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钟声长鸣
    《神州志周卷》:秦以东,商以西,月亮海以南,宋以北,乃周原,其间物产丰富,沃野万里,周之祖地也。

    《神州志周卷》:神州历一万六千八百五十四年,初代守藏吏李耳留《道德经》五千言,乘紫气而去,不知所踪。

    玄衣少年回头望了一眼,身后远去的大秦帝国都城咸阳,神情坚毅笃定,然后,催动坐下的灵骑天马,追上了同行的两位同伴。

    他便是大秦安城君赢不美。

    “安城君真的也要去不周山吗?”坐在奇文四不像上的司马如炉好奇的问。

    “叫我不美就好了,我也只叫你如炉。”安城君赢不美也是性情中人。

    “就是,就是,将来我们就是同门师兄弟,那么见外干嘛?叫不美多亲切呀!”无为总是自来熟。

    “好,今日能与无为和不美同行,真是人生幸事。哈哈!”司马如炉虽然看似文弱,却也不是腐朽之人。

    无为对于任何事物都感到新鲜,这次与赢不美同行,自然想要知道,赢不美这三年来在永恒战场玄石的经历。

    “不美,永恒战场玄石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里面有很多妖魔鬼怪吗?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面对无为的问题,赢不美沉思不语。

    司马如炉玲珑聪慧、善解人意,自然知道赢不美在永恒战场中一定经历了无数磨难,有很多事情是不愿提及的。

    “不美,在永恒战场玄石中一定经历了不少磨难吧!一定有很多想要忘记的事情,我们还是以后在慢慢的了解吧!”

    “都怪我,不懂得人情世故,勾起不美不愿提起的过往记忆了,你不想提及,我就不问了。”

    无为只是直白,可不是傻子,对于话语能伤人,也是深有体会的。

    “无妨,终究还是要面对的,只是现在不想提及而已。以后,有机会我再和你们慢慢说。”

    赢不美苦笑。

    三人有说有笑向东而行,将近半月便出了秦境jin ru周地。

    “周国还真是奇葩,还不如我们大宋呢!

    大宋近二十年虽然衰败,却还是有一个大帝国的样子的。

    再看看这周国,我们一路走来经历了无数的小诸侯国,每个诸侯国使用的钱币、度量器具都不相同,要买东西还要先兑换,白白浪费了我们好多时间。

    怎么就没有一个神州的大帝国把他给灭了呢?”

    jin ru周列国后,无为感触良多。

    “这个问题问的好。有句俗话叫做‘寸有所长,尺有所短’。

    周天子势微,周都城丰镐驻军八师,总兵力四万,还不如一些强大的诸侯国。

    然而,周也有周的优势,正是这种诸侯林立的混乱局面,也导致了周国思想文化先进,诸子百家争鸣。”

    司马如炉娓娓道来。

    “诸子百家?和四大师门比如何?”无为好奇的问。

    “这就没法比了。

    神州万国林立,人口众多,每年都有很多的孩子出生,难道这些人都能jin ru四大师门学习?显然不是这样。

    神州的青年才俊,上者,自然是jin ru四大师门。但是,这只是千万人中才有一人可以获得这样的机遇而已。

    中者,便是jin ru各大帝国国立的培养机构。比如大汉的麒麟阁、大唐的凌烟阁,这些机构也只有天赋卓绝的青年才俊才能jin ru,所以人数也不多。

    下者,就只能去诸子百家在神州各地的学馆了。这些学馆才是神州绝大部分青年求学的地方。”

    面对无为不停的提问,司马如炉总是很有耐心。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们毛家村也有一名教书先生,我还在他那里学过认字呢!嘿嘿!”

    无为想起了自己在毛家村时,日常节目整蛊教书先生的情形,憨憨的笑了起来。

    “大宋的教书先生多半是儒家吧!”司马如炉点头。

    “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就是认字而已。嘿嘿!”无为还沉浸在回忆自己过往的劣迹中。

    正好这时无为三人所在的小镇上就有一家儒家学馆。

    司马如炉指着儒家学馆门口的对联问:“无为,你们毛家村的教书先生家门口是不是也有半副这样的对联呀!”

    无为朝司马如炉指的方向看去,惊奇的大叫:“***,还真有,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你们司马家的法眼呀!”

    “这并不难猜,各大帝国对诸子百家的看法都有所不同。你们大宋是从上到下都独尊儒家的。

    不过有些国家却不尽相同,比如大唐帝国,民间就信奉发源于其南面的一个弱小的藩属国兴起的佛家学说,而官僚阶层却是信奉儒家的,所以人才的选拔也是以儒家学说为准则,更有意思的是大唐帝国皇族信奉的既不是佛家也不是儒家而是道家,并且认道家祖师为祖。”

    司马如炉侃侃而谈。

    “天下还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呀!”无为惊奇不已。

    司马如炉抬头看了看学馆门口的对联,这副对联很有意思,只要上联没有下联。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仲尼是谁呀?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无为高声念道。

    这时,从学馆中走出一名憨态可掬的老者,正好听见了无为的话,老者并没有生气,只是和蔼的看着无为三人。

    “老先生莫怪,我这朋友心直口快,如有冲撞之处,我替他向您道歉。”

    司马如炉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

    老者看着司马如炉不住的点头。“不错,很不错。”

    “欺世骗俗而已。”一路上很少主动说话的安城君赢不美不屑的说。

    老者看向赢不美也是不住的点头。“也不错,小友可是想和老夫论道?”

    “你们周人不喜欢动刀兵,遇事喜欢与人论道,我不是周人不懂得论道,可是却知道世间的事光靠耍嘴皮子是没用的,终究要靠实力说话。”赢不美看向老者,淡淡的说。

    “看来小友的历练还不够呀!玄石都无法让你明心呢!难道…”老者也看着赢不美由点头变为摇头。

    老者这话顿时拨动了赢不美的心弦赢不美心中暗想。

    “这老者看起来就是儒学馆的一名老儒,我虽然没有隐晦身份,衣服上绣着家徽,可是,我大秦皇族子弟众多,他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司马如炉自然也听出了老者话中的玄机,可是,从老者的衣着相貌中,却看不出是谁来。

    “老先生果然是高人,晚辈眼拙不知您是儒家的哪位前辈高人?还望老先生赐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