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初会
    灰袍人从那篇功法中得到了好处,从此一发不可收,一直坚持着练习,而他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他并不知道这类人被称为修道者,更是从来没有见过其他同类,一直以为这样的人恐怕早就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流中。

    他听说过先秦有炼气士,以为这篇功法便是先秦遗留下来的。依靠这篇功法,他不光拥有了许多在普通人看来不可思议的能力,更是让自己在江城黄家拥有了超然的地位。

    自从成为修道者,他便认为自己不再是一名普通人,而是高人一等,没有人的身份比他尊贵,对普通人更是充满了蔑视。

    直到见到陈俊,他才猛然发觉,原本世上的炼气士并不止他一个,不,应该说是修道者不止他一个,只不过是他没有接触到而已。

    如果要问,是一名自学成才的修道者更厉害,还是一名从小沐浴在修道者的气氛中,有着专人教导,熟悉了解修道者的一切常识的更厉害,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后者更厉害。

    从刚才的简短对话中,灰袍人便已经明白了这一点。以前他是高高在上,此时心中除了巨大的落差,还有一种深深的心虚。

    “看你的样子,算是半路出家吧?”陈俊看着他,翘着二郎腿,“要不然怎么连修道者都不知道呢?”

    他出言嘲讽道。虽然并不排除是因为地域的差异而造成的叫法不同,但是这种时候,肯定是要先入为主,牢牢占据主动权,先嘲讽一波再说,要是遇到一些心理素质比较差了,他就已经战胜了一半。

    “既然是同道中人,那么就幸会了。我只是在处理一些私人的事情,不知道阁下前来,是为了什么呢?”灰袍人已经萌生出一丝退意,但是在此之前,他必须要将对方的意图弄清楚。

    “我也是来处理一些私人事情的,碰巧遇到这一幕,所以才过来看一下。”陈俊看着对方躲闪的表情,心中更是大定,“阁下既然是同道中人,难道不知道一些规定?修道者是不能对普通人出手的,更加不能将自己暴露在普通人面前。”

    这些话是大伯曾经对他说的,不过看当时的情况,大伯压根就没有将这些规定放在眼里,之所以郑重其事地告诉他,主要是怕在他在外面惹麻烦,到时候又得让他去擦屁股。

    大伯那老货都不在意的规定,作为被他亲手教出来的徒弟,自然也不会在意,要不然他也不会当着叶子卿的面,表演那番变脸的戏法了。

    再说了,如果大伯真在意这一点,也不会让他到处去行医赚钱,要知道其中一些病症,可不是寻常的医术可以解决的。

    灰袍人听到他这话,明显有些慌了,他的这一身本事都是自己练出来,从来都没有人教过他,也没有人告诉他关于修道者的事情,对于修道界的一些规矩,自然是不懂的。

    “我当然知道,只不过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将他偷偷干掉,自然神不知鬼不觉了。”他试探道,虽然不清楚这些规定到底有多严格,但也不能对方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陈俊拍了拍手:“好计策,不过可惜的是,让我碰到了这一幕!看来你以前也没少做这样的事啊。你做的那些事情,一旦让修道者联盟知道了,刑罚堂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别说你只是区区修道者入门级别,就算你是合道真仙,依旧逃不过一死的结局。”

    他说的这些,自然不是真的,都是他编的,没有修道者联盟,也没有刑罚堂,只不过是说出来糊弄这家伙的。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只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灰袍人立刻反驳道,“而且我也没来得及杀他,你就出现了,他原本是不知道修道者存在的,是你当着他的面全部说了出来,刑罚堂的人要责罚,也是罚你,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最多放过他就行了,但是泄漏修道者秘密这件事,完全是你的错。”

    他虽然不确信陈俊所说到底是真是假,但是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真有一个这样的组织,以他区区修为,恐怕真的难逃一死。

    “哦?是这样吗?”陈俊看了一眼方天则,“原来在此之前,你是不知道修道者存在的吗?”

    方天则听着两人的对话,早就目瞪口呆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名词,让人明白,自己知道了一些了不得的秘密。

    刚刚从死亡的虎口下逃过一生,转眼之间又让他知道这种秘密,这是要将他往死里整啊。

    他叫苦不迭,听到陈俊的问话,疯了似地摇着头:“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听到,我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情透露出去的。”

    知道得越多就越危险,他宁愿自己没有听到这些。

    “看来你是听到了啊。”陈俊歪着脑袋看着他,似乎思索着什么。

    “没有!我没有听到!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听到!”他继续寻找着一丝希望。

    “无所谓了,我想,你应该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吧?”

    方天则立刻点着头:“是的!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保证,今晚听到的一切,如果透露出去一个字,天打五雷轰,让我立刻下地狱。”

    “这么说,你还是听到了。”

    方天则要哭了,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

    “知道就知道吧,没什么大不了的。”陈俊见好就收,真要将这家伙给弄疯了,那就没意思了。

    方天则大口喘着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陈俊站起身来,将目光移到灰袍人的身上:“你说这件事情,现在该怎么办?”

    灰袍人有些弄不懂他了,不知道眼前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于是说道:“想要他不透露出去是不可能的,我看还是将他杀掉,这样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只要我们都不透露出去,自然就没有人知道了。”

    陈俊眼神一亮,赞叹道:“真是一个好主意,我同意你的想法。这件艰巨的任何就交给你了,我在一边见证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