带了另外一个人过来,只不过那人很奇怪,全身都被罩在一身灰袍中,我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不是我方家的人,我也只是远远看了一眼。”

    老爷子很显然抓住了其中关键的点。

    陈俊轻轻点了点头,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八成就是那人了。

    看到陈俊的肯定,方老爷子反而更加疑惑:“当时他并没有接近过我,而且全程都在我方家的监控之下,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有些手段,你还是不要知道就好。”修道者这种事情,还是尽量不要让普通人知道的好。

    老爷子微微有些遗憾,但也没有强求:“我可以看得出,陈神医和那人都不是普通人,拥有神鬼莫测的能力,如今方家得罪如此奇人异士,老朽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陈神先生能否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