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黄天之死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那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佩,和地摊卖的几十块钱一块的玉佩没什么两样,一点也不晶莹剔透,里面充满杂质,让整块玉佩看起来浑浊不堪,就像路边的兼价货。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块从来都不让人抱任何希望的玉佩,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刻救了他一命。

    以前他对自己那便宜老爸老妈根本就没有在意过,从他记事起就没有这段记忆,之后也就理所当然地忽略了他们,从小被大伯带大,他甚至都没有好奇地问过,自己老爸老妈到底是什么人。

    直到此时,他才想到一点,即使大伯是修道者,那么老爸老妈肯定也是修道者,而这块他们留下的玉佩,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既然是修道者,又这么多年没有回过看过他,那八成就是死了。

    想到这一点,他便有些沮丧,果然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这玉佩虽然看起来普通,但着实不凡,能够自动护主,就像一些幻想小说中写的一样,只是不知道能够用几次,千万不要是一次性的。

    打量了半天,也没看出这块玉佩有什么明堂,甚至让他怀疑,刚才那道金光到底是不是它发出来的,摸遍全身上下,除了它什么也没有,几乎可以肯定就是它了。

    实在看不出玉佩的奇特之处,他索性将其收了起来,将目光望向黄天的方向。

    黄天正盯着他,一副怨毒的神色,本想着就算拼得自己一死,也要将陈俊给带走,哪知道眼看胜利在即,却发生了这么一幕。

    因为力道太大,右手几乎是粉碎性骨折,本应十分剧痛,可他此时却没有丝毫感觉,如果连心都死了,身体上的疼痛自然算不上什么。

    “啧啧啧,想不到吧?”陈俊慢慢走了过去,经过这一役,对方是真的已经只剩最后一息了,他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其实我也没想到啊。”

    “这就叫天意。”他在旁边蹲了下来,看着已经衰老得不成样子的黄天,叹了一口气,“生与死有时候就是靠得这么近,要怪的话,就怪天意吧。”

    如果刚才能够拼死陈俊,他还能够活上几年,可是最后不光没有杀死陈俊,反而因为那道金光,遭到了反噬,原本已经虚弱至极的身体,更是不堪重负。

    “我……不甘……”声音嘶哑,就像从坟墓里掘出来的干尸发出来的。

    陈俊没有等他说完,伸出右手按在了他的头上,片刻后,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大厅里被破坏得不塌糊涂的地面,低声说道:“既然走了,就不要有不甘了。”

    从黄天的别墅出来,时间已经是深夜,黄天的尸体就放在那间别墅里,很快就会有人发现他的死讯,不过这些都和陈俊没关系,谁也不会将黄天的死和他联系起来。

    以黄天死时的样子,这件事情很可能会不了了之,毕竟同样一个人,白天的时候还一切正常,到了晚上却已经白发暮年,这种诡异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很容易造成骚乱。

    他答应方家的事情,算是解决了,虽然没有对黄家出手,但罪魁祸首已经伏诛,方家再要有什么行动,也不用顾忌太多。

    这一次的钱真的不好拿,虽然最初是抱着试练的目的出来,但最后发现黄天是一名鬼修时,已经箭在弦上,就差一点,最后死的就可能是他了。

    从这一次事件也可以看出来,世界之大,高手众多,永远有你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不要看轻每一个人。

    这次出来,浪费了一点时间,赶回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学校大门的道路上,来来往往地已经出现一些行人,陈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食堂买了一点早餐,吃完后又给路飞他们三个带了几个包子和三杯豆浆。

    这几个家伙的睡眠很少,只要睡过去,不到天亮就不会醒过来,所以他也不是很担心,只要不出现那天的情景被当成鬼,一切都好说。

    此时在黄天的别墅,一行两人出现在凌乱的客厅中,其中一个人蹲着检查着黄天的尸体,另一个人则在四周寻找着线索。

    这两人穿着普通的休养装,样子看起来也很普通,但是仔细看出的话,就能看到他们眉宇间的杀气,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他们经历过很多战斗,而且杀过人。

    “天国,发现什么没有?”李驰将大厅检查了一圈,除了到处充满着夸张的破坏痕迹,却是没找到什么线索。

    这里是黄天的私人住所,周围也没有人烟,如果不是他们一直盯着黄天,也不可能这么快发现此处的异常,只不过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这儿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还是让他们有些吃惊。

    阮天国脸色凝重,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确实是黄天无疑,不过他的情况……”

    “这是黄天?”李驰显然有些吃惊,刚看到这人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是被黄天残害的无辜人员,没想到居然就是他。

    黄天的行踪一直在他们的关注当中,对于他所做的那些事情,他们也都清楚,但是却并没有轻举妄动,一是因为黄天的一身本事太过诡异,他们也没有把握能够将他制服,万一没抓到他反而让他跑掉了,打草惊蛇之后再想抓到他就难了,二则是因为黄天的行事一直很小心,每次的动作都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所以他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以前都是都是他这样对付别人,这次终于轮到他了,那句话说得还真没错,人在做天在看,迟早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李驰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这样一来,我们关注了这么久的目标,突然就没了,也就是说我们这两天都白干了。”阮天国有些遗憾地说道,“像黄天这样的高手可不常见,如今他被人杀了,我们也就失去了一个潜在的队友。”

    “这种家伙,死了就死了,死有余辜。”李驰不为所动,“我有时候就搞不懂了,这家伙做了这么多坏事,难道因为他那一身不凡的能力,就能得到宽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