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紫吻
    晨曦照耀大地。

    无为转身看向晋阳方向。“不知月儿他们可还安好?是否已经安全的抵达晋阳了?”

    “他们会没事的。我们也要开始准备新一天的旅程了。”

    玄心说完,开始整理行装准备启程。不经意间,她发现了怀中那把在珍宝斋拍下的玄紫色匕首。

    “差点把它忘了。无为!你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拍下来的这把匕首,到底该如何使用呀?它是神器?”

    玄心从怀中取出玄紫色匕首,然后看向无为。

    “呵呵!因为月儿的事,弄得我也把它给忘了。它可是这次我们在珍宝斋最大的收获呢!虽然我不知道如何判断是不是神器,可是我觉得它可能不止是神器。”看着玄心手中的玄紫色匕首,无为顿时兴奋起来。

    “不只是神器?难道是上古神器?甚至是太古神器?你为何这么认为?”听无为这样说,玄心急切的连发四问。

    “奚王索是神器吗?”无为没有直接回答玄心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是,当然是,这是神州公认的。”玄心肯定的回答。

    “在珍宝斋时!当我看见奚王索后,我的血脉能力第七感神觉并没有自动发动。然而,当我看见这柄玄紫色匕首时,我的血脉能力第七感神觉却主动发动了。

    之前,我和如炉还有不美在周都城丰镐的守藏室时,就只有我可以记下初代守藏吏李耳篆刻在他仿制的混元钟上的经文。

    据如炉说,那经文一般人是背不下来的,可我却能。所以,我一定是在那时觉醒的血脉能力,是我的血脉能力使我能记下别人无法记下的经文。

    那经文一定非同小可。可惜,我明其意,却不能言。不然,就可以传授给你了。

    而且,在我轻轻的敲了一下那口仿制的混元钟后,钟声就一直在我心里长鸣不止。

    混元钟是上古神器,还是太古神器?能使我的血脉能力自动发动的,好像不止是神器呢!”

    无为详细的说明了自己的判断,然后再次反问道。

    “混元钟是太古神器,现在正…这么说来,这柄玄紫色匕首真的非同小可呢!”玄心一边说着,一边仔细端详着匕首,言语间还是有些遮遮掩掩。

    匕首很古朴,通体玄紫色,上面雕刻着妖魅的符文。看着这些妖魅的符文,玄心神情有些恍惚,差一点失去了心智。

    玄心惊诧的回过神来,重新聚集心智,惊诧道:“它果然非同一般,我刚刚凝视上面妖魅的符文,差点就失去了心智。好险!好险!上面妖魅的符文不能久看。”

    “我现在肯定无法发挥出它全部的实力,不过我可以演示给你看。之后,你就能知道如何使用它了。”无为无法用言语描述,只能自己示范,他从玄心手中接过匕首。

    无为右手拿着匕首,闭上眼睛,尽量关闭普通的五感,运转周天,身上泛起淡淡的光芒,他jin ru了通灵性状态。

    刹那间,无为在玄心的意识中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玄心闭上眼睛,运转周天,顿时放出万丈夺目的神采,她jin ru了放神采状态。

    然而,她竟然还是无法感知到无为,无论是用普通的五感,还是用通灵性后觉醒的第六感灵觉,直到无为重新回到了生初元状态。

    这时,无为正用玄紫色匕首抵着玄心的喉咙。

    玄心看着无为,兴奋的说:“它能使敌人失去对持有者的感知力?而且能越一级?”

    无为微笑着点头,当他听到别人描述以后,就可以对神觉感知的事情进行描述了。

    “不错,它能让敌人失去对持有者的感知,而且能越一级。它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呢!你自己慢慢感受吧!我无法说出来。”

    无为说完,将匕首交还给玄心。

    玄心冰雪聪明、天赋异禀,很快,她便掌握了匕首的使用方法。

    “紫吻,它叫紫吻。真是个美丽的名字。”

    范阳节度使府。

    范阳节度使康阿山接到自己嫡长子康庆宗惨死的消息,连夜兼程赶回了范阳。此时,正在府中痛哭:“庆宗何罪?竟然遭此横祸。呜呜!——”

    康阿山抹去眼角的眼泪,冲着战战兢兢站立一旁的司法参军破口大骂:“一群没用的东西,我儿被人杀了,你们连凶手都没抓住,还有脸站在这里,都去死吧!”

    司法参军吓得赶忙跪地求饶:“大人饶命!案发时,大人不在范阳城中,手下的人便有些懈怠,结果让贼人给跑了。下官正在派人全力追查。”

    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康阿山自然也不敢对属下过于苛刻。“起来说话,查的怎么样了?”

    “谢大人!”司法参军小心翼翼的起身,接着详详细细的说:

    “杀害大公子的是一名外地来的少年。当时,大公子正打算去百味斋吃饭,在百味斋们口抓住了一名盗窃的少女,便要带回府中。谁知,那少年便从百味斋中冲出,然后和大公子发生了冲突。谁也没有想到,那少年竟然瞬间将大公子以及仆从全部击杀,手段极其残忍…”

    “我问你有没有找到凶手的线索?不要和我说这些废话。”显然,康阿山不要过程,只要结果。

    “还没!不过据查凶手和另一名少女一起在珍宝斋出现过,他们犯事后从北门离开的范阳。

    他们的衣服上并没有绣着神州大家族的家徽,但又能jin ru珍宝斋。下官猜测他们应该只是普通的富商家子弟。

    少女一身玄黑色的衣裳,蒙着面。少年则是一身青色衣裳。下官已经派画师,根据证人的描述画了像。”

    司法参军将详细的调查情况告知康阿山。

    “你猜测有什么用?一群没用的东西。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查到。那名盗窃的少女呢?”康阿山已是怒不可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