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逼婚
    人间。

    临安。

    这是个远离了尘世喧嚣的地方,一个坐落在偏僻深谷里的村庄。枭魔投生在一户农家,叫林阿九。

    在人的眼里有没有神魔的存在?对于这个荒谬的问题,林阿九想了十七年。

    春日的太阳有些清冷,从破败的茅草屋里照耀下来更显得凄神寒骨。每每望着远山那被薄雾缭绕的景色时,林阿九都会想,这世上是否真的有鬼神一说?抑或,一个比人间稍微好一点的地方,比临安稍微好一点也好。哪怕只是好上一点点……

    可这是她的奢望,她知道,十七年来皆是如此,每一次薄雾散去时她都知道,是她想多了……世上没有鬼神一说,只有人心似鬼神。

    她最是喜欢在朝阳洒遍人间时坐在屋顶看远山缥缈,看薄雾层层,看那异想天开的远处。然后悄悄在心里构造一个梦境,一个她能够主宰一二的世界。

    “阿九,洛老爹来了。”娘叫了她一声,将她从幻想中拉回来。

    她无奈的叹息一声,而后停止了眺望远山,依依不舍的从房顶下去。

    刚走到大堂便看见洛老爹带着一个面容清瘦,面容娇羞,唯唯诺诺的男子进来了。那是洛雾秋,洛老爹的宝贝儿子,在她出生那年洛老爹看见她是个女儿,高兴得直接把她塞给了顶着鸡窝头大她五岁的洛雾秋。

    在她十五岁那年,洛老爹带着洛雾秋来提过一次亲,不过被她娘以年岁太小给打发回去了。今天洛老爹又来了,还拎着一只鸡。

    林阿九大摇大摆走过去,看了一眼洛雾秋,朝他勾了勾手指:“过来。”

    洛雾秋屁颠屁颠过来了,在林阿九凌厉的眼神中瑟瑟发抖,而后抬起清瘦的脸庞颤抖着声音问道:“你说。”

    林阿九不耐烦的瞥了他一眼,而后警告似的问道:“是你爹拽着你来的还是你非要来的?”

    洛雾秋瑟瑟发抖的不敢说话,林阿九特瞧不起他这副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样子。他拗不过他爹,也治不了林阿九。同村的人他最弱势,而且又怕得罪人。所以他洛雾秋就是经常被人欺负的命。

    相比之下,林阿九这个孩子王就强势很多了,所以——凭什么她这样一个强势的人要嫁给一个窝囊废?

    林阿九是这么感觉的,她排斥洛雾秋,排斥他到什么地步?林阿九总是带头欺负洛雾秋,并且将婚事一拖再拖。如果杀人不偿命,林阿九现在就想杀了洛雾秋一了百了。

    洛老爹看了一眼洛雾秋,而后清了清嗓子说道:“如今阿九已经十七岁了,我们雾秋都二十二了,孩子们都大了,亲家,我们是不是也该让他们成家了?”

    她娘看了一眼林阿九翻着白眼的表情,不知所措。她爹也心疼她,不想强迫她,两人正为难时,林阿九却忍不住说起了风凉话。

    她当着众人的面伸手揪了揪洛雾秋的脸,嬉皮笑脸道:“哎哟喂,二十二了?瞧瞧这脸皮厚的!都可以撑起一面墙了!二十二怎么了?老了还是没人要了?这么着急传宗接代啊?我们林家可就我一个独苗儿,嫁过去你们家谁伺候我爹娘?”

    洛雾秋疼得呲牙咧嘴,他看见了林阿九眼里呼之欲出的怒火。随后他迅速从林阿九魔爪里逃出来,退在一边揉了揉被林阿九揪得有点疼的脸,一脸的委屈巴巴。

    洛老爹闻言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林阿九爹娘气愤填膺的说道:“这阿九怎么嘴巴像刀子一样?我们两家可是订了亲的!莫不是你们要反悔?”

    “反悔?你别说,我还真就是做着这样的美梦呢!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变作女儿身,嫁给你们家洛雾秋,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她嫌弃的看了一眼洛雾秋,而后猛然一拍桌子,两眼死死盯着洛老爹。

    随后洛老爹有些吃惊的看着她,林阿九对他呲牙一笑:“洛老爹,你们家重男轻女的观念整个村都知道的。你别诓我嫁到你家去,早过去一天就多受你一天的罪!谁不知道洛雾秋最是个没用的人,倘若你和我有矛盾了,指不定他还帮着你对付我!”

    洛老爹气得发抖,羞得面红耳赤,同时又觉得林阿九的刁蛮任性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于是他叉腰指着林阿九吼道:“你真是没教养!哪有儿媳妇儿顶撞公公的?你日后嫁到我们洛家来,自然是温顺从夫,难不成你还要反了天不成?”

    “不行吗?你敢再来我家,日后我嫁过去必然反了天!你以为你是谁?洛家人多了不起啊?你们家洛雾秋是个男的就是个宝,我林阿九是个女孩子就是个草?那你倒是别让这个宝配我这个草啊!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林阿九气得又是一拍桌,恨不得将势利眼洛老爹轰出去,眼不见为净!

    “岂有此理!今天我可是最后一次好言相劝,你们不要不识好歹!我洛家族人众多,你们林家就三个人。你们家林阿九若是再敢这样放肆,我就用家法杖责她!”洛老爹顿时放了狠话,一双牛眼睛死死瞪着与他互看不爽的林阿九。

    林阿九爹赶忙说好话,沧桑的脸上伪装出无尽的讨好,看得林阿九捏紧了拳头站在一旁瞪着洛老爹。

    爹赶忙劝解道:“亲家你别这样说,会吓到阿九的。她就是个孩子,什么都还不懂。平日里我们两老宠着她,难免娇惯了些,你多包涵。”

    洛老爹眯着眼警告似的说道:“包涵容易啊,可你们这样拖着婚事是几个意思?要悔婚是不是?我洛家从来就没有被打脸的时候!若是我们洛家退婚,不要你们家林阿九,那必然是你们家林阿九像个疯婆子一样不可理喻!一点妇道都没有!可现在我们家雾秋都没有嫌弃你们家林阿九,你们家林阿九就这么不知好歹?难道你们忘了二十年前你们初来临安,是谁在你们无权无势的时候保护你们的?难道你们林家就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

    林阿九顿时红了眼,猛的窜上去狠狠打了洛老爹一巴掌,打得他直叫唤:“哎哟……疼死我了……”

    爹娘赶忙拉住她,她没办法上前打洛老爹,只得对着冲上来拦住她,一脸伤心懦弱的洛雾秋一脚踢过去。洛雾秋顿时如球一般滚在他爹身旁了。

    林阿九眼中早就装满了泪,刹那间便泣不成声,她哭喊着:“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这么欺负人不怕遭天谴吗!姓洛的!我林阿九这辈子就是死都不会嫁到你们洛家去!像你儿子这样的窝囊废,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不对!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有什么资格娶媳妇儿?谁他娘的瞎了眼才会嫁给他!这个人渣!和你一样!势利眼人渣!就会以多欺少!下辈子换我林家人多势众时,我林阿九必然先砍了你们父子俩的狗头!”

    她大概是疯了,口不择言。

    洛雾秋见林阿九哭了,他也哭了。林阿九站在那里看着他哭,她不知道他是被她吓的,还是因为她哭了所以他也伤心。林阿九知道她说瞎话了,洛雾秋和他爹不一样,他不势利眼,也不恃强凌弱。否则,他怎么会被村里的孩子欺负呢?是他不想计较,不想惹是生非。

    林阿九一想到这里哭得更凶,她根本不喜欢他,她也不想嫁给他。可他从小张口闭口就是那句“你是我媳妇儿,所以我要给你我有的。”

    他对她很好,奢侈的糖葫芦他也能弄到手。

    可是,她不喜欢他,他对她再好又有什么用?爱情不是简单的物质交换。他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林阿九不喜欢这样的人。

    洛老爹从地上爬起来,抓住洛雾秋的手凶狠的喊道:“她是你媳妇儿,你连她都治不了?给我去打她!去呀!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洛老爹推搡他,他哭花了脸站在林阿九面前,而林阿九的双手被爹娘死死抓着。

    “打啊!”洛老爹在催促他,一脸穷凶极恶,恨铁不成钢的推搡着洛雾秋。

    林阿九冷笑着看他,看他犹豫不决,面红耳赤,鼻涕眼泪流了一脸,几次颤巍巍的抬起手又瑟瑟发抖的放下。

    被他打一巴掌又如何?没什么大不了,可这一刻,林阿九的心竟然好痛……

    是不是当一个永远都会护着你的人也打你时,你所有的信任和期待都会瞬间崩溃?洛雾秋对林阿九而言,到底算什么?

    林阿九缓缓闭上双眸,眼泪不住的流,她不伤心即将挨打,她不失望她的爹娘,她只是好绝望……好绝望这个恃强凌弱的人间,好绝望这个重男轻女的世界……

    她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这辈子竟然会做一个女儿身……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在耳旁,林阿九下意识的眉宇深锁,疼痛的扭曲表现在脸上。可是为什么她更疼的是心?而脸,似乎不疼了……

    随后她又听见几声啪啪啪!吓得她赶忙睁开眼,可她看到的却是洛老爹气急败坏的模样。

    洛老爹揪着洛雾秋啪啪啪几巴掌,洛雾秋那张清瘦的脸庞顿时多了几个掌印……

    爹娘和林阿九都吓到了,只听得洛老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个没出息的!我让你打林阿九你竟然朝你脸上打!你是不是嫌还没丢够我的脸?我打死你个没出息的不孝子!打死你……打死你……”

    洛雾秋只是流泪,站在那里瑟瑟发抖,被洛老爹一巴掌打退几步,又好好的站起来不敢动……

    他素来这样,被打了不爱吭声,可林阿九知道,他很疼……他连摔了都要哭鼻子的人,被打成这样,又岂会不痛?

    于是林阿九终于崩溃,她拼了命甩开爹娘的手,冲过去抱住洛雾秋,声嘶力竭的扯着嗓子喊:“别打了!别打了!我嫁过去!我嫁过去!啊——别打了!”

    没两声她便哑了嗓子,抱住洛雾秋的双手越发用力,她的泪流得更凶,心里恨得更深……为何我是个女儿身!

    绝望得很彻底,无奈得很痛苦,林阿九知道或许这辈子她没有机会掌控自己的命运了。

    洛老爹满意了,也没再打洛雾秋了,只是看了一眼林阿九那泪眼婆娑的双亲。而后一脸嚣张,又有些忌惮林阿九似的说道:“那就等她十八岁,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家雾秋会来娶她的。”

    随后洛老爹扬长而去,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林阿九捧着洛雾秋被打得红肿的脸轻轻吹了吹,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他却哄着林阿九:“不疼,你别哭了,哭花了脸不好看了。”

    “呜呜……”林阿九又趴在他肩头哭了一场……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断肠,林阿九为他而哭,为何要如此愚钝?莫不是孝道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若父母是错的呢……

    可惜,林阿九这样的想法在他们眼里是大逆不道,这个世上,大概没有人能够懂得林阿九在想什么,没有人能够懂得林阿九心里的怨恨和不甘心……

    所有人都臣服于命运下,他们被世俗的思想所禁锢,而那些枷锁使他们更加愚昧……

    在临安,不可能有私塾,他们都是一群没有文化的蛮夷之人。他们捕蛇为生,只知道怎样抓住蛇,去换钱,以维持这百无聊赖又极其贫瘠的生活……

    好似蝼蚁一般,像废物一样,活着,只是一种喘息的方式罢了,他们卑微而渺小,根本不敢跟命运抗争。

    抗争?不,用不上这个词,他们中的多数人,更心甘情愿臣服于命运,因为那是赐给他们一切的主上,使他们像蝼蚁一般活下去的主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