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毛家村的故事
    《神州经尾卷》:神州有巨河,水色淡红,故名血河,血河自神域而出,穿汉地,经秦地南境,绕白花原以北,经宋地北境,过紫木深林,穿唐地,经隋境一隅,入埋骨地,由西向东延绵百万里,如巨龙横亘。

    《神州经尾卷》:神州正中有山,高耸入云,名曰泰山,泰山绝顶云间生有灵兽,其犄角如鹿,面部如马,蹄子如牛,尾巴如驴,看上去却似鹿非鹿,似马非马,似牛非牛,似驴非驴,故名曰四不像。

    《神州志司马世家卷》:稻香平原以南三千里,万湖岭以北三千里,乃藏书山庄,司马世家世居于此。

    《神州志秦卷》:白花原、血河以北,天机城以西,天马源以东,巨石长城以南,乃是巨灵平原,期间沃野万里,是为秦之祖地也。

    《神州志宋卷》:神州历八万七千九百六十九年,太祖皇袍加身,分周而立宋。

    无为足足走了半个月,才下了白花原,jin ru秦地,来在血河边。

    “***!这那里是河,完全就是海呀!”无为向对岸望去,竟然看不见岸,不禁感慨。

    血河中波涛汹涌,河水淡红,如同一头面目狰狞的巨兽想要吞噬一切。

    无为沿着河岸向东行,走了半日,终于寻到渡口,渡口内停靠着一艘巨大的渡船。

    渡船很大,船舱总共五层,足足能够装下五百名乘客,这是今天最后一艘渡船。船舱外甲板上有栓马桩,无为栓好马,然后jin ru船舱,船舱里此时已经坐满了旅客。无为好不容易,在顶层船舱中,找到了一个座位。

    无为身旁,左侧坐着一名普通的行商,右侧则坐着一名灰衣少年。

    灰衣少年俊美如玉,衣着却朴实无华,他手中端着一本书,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完全不在意船舱中其他的乘客。

    不久,渡船便起航了。

    无为生得一副自来熟的秉性,坐久了有些无聊,便向身边俊美的灰衣少年问道:“兄弟,你看的是什么书呀?”

    少年抬头环顾四周,发现只有他在看书,便知无为是在问他。

    少年正身向无为行平辈礼。“兄台,可是问我?”

    无为从小在小山村长大,出门在外,最讨厌的就是世间的各种繁文缛节。“一看你就像个书呆子,哪里那么多礼节?繁文礼节就免了吧!我和大汉解忧公主相处时,也没这么多礼节呢!没有繁文礼节相处起来容易些。我叫无为,你叫什么?”

    灰衣少年听完无为的话,重新将无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他没想到,这名看似普通,名叫无为的少年,竟然认识大汉解忧公主。

    “在下司马如炉,无为兄和大汉解忧公主相识?”

    “那是当然,心儿可是我的好朋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看的是什么书呀?”无为顿时虚荣心泛滥,得意的说。

    司马如炉见无为口中直呼大汉解忧公主的小名,便猜测,无为可能是大汉某位著名公子乔装化名的,他哪里知道,无为其实只是宋国一名普通少年。

    “这是我家先祖所著的《神州异闻录》。”

    “原来你家是写书的呀!”无为不知他的短短一句话,却漏了自己的底。

    司马如炉心中,顿时对无为产生疑虑,他甚至觉得,无为可能是一名骗子,暗想:

    “世人皆知,我司马世家执掌神州史记,神州所有国家的史官,皆出自我司马世家,我家所著的《神州志》,也是所有国家公认的唯一正史。

    而且,我的穿着,虽然朴实无华,却也没有任何隐晦,上面绣了家族的徽纹。

    更何况,我已自报了家门。

    他若是大汉某位著名公子,怎会不知?”

    “无为兄,可否告知在下,你的姓氏?”公孙如炉狐疑的问。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该死的爹娘生了我之后,就把我丢弃在了毛家村。更气人的是他们只留下了我的名字,却没有留下姓氏。”

    无为对于自己的身世一直耿耿于怀。

    司马如炉思索片刻,想起《神州异闻录》中,正好有两则故事,跟大宋国的毛家村有关,于是便问:“无为兄是宋人?”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我刚刚好像只说了毛家村,却没有说是哪里的毛家村,难道神州只有大宋一个毛家村?”

    无为惊异的看着司马如炉。

    “那倒不是。

    神州何其大,毛家村还是不少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