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离别
    《神州经尾卷》:白花原上有部落,名曰鹿神,自称鹿神后裔。

    《神州经尾卷》:汉境以西,神域以南,有深谷,谷中生有白纹巨虎,能通灵性,名曰白虎。

    《神州志宋卷》:神州历八万七千九百八十三年,高祖三年,伐鹿神,灭之,得白花原,乃获灵兽白花鹿,宋始兴盛。

    龙撵内,大汉昭武帝刘长君满面无波,没人能看出,他此时是喜还是怒。不过,此时刘长君心中却有些疑惑。

    刘道法是刘长君最看好的儿子,不仅天赋异禀,且心性通灵。因此刘道法在危急时刻,觉醒并散发出神采,本也在刘长君意料之中。但是刘长君却没有想到,刘道法散发出神采后,能够使百万白花鹿臣服,这是他这个鬼谷门生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四皇子刘道政匍匐在刘长君脚下,一个劲的请罪。

    “儿臣该死,儿臣因害怕鹿王伤害十三弟,才射杀鹿王,却没想到引起鹿群暴动,反而危及十三弟的安危。所幸,十三弟并无大碍。否则,儿臣万死难以谢罪。”

    刘道政一席话说得到是冠冕堂皇,把自己说成是好心,然而刘长君真的这么好糊弄吗?显然不是。就连刘道政的外公,司徒王瑮都不这么认为。

    王司徒赶忙上前行礼。“陛下,四皇子行事鲁莽,理当重罚。臣请陛下,幽禁四皇子于椒房殿三年,使皇后娘娘严加管教。”

    听了王司徒的话,刘长君终于展露笑容。

    “政儿天生神力,只是心性差些,幽禁三年,可惜了。不久,四大师门齐开,朕还希望政儿能有所作为呢!此事就此作罢吧!”

    刘长君的态度,着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没有人能够猜透,当今大汉一代圣主,心中的真实想法。

    刘道政心中窃喜,本以为免不了责罚,没想到自己的父皇,竟然完全不追究他的责任,赶忙叩首谢恩。

    “谢父皇开恩!今年六月初六,儿臣定不负父皇所爱,不辱我大汉天威。”

    一旁的卫夫人,心中难免有些不满,却也不敢多言。

    解忧公主刘意心却不干了,她嘟着嘴埋怨道:“父皇不公,四皇兄差点害死法儿,怎么能不罚?哼!儿臣不服。”

    刘长君微笑着看向刘意心。“既然心儿不服,认为法儿是受害人。那朕就听听法儿的看法。”然后,转头看向自己最喜爱的儿子十三皇子刘道法。

    十三皇子刘道法会心一笑,上前行礼道:

    “儿臣以为,父皇之所以不处罚四皇兄,原因有三:

    其一、当今朝野上下皆知,王皇后失宠。我的母亲卫夫人,却专宠于父皇。一旦,处罚四皇兄,定然使朝堂上势力失衡。

    其二、四皇兄确实天生神力,耽误了可惜。

    其三、这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父皇想要在儿臣的成长道路上留些坎坷,使儿臣能够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儿臣这番话,虽是实情,却也有些轻狂了,还请父皇恕罪。”

    刘道法果然异于常人,这番话本不该他说,更何况揣度圣意,本就是大忌。

    此时,刘长君心中五味杂陈。刘道法聪慧过人可喜,身为帝王被人猜中心思可怒,自己已不再年少可悲。

    “哎!既然如此,法儿认为该如何处置?”刘长君叹道。

    “可杀之。

    其一、四皇兄确实蓄意想要利用白花鹿杀害儿臣。

    其二、四皇兄虽然天生神力,却心田浅薄,将来必定难有所作为。

    其三、这等凡夫俗子,怎配成为儿臣的垫脚石,徒增笑料而已。”

    刘道法语气激昂,语出惊人。

    群臣皆哗然。

    “十三,你——”刘道政气得浑身**,他偷偷看了一眼刘长君,发现刘长君似,认同刘道法的说法,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刘长君面沉似水,满脸杀意,这份杀意不知是冲着刘道政,还是冲着刘道法来的。

    刘道法却环顾四周,群臣皆回避他的眼神,不敢与其对视,生怕惹祸上身。

    龙撵内,一片沉寂,杀机四伏。

    卫夫人最是善解人意,她心中明白,刘长君这次是真的动气了。

    “法儿,还不快闭嘴,这事你父皇已有决断,哪里轮得到你在此口出狂言。”

    无为现在真的很佩服,这名年龄比自己小,却天赋卓绝的大汉十三皇子刘道法,心中暗想:“***,小家伙够狠呀!原来,话也可以杀人呀!老子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别说是无为,就连刘意心都对自己这个亲弟弟,有了新的认识。

    刘道法打破这片沉寂,成竹在胸的他接着说道:

    “虽可杀,却也不应杀。

    父皇乃真命天子,一言九鼎,既然已经赦免了四皇兄,那么这便是天道,天道不可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