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成均监的少年
    第一章成均监的少年

    昔年,有蟜氏长女任姒,名登,为少典妃,游于太华山之巅,有神龙首感女登,生神农。长于姜水,有圣德,以火德王,故号炎帝。炎帝神农掌管南方华族部落,于太华山下立国,国号“华”“炎帝”之位传承至今已经近万年。

    天地分四季,以循环交替为年。南方的仲夏,温热雨多,午后的华国帝都顶着炎炎大日,除了那似乎永无休止的蝉鸣声,整个帝都皇宫显得有些沉静,当值的宫女无精打采的站在廊阴下躲避着太阳,大多开始犯困,昏昏欲睡的。

    廊前的尽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众宫女吓得一个激灵,纷纷端正了身子,低着头恭敬站在走廊的两侧。一袭青衫迅速穿廊而过,并没有注意到一众宫女,或者说根本无暇顾及一众宫女,最小的一个宫女眼看着那人急匆匆的朝着议事大殿小跑而去,吐了吐舌头,刚要开口说话,看到前面年长的宫女严厉的眼神,吓得赶紧低下头好好的站着。

    走廊的尽头是汉白玉石铺砌的小广场,平日里在金殿上未敲定的事宜,大华天子便邀内臣在此处商议。此时议事大殿大门紧闭,里面此时人声鼎沸,门口立着一个老态龙钟的太监,手里拿着的一把金柄雪丝拂尘,正迎着殿门口的微风轻轻的摇摆。

    大太监曹公公伺候了大华天子多年,深得天子的信任。见到来人,曹公公倒也不敢怠慢,迎了上去,恭敬道:“见过学正大人。学正大人此时不在宗族学宫,匆匆而来,可有要事要见陛下?”

    学正大人的一袭青衫已被汗水打湿了前襟,此时脸色寡白,对着曹公公拱手一礼,喘着粗气**的说到:“请通传陛下,世子。。世子出事了。”

    学正大人身出名门,乃伯夷氏嫡系,单名一个婓字。伯夷世家为四岳氏首领,为炎帝神农氏的后世旁系子孙,伯夷家自古出贤臣,家学渊源,各个有博古通今之能。学正大人伯夷婓年轻时游学天下,归来时集众家所长,才学惊人,天子钦点为学正,掌天下成均之教,专门负责宗族子弟的教育。

    伯夷婓中年人模样,平素老成持重,不苟言笑,此时如此模样,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曹公公心中一凛,立马开口问道:“学正大人莫急,请问是哪位世子,出了什么事情?”

    “是,是皇太孙”学正大人的声音有些嘶哑,咽了咽口水,对曹公公说到。

    大殿之内,最上方的宝座之上,端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威严老者,便是本代炎帝,当今华国天子姜咎。姜咎年轻之时随师长在太华山上参悟天道修行,中年时期执掌华国大宝,为家国大事操碎心神,修为便是落下不少。再高的修为,也熬不住岁月的洗刷,此时的姜咎,已尽显迟暮。

    靠着天子宝座上,姜咎沉默的看着重臣们的争吵,一言不发。下首花梨木大靠椅上,当今天子的第二个儿子,本代炎帝姜咎如今唯一的儿子坤亲王。

    坤亲王此时已是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无论大殿内诸位如何争吵,他已是巍然不动,炎帝看着这个儿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想起那早年逝去的长子,是那般雄姿英发,才华横溢,有人中龙凤之资,炎帝心中微微一痛。

    大殿的大门悄悄的打开一角,曹公公从争吵的人群中走到圣前,小心翼翼的禀报。话未说完,大殿之中一声惊雷平地而起,炎帝姜咎已是轰然起立,这一瞬间,须发怒张的姜咎宛如一尊绝世的魔神,浑身溢散的力量,瞬间把身前的桌案烧成灰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