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灭族之祸
    第十八章灭族之祸

    郎武醉眼惺忪的看着党项,使劲的回想着:“不对,你的样子我怎么也越看越越熟悉呢?”

    党项此时五指成爪,藏于后背,慢慢的靠近郎武,刚刚还坐着的郎武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喊:“敌袭,敌袭,敌”,还未喊完,党项的爪子已经捏碎了郎武的喉咙。郎武临死反击,轰的一声踢碎了前面的桌子,三人迅速躲开,朝着门外逃去,郎武的儿子和媳妇从隔壁的房子出来查看,刚好遇见出逃的三人,三人下手狠辣,三两掌便杀了二人。

    部落的勇士听到族长疾呼敌袭,朝着各个方向赶来,三人本就修为高强,在黑暗中左突右闯,连续杀了几人,逃出村外。

    勇士眼见匪徒凶狠,又是深夜,不敢追击,忙回来查看情况,此时村中所有人都被惊醒,集聚在郎武家门口,朗文远老汉眼见一家惨死,气急攻心一下子晕了。

    部落失去了族长这个主心骨,正在大家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部落的外围起了大火,随即,大群身骑凶恶猛犬,手持弯刀的犬匪闯进村子,见人就杀。

    大约两个时辰后,哀嚎声渐止,到处是獒犬咀嚼骨头的声音,天光放亮,部落里燃烧的大火熄灭了,只有零散几处还在冒着浓烟,党项站在部落村口,队伍集聚在身前,有人来报,整个部落已经鸡犬不留,无一活口,就连部落中的尸体已被身下的赤灵獒吃得干干净净,党项整顿好人手,一路追赶东夷使团而去。

    砚山顶上,黑夜的阴阳中,站着一个个子矮小的中年男子,男子怀里抱着一头沉睡的小花豹,男子抚摸着小花豹的背脊,默默注视着山下的一切,直到天亮。

    砚山部落大火过后,来了一场暴雨,暴雨驱散了烟尘,冲刷着满地的血迹,血和着雨水渗入土壤,滋养着大地,最终将会在春天长出繁茂的野草。而掩盖在野草下的废墟,不知道在多少年以后的春天,将被这世间彻底的洗刷干净,毫无痕迹,而漫天的冤魂,又能向何人诉说冤屈,天道不仁,万物维艰。

    东夷使团人多势众,装备精良,一路上无人敢惹,自然少有不开眼的匪徒强人前来打秋风。倒是前日在山中路上遇见一群袭击马帮的野狼。狼群中似乎只有头狼开了灵智,也比一般的山狼长得高大得多,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些年头,都能化妖了。东夷使团遇上时,这头巨狼正在指挥着狼群围攻山脚的一队马帮。

    东夷使团停在山腰,自高处看得清楚,张神将立即组织人手搭弓射箭,四五阵箭雨齐射,狼群损失惨重,丢下数十具狼尸逃了。当队伍下到山脚,马帮已经无一人生还,张神将安排人就地挖坑掩埋。地上残留一些茶叶和铜铁器物,张神将自是叫人收取,剥了狼皮,张神将一算,便觉得这一仗打亏了,所得战利品的价值,还不够在狼群身上带走的箭支值钱。那箭支本是东夷大师打造,上面铭刻了符文的法箭,造价极其昂贵,不是几张狼皮便能换回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