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七凶异象
    《神州志商卷》:商王帝辛无道,专宠青丘苏氏妲己,滥杀而不体恤下民,终激起兵变,双双于摘星楼上,却化出不灭明火。

    商王朝都城朝歌,恢弘古朴。

    现今的商王朝政局稳定,国泰民安,是商王朝近几百年来少有的盛世。然而此时,矗立于摘星楼上的商王帝丁子绿,却是忧心忡忡。

    商王帝丁子绿双手负于身后,立于摘星楼边,仰望星空,神情焦急,口中喃喃自语。“难道是予一人触动了上天,天将降罪于商。”

    摘星楼中商王朝大祭司巫族族长巫长明,面带祈天神兽面具,手拿佑天神兽法杖,正围着印天神兽盆中的不灭明火,翩翩起舞。

    印天神兽盆中七块龟甲在不灭明火中灼烧,不时,发出‘噼啪!’的龟裂声。

    一个时辰之后,正值亥时,大祭司巫长明停止了舞蹈。他伸出双手,顿时,一层黑色的皮甲将他的双手包裹。他将手缓慢的伸进印天神兽盆中,取出七块龟甲,不灭明火在他的双手上熊熊燃烧。他将七块龟甲放在印天台上,然后再将被不灭明火点燃的黑色皮甲御入印天神兽盆中。

    大祭司巫长明双手一摇,他手中的佑天神兽法杖变成了星幻神兽法杖。双手衣袖在自己面前轻拂,他面带的祈天神兽面具变成了星变神兽面具。之后,他开始围绕着印天台,再次翩翩起舞。

    又是一个时辰之后,正值子时两刻,大祭司巫长明停止了舞蹈,口中喃喃的念着祷词。之后,他仰望星空,然后,与印天台上的七块龟甲上的裂纹一一对照。

    良久,大祭司巫长明突然瘫软在印天台前,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到商王绿脚边,声音**。“老,老臣,无能。我巫族执掌大商祭祀以来,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星象,飘忽不定,如同邪魔游走于世间。”

    沉默,长久的沉默,终于,商王绿开口叹道:“唉!大祭司请起,罪不在你,罪在予一人。除了已经jin ru四大师门的青年才俊以外,立即召回诸王子,十二族族长,文武百官。三日后,帝宫议事,这一次大商的劫难就由予一人来承担吧!”

    大祭司巫长明已经猜出了商王绿的心意,连连叩首。“大王,不可呀!此异相甚是蹊跷,大王乃我大商一代明帝,且正值壮年,望大王三思呀!”

    商王绿转身扶起了身后的大祭司巫长明,微笑道:“予一人心意已决,大祭司就不要在劝阻了。倘若,此举能够助大商度过此次危难,也算予一人为大商子民尽的最后一份力了。”

    “倘若,若菊还在朝歌就好了,他已参透金龟变,定能破解这诡异的星象。要不老臣从鬼谷招回若菊?”大祭司巫长明突然心弦一动。

    “万万不可,四大师门入门之后三年内是不得离开的。此时招回巫若菊,岂不是毁了大商的未来?此事休要再提,大祭司还是好好想想那位王子能成为贤明的王吧!”商王绿厉声道。

    “大王!”大祭司巫长明再次匍匐在商王绿脚下,久久不愿起身。

    无为和玄心此时正好路过商王朝故都殷。商人除了喜欢祭祖、占星,还善于经商,因此,商王朝的城邑大多云集神州各地的商旅,商故都殷自然更加繁华。

    “这些天所经过的商王朝城邑虽然商旅云集,却大多不大,这个殷到是很不错呢!”无为走在殷的街道上感叹。

    “殷是商王朝的故都,是商人还是一个小部落时的定居地,自然与其他的商王朝城邑不同,殷在整个商王朝都能排进前五呢!”玄心好像和司马如炉一样,对神州的地理、历史非常熟悉。

    “原来是这样呀!那我可要好好的逛一逛了。”无为来了兴致。

    “你这个家伙,我们本来应该绕过城邑向东前行的,之所以jin ru殷,是为了能换两匹好些的马,这样我们才能走快些,不然,何时才能走到彩虹海呀!”玄心謓道。

    “那好,我们先去马市。你说在马市能我们能够买到灵骑吗?”无为有些异想天开。

    “哼哼!灵兽可是很稀有的,别说是马市,整个神州也只有一个地方能够买到灵兽,那便是神州四大世家之一的谢世家世代居住的万灵源了,不过有梦想总是好的。”无为的问题使得玄心不知该说什么好,普通马市怎么可能买到灵兽呢?

    殷的马市极大,各色马应有尽有,其中,不乏优质的马种,如汗血宝马等,对于一些无法获得灵骑的小国和部落来说,汗血宝马已是最好的战马了。

    “没想到殷的马市这么大,看来我们要花不少时间了。”无为惊叹。

    “不需要,这里应该有汗血宝马卖才对,我们直接找卖汗血宝马的马肆就好了,其他的不用看。”玄心说话间已经发现了马市中最大的汗血宝马马肆,便领着无为直接走了过去。

    这段时间无为也算是阅历无数了,这马肆中的汗血宝马一看便是上品。“好马!”

    玄心挑了两匹最好的汗血宝马,也不还价,直接让无为付了金子,牵着就走。

    “你这人怎么和如炉一个德行,可以还一还价嘛!还价可是我的强项呢!就不能让我表现表现嘛?能不能体谅一下我这个从小被父母抛弃的穷人的感受呀!看着你大把大把的花金子,我全身的肉都疼呢,心都在流血呢!”无为牵着汗血宝马和原本的两匹马,跟在玄心身后,喋喋不休。

    “时间远比金子值钱。”玄心淡淡的说。

    “好吧!你对,你们有钱人说什么都是对的。”无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玄心懒得再理会无为,加速往马市外走。

    忽然,“凄!”一阵凄厉的无声悲鸣,在玄心心中响起,玄心停住脚步向发出悲鸣的方向望去。那是马市的一个小角落,一名老猎人正在兜售两匹野马,野马很瘦,还有伤。所以,连问价的人都很少。在老猎人身旁还放着一个小笼子,悲鸣便是从那个小笼子里发出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