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李孝恭
    《神州志唐卷》:宋商以东,隋以西,突厥以南,万湖岭诸国以北,乃龙祖平原,通天河由西向东贯穿其中,青牛谷位于其东,灵铁山位于其西,万湖岭位于其南,血河流淌于其北,其间物产丰富,商贾云集,是为大唐龙兴之地也。

    《神州志唐卷》:神州历一万六千九百一十四年,高祖李渊于青牛谷以南,晋阳城起兵,历经十年,建立大唐皇朝。

    《神州志唐卷》:神州历一万六千九百二十七年,年初,高祖李渊罢免李孝恭大都督之位。同年六月初四,天策上将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妄图截杀太子李建成,河间郡王李孝恭领十三骑阻兵戈,高祖亲率灵铁禁卫军至,囚李世民、李孝恭于天牢。

    《神州志唐卷》:神州历一万六千九百二十八年,高祖薨,太宗即位,赦免李世民与李孝恭。并敕封李世民永世天策上将秦王,永世驻守西京西安;敕封李孝恭永世大都督晋阳郡王,永世驻守晋阳;自迁都于东都洛阳。神州皆叹服。

    饭后,无为和玄心就在高祖阁顶层包了两间相邻的上房,住下了。

    夜已深,无为由于吃的太饱,有些难受,便偷偷的爬上高祖阁顶,想要透透气,也顺便看看大唐故都的夜景。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高祖阁顶上竟然早就坐着一个人。

    这人是一名将军,只见他生得一副美髯,脸庞俊朗非凡,全身披挂着灵铁明光铠,灵铁明光铠外披着一件黄罗袍,黄罗袍上绣着八卦青牛,腰间悬挂着灵铁龙凤仪刀。他的四周满是酒坛,正抱着一坛烈酒,大口的喝着。

    将军没有看无为一眼,却拿起一坛烈酒抛向无为。“小子,请你喝酒。”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无为一向自来熟,他接住这坛烈酒,坐在了将军不远处。

    无为打开酒封,用鼻子朝酒坛里使劲闻了闻,露出满脸陶醉的神情。“好酒!”

    无为拿起酒坛刚想往嘴里倒,突然想起不周台上发生的事情,那次,自己误喝吐蕃克增木奈毒酒,差点没被毒死,便犹豫的问:“将军,你这酒里不会也放了毒药吧!”

    “哈哈!有意思的小子,我要杀你还需要下毒?”将军大笑着反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知道,之前,我在不周台上…”无为将六月初六在不周台上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遍。

    “哈哈!原来是这样,你小子很有意思,我喜欢,这酒没毒,你尽管放心喝。”将军笑道。

    其实,人的酒量也分和谁喝以及喝酒时的心境。无为酒量不大,可是与这将军投缘,因此整整一坛烈酒下肚,竟然没醉。

    “不解呀!不解!可惜呀!可惜!”无为喝完了整坛烈酒,将军才第一次转头看向无为,眼中神情复杂。

    一个黑影冲天而起,飘落在高祖阁无为与将军之间的屋角,这黑影身形纤弱,立于夜风中,却稳如泰山,英姿飒爽。

    “无为,快些退开,他有杀气,对你动了杀心。”黑影正是玄心。

    “怎么会?这将军看起来像好人呀?”无为狐疑的反问,但是,他还是向远处退了几步,这是他对玄心的信任,身体做出的条件反射。

    玄心没有再理会无为,而是死死的盯着还在不停喝酒的将军。

    “将军姓李?”玄心突然发问。

    “是。”将军的回答极其简明。

    “将军是现任大唐永世大都督晋阳郡王李孝恭?”玄心再问。

    “小丫头也很不错,不过,以我这身装扮,想要猜出我的身份,也不算难事。”李孝恭继续喝着酒。

    “大都督是来诛杀长生殿妖孽的?”玄心接着问。

    李孝恭终于转头看向玄心。“一个生初元,一个刚刚通灵性,着实让人费解。”

    看着玄心和李孝恭对话,无为想要插嘴,却不知从何处开口,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大都督怀疑我们是长生殿的妖孽?”玄心反问。

    “不是怀疑,是认定。”李孝恭语气坚定。

    “为何?”玄心再反问。

    “它闻到了长生殿妖孽的味道,这味道一直环绕在你们周围,它不会错。”李孝恭说话时,高祖阁顶另一侧,一只巨大的黄龙头从暗影中伸出,顿时,威压将无为压得动弹不得,玄心也不再稳如泰山,摇摇欲坠。

    “它,它错了,我,我们不是长生殿的妖孽。”玄心全身**着,语气却依然坚毅。

    “我也有些怀疑。你们太弱了,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如果这段时间晋阳城里发生的孩童失窃案是你们做的,那么我的部下也太无能了,竟然需要我亲自出手,这也是你们现在还活着的原因。

    但是,我的黄龙不会错,你们的周围确实有长生殿妖孽的气味。”

    李孝恭终于站起身,看向玄心。

    李孝恭右手按在了灵铁龙凤仪刀的刀柄上,良久,这一刻空气都凝固了,很显然面对李孝恭,无为和玄心毫无生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