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战后余波一
    天机城主城,

    桌案上,那本古书再次快速反转到最后一页,再次出现了一行小字。

    ‘神州历九万九千九百八十年,汉昭武帝刘长君于神域永恒战场玄石外截杀公孙世家家主公孙梦龙,铩羽而归。’

    公孙夫人王姬魑魅立刻将它抱起,定睛看去,顿时绽放出如牡丹花般的笑容,随后兴奋的命令道:“夜、青儿!准备迎接梦龙归来。”

    西极大草原,匈奴单于庭。

    单于庭外黑龙旗迎风招展,单于庭内死一般的沉寂。

    匈奴大单于挛鞮虎门双眼如虎目般,盯着匍匐在下面隶属于匈奴左贤王的一名万骑当户。

    这名万骑当户名叫呼衍容日,此时他早已吓得浑身发抖,不敢发出任何声响,生怕挛鞮虎门拿他泄愤。

    “你再说一遍。”挛鞮虎门语气还算平静。

    “前些时日,左贤王不知中了什么邪,突然率领所有的飞灵骑杀向了神域方向,臣、臣因病才没有跟随前往。后来、后来闻报五万飞灵骑在神域中被汉军全歼,左、左贤王也被生擒了”

    呼衍容日战战兢兢地回禀道。

    “十年前,秦汉合攻我大匈奴,夺走神域和天马源,我们失去了固定灵骑产地。这些年,西极大草原又连年暴雪,各部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本单于明令诸部休养生息,禁止对外用兵,你们是没有长耳朵,还是没有长脑子?”

    挛鞮虎门的语气依旧平静,可是他越是这样,呼衍容日越害怕。

    “大单于恕罪!臣不知呀!左贤王他、他…”

    呼衍容日话说到一半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认为这次事件的责任全部在左贤王挛鞮熊门,可是左贤王挛鞮熊门毕竟是大单于同父同母的亲哥哥,所以后面的话他不敢说,只能支支吾吾。

    “左贤王的王庭在西极大草原的东南,离神域比单于庭更远。你为何不早些来回报?来人将他拖出去喂狼。”挛鞮虎门终于将心中的怒火倾泻出来,暴怒道。

    “大单于饶命呀!当时臣确实生病了,卧床不起呀!大单于…”呼衍容日不停的求饶。

    一旁大萨满呼衍启日看了一眼自己的远房堂弟呼衍容日,不紧不慢的向挛鞮虎门躬身行礼,然后进言道:

    “大单于!此事确实非常蹊跷,即使左贤王一向鲁莽,也不至于如此自寻死路呀!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臣以为,不如留他一条小命,让他去查清楚其中的隐情,毕竟他是左贤王最信任的万骑当户呀!

    此时,当务之急是严令诸部不可妄动。再想办法赎回左贤王才是。”

    “嗯!还是你想的周到,就这么办吧!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拖出打一百鞭子。”呼衍启日是挛鞮虎门最信任的智囊,几乎对他言听计从。

    “谢大单于不杀之恩!谢…”呼衍容日不停的扣头谢恩。

    周列国都城丰镐,京宫。

    那缕玄黄之气袅袅的飞入鹦鹉体内。文夫人侧身将耳朵贴了过去,鹦鹉在她耳边低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