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为了自由的活着
    第六十五章为了自由的活着

    听着青阳般的长篇大论,老七嘲讽道:“小兔崽子,才出门几天,便教育起你七叔了?”

    天干甲上前小声说道:“少宗主,咱们探子来报,说犬戎叛徒主力全都出了平远集,在四处找他们的首领,不如,我们去灭了他们就行,”说完看着老七瞪着自己,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不过还是咬着牙说道:“那平远集都是些老弱病残,少宗主没必要与他们一般见识,这样才彰显少宗主气质。我们就在外面,把这仇报了,如何?”

    天干甲负责十天干,这次出来丢了这么大的脸,正是急于表现立功之时,那平远集他们不愿意去惹,那出门在外的一群犬匪还怕个屁。

    青阳般出门几月一直憋屈着,此时靠山来了,还不得大干一场,听了天干甲的建议,眼睛一亮,立马开口:“好,就这么干了。”

    天干甲夹着尾巴一般小心的来到老七面前,媚笑这说道:“七爷,宗主让我们来西南立威,这威还没立,便丢了人,兄弟们觉得憋得慌,你看?”

    老七黑着脸,“就你事多”,说完钻进一辆马车不再管事。

    此后一连数日,一个身穿黄金盔甲,背生银翼的少年,带着十个同样后背银翼的化神境修士四处游荡,凡是在野外山中遇见的匪徒山贼,还是犬匪恶霸,统统被清理,一时间西南茶马古道治安极好,连马帮走货的人都多了起来。

    锻神谷,欧瑞的房间里,莫问正在为师傅行针,欧哲站在一旁拿着一把空心针把玩,问道:“师弟,你看看这几套针合不合格。”原先那套九针让青阳静带走后,莫问便让欧哲多打造了几套,今天刚好做好。

    莫问转头看了一眼,分心把针扎偏了一点,欧瑞夸张的叫了一声“哎哟”,板着脸叱喝儿子道:“你这蠢货,没看见你小师弟在行针么?你偏要和他讲话,你给老子滚。”欧哲吓得闭嘴,乖乖看着莫问行针。

    “徒儿啊,你这手法,就不能温柔点?阿静那小妮子行针的时候,可是一点疼痛感都没有的。”欧瑞趴着一旁休闲的吐着槽。

    莫问白了欧瑞一眼,继续快速行针,颤针抖针使得极顺溜,不一会,取了针收拾好,莫问才说道:“师傅,你的经脉病灶堵塞的部分我已经全部帮你通开了,现在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你体内阴阳调和的问题,还得慢慢来,不光从饮食上调节,我交给你的《太极养生功》你也得天天练,调节好了,头发胡须的颜色都能变回黑色。”

    欧瑞嘿嘿一笑,穿上衣服,说道:“变回来那感情好,就我认识的几个修炼火系功法的,那须发比我的还红,以后我变回来了,去吓死他们。不过莫问徒儿,你那《太极养生功》是哪里来的?真是了不起的功法,我越练越觉得其间蕴含的大道至理,博大精深,不可思议,你传给我真的没有问题吗?”

    “你管我哪里来的,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你这师傅当得倒是极好,这功法反而还要徒弟传给你,你那《大器决》什么时候传给我呀?”莫问没好气的说道。

    莫问非常尊敬木老一生之人品,以前与木老说话皆是恭恭敬敬,彬彬有礼。与欧瑞说话交流又不同,其性格粗枝大叶,有时还不太正经,莫问自然与他说话语气也是大大咧咧,这几日莫问心情不好,更是没给欧瑞什么好脸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