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佰草之上
    第十五章佰草之上

    华国之帝都,世称华阴城,因在太华山阴而得名,为世间最大的城池之一,世间只有天洛河对岸的大夏国都平阳之城能与之一比。这几日华阴城中随处可见穿甲提刀的士兵,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那是天子亲军,御前侍卫。听说朝阳宫里出了事,连成均监都被封了,帝都的定海神针军神大人,不日前领着倾城卫出了帝都。之后御前侍卫在城中抓了很多人,太华山底的天牢早已经人满为患。

    朝阳宫中有一座九层高塔,名为佰草楼。一楼中间有一金匾,上书“药”之符文,却是放着成千上万的药材,每一种无一不是上了年份的世间珍品。二楼书“丹”符,所陈所列全是世间延寿增气保命的神丹,可惜已多年不见金丹之品。三楼书“器”符,物,尽其材,制其形,谓之为器。三楼整齐的摆放的诸多陶瓷展碟,农具兵器,金银玉器,更有攻城守战的器械,无一不是出自名家之手。

    三楼之上,在再往上还有六层之高,可无人能知道上六层有什么东西。传说九层高塔之中,便是华国之底蕴,里面更有神农氏族至高传承,不过高塔有太华宗高手守护,戒备森严,外人根本无法靠近。

    此时,炎帝姜咎站在九层高塔之上,静静的注视着自己的都城。“这座城池存在的太过久远,和我们师兄弟一般,早已年迈,暮气沉沉。世间不知道有多少肮脏污秽的东西,被无数人的鲜血冲刷到城池的下面,终日见不得阳光,却还要时时散发着腐朽和恶臭,看着是那样的令人生厌。”炎帝姜咎背着手,面无喜乐。

    姜振把手搭在围栏上,轻轻拍了拍围栏,叹声说道:“终归是自己的家,总不能任由他烂了根。”

    姜咎嘿嘿一笑,脸上露出无尽的蔑视:“这个家在风雨中飘摇了这么多年,这根早就在晃动了。如那脓疮,需要挤出来才会痊愈,而病入膏肓,却是无药可救啊。

    我们这一辈人,就因为背负的太多,失去的难道还少吗?乾儿便是看到这些,愿意跳出挑肩承担,没想到当年之事,落得个英年早逝之果。你又如何,心中有爱,却是个终身不娶。”

    姜振这一瞬间似乎有些失态,呆立中双眼尽是柔情,炎帝姜咎摇了摇头说道:“很多时候,我便想,做人便要自私一些,能与你我在乎之人逍遥一世当如何,管他身后洪水滔天,万劫不复。那又怎样?”

    “是呀,那又怎样?”姜振轻轻念了一遍,并不接话只是注视着脚下这片土地。世间最为尊贵的二人,站在世间最高,最珍贵的塔楼上,有的却是风雨中的叹息。

    “不说这些,听说仓炆大师来过?”姜振轻轻敲着凭栏。

    “来了,朕没见,让曹太监打发了,带话给朕,说他亲自去西南。”姜咎远眺前方,看不出喜乐。

    “仓氏一族掌管天下符文,上古更是追随先祖立下汗马功劳,如今主脉虽然分离出去,却与我姜氏一向交好,此事??”姜振有些劝解的说到。

    “我华国随便有个风吹草动,这昆仑圣地倒是马上便知道了,仓氏一族,或许还轮不到他仓炆做主呢,”姜咎有些不满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