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长颅
    《神州志秦卷》:神州历九万九千九百七十二年,长颅入侵秦都城咸阳,上将军武功候蒙书当场战死,上将军武成候王翊重伤致残,上将军武安侯白鞥不知所踪。

    咸阳城各大城门门楼上,都悬挂着一面巨大的金钟,遇到外敌入侵或者重要的突发事件时,守城的屯兵便可敲响它,以示警。

    刚刚的钟声来自东门。咸阳楼上,所有人都来到东面的窗前,眺望远方的城门。

    封炎左手一扬,丢出一个物件,这物件在空中,化作一朵血红色的花朵。

    一道黑影闪过,一名黑衣蒙面人,出现在封炎面前。他的黑衣上,也绣着那种血红色的花。“封大人,安城君回咸阳的消息,属下已经传递到了咸阳宫中。此时,陛下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

    “很好,这钟声又是怎么回事?”封炎问。

    “属下立即去查看。”黑影说完,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咸阳楼上,除了无为,所有人都认识这种血红色的花朵,这是大秦特务组织影卫的标记。

    忽然,一只小鸟由远及近,扑腾着小翅膀,飞入了咸阳楼。这时,人们才看清,这不是一只普通的小鸟,它是用纸折叠而成的。

    小鸟落入司马如炉的掌心,化作一张纸片,纸片上用密文写的字,只有司马世家的人才能解读。

    看完纸片上的密文,司马如炉朝纸片轻轻吹了口气,纸片便化作了一缕青烟。此时,司马如炉神情严肃,双眉紧锁,口中呢喃。“长颅。”

    长颅两字就像是一把重锤,重重的砸在咸阳楼上,每一位秦人的心头。

    “司马公子,你刚刚说什么?请说清楚一点。”封炎焦急的问,其实他听清了司马如炉的话,只是想要确认而已。

    司马如炉抬头看向封炎,一字一字语气凝重的回答:“一名长颅的成员,从东门jin ru了咸阳城。”

    在大秦都城咸阳,司马世家的人获取情报的速度,竟然,比大秦的影卫还要更快,这不得不让人生畏。然而,现在没人在乎这些,所有人都怀着忧虑的心情,凝视着东门方向,甚至,有人已经产生了畏惧的神色。

    “如炉!长颅是什么东西?看把这些秦人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无为满脸不屑的问司马如炉,心中还有些小得意。

    要是换做平时,听到无为这样说,彪悍的秦人一定轻饶不了无为。可是现在,根本没有人在乎,无为说了些什么。

    “神州除了万国林立以外,还有各种独立的组织,而长颅便是其中最神秘、最强大、历史最悠久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长颅是何时成立的。我们司马世家也只知道,长颅自有史以来,就已经存在了。

    长颅的成员很少在神州行动,而且总是单独行动,但是每一次长颅的出现,都会给神州带来巨大的震动。”

    司马如炉没有看无为,双眼依旧死死的盯着东门方向。

    不久,影卫重新出现在封炎跟前。“回禀封大人,一名长颅的成员出现在东门,现在正朝着这边走来。属下已经派人,去请武成候了。”

    “知道了,给我盯紧了,一有情况立刻回来向我汇报。”从影卫口中确认了消息,封炎眉头锁的更紧了。

    “喏!”影卫再次消失在虚空之中。

    此时,咸阳楼上已是鸦雀无声。

    “如炉,这个武成候又是谁呀?”只有无为没拿长颅当回事,神情轻松写意。

    “大秦三杰之一,上将军武成候王翊,出自于神州四大世家中的王世家,年幼时与同样年幼在外游历的大秦皇帝结交,之后入仙山昆仑求学,出师后便效命于大秦。

    三十年来功勋卓越,与上将军武安侯白鞥、上将军武功候蒙书并称大秦三杰。

    不过…”

    司马如炉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名青衣少年。

    “如炉,你怎么又不把话说全呀!”无为焦急的大叫道。

    那名青衣少年听了司马如炉的话,微笑着看向司马如炉,并且点头示意。

    这时,司马如炉才接着说:

    “七年前,也就是神州历九万九千九百七十二年。

    这一年,在整个神州历史上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这一年,大汉双璧大司马长平侯卫青阳、大将军当阳侯霍冰相继陨落。

    这一年,近百年没有在神州行动的长颅,一名成员侵入咸阳城,试图引诱上将军武安侯白鞥加入长颅。

    结果,上将军武功候蒙书当场战死,上将军武成候王翊重伤致残,上将军武安侯白鞥也不知所踪。”

    “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也就是说,大秦这么多好胳膊好腿的人,现在却要等一名残疾人来御敌?

    老子可不管他叫长颅还是短颅,都找上门来了,还是一个人,一拳打翻他便是。”

    无为的一番话是何等的豪气干云,他自己都被自己说的热血沸腾,不自觉的登上窗户,想要往下跳,但是朝下一看,发现十八层实在太高了,就这样跳下去,必定摔死无疑,只得转身快步由楼梯往下冲。

    咸阳楼上,所有人都被无为弄得哭笑不得。

    司马如炉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纵身跃下了咸阳楼。安城君赢不美紧随其后,也跃下了咸阳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