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识字
    大正堂。

    林阿九带着雾秋来时,书生果然在。

    今日书生拿来了两本书,一本是《镜花缘》,另一本是《操纵术》。

    书生笑道:“这里有两本书,今日我给你讲讲故事,明日再开始认字。”

    书生举起《镜花缘》时脸上满是温柔地说道:“这本是《镜花缘》,讲三世姻缘的故事。”

    他又拿起《操纵术》,特意扫了一眼洛雾秋和林阿九,笑道:“这本《操纵术》说的是如何操纵人心,如何操纵天下。”

    林阿九想也没想便抢过来《操纵术》,欣喜的看着书生说道:“给我讲讲这个吧,我喜欢这个。”

    林阿九新奇的翻着书,虽然看不懂那些字,可林阿九从那一刻起便在心里立誓,一定要学会认字,还要学会这《操纵术》。

    洛雾秋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书生,而后从书生手里接过来那本《镜花缘》,一言不发。

    书生又说道:“你们两个想学认字,只能一个一个来,隔一天来一个人,谁先来?”

    洛雾秋看了林阿九一眼,而后说:“先教阿九吧。”

    林阿九知道他会让着她的,于是也不客气了。

    “好,那雾秋你便先回去。”书生笑了笑,而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阿九顿时感受到一股谦和有礼的温柔,这是他们临安人没有的气质,书生像一束阳光,温暖而明亮,照耀在她心间。

    林阿九第一次觉得庞大身躯的书生是那样儒雅,忍不住想到:是书让他变成这般儒雅?他与我们不同,我要跟着他学。总有一天我会和他一样,懂很多,然后便可以操纵那些欺负我林家的人!

    洛雾秋站在竹篱笆外看着林阿九和书生,不愿理离去,他小声地说道:“我在这里等阿九,学完了我们一起回家。”

    林阿九扭头看了他一眼,也没管他晒不晒,只是默默看着洛雾秋。

    而后书生对林阿九说道:“进屋吧,外头太阳大。”

    “好。”林阿九看了一眼烈日底下暴晒的洛雾秋,而后随着书生进了屋。

    刚进屋书生便关上了门,转身看着林阿九,打量林阿九好一会儿才问道:“你为什么要学操纵人心之术?”

    林阿九察觉到书生语气里的质疑,心里突突跳,她不知道书生会不会讨厌她那明知道有错却死活不改的想法。

    可林阿九还是诚实的说了:“我不想被人踩在脚下,我想把那些欺负我林家的人都踩在脚下!”

    书生叹了口气,一双眸子里装满了无奈和难过,又仿佛早已经猜到了一般,而后他说:“阿九,你答应我,不论你学成与否,此生不会轻易动杀心。凡事留他人一条路,莫要坏事做尽,好事做绝。”

    “不然你不教我是不是?”林阿九顿时皱起了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书生。她开口之前便想好了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即便书生给她留了后路她也俨然一副我行我素的模样。

    书生似乎被林阿九问住了,愣在那里一言不发。

    随后林阿九冷笑一声,而后笑道:“此生除非我学不会,否则,欺我者,必杀之。”

    林阿九看了书生一眼,而后补充道:“书生,有时候给别人留条路就是不给自己留路,没有人会和你一样觉得对人要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我从来不信半个字!”

    林阿九心高气傲,思想更是顽固,她不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这个时候她还不懂得低头,不懂得忍耐,或许书生要的并不过分。可这个时候的林阿九杀气太重,书生遏制不住。所以书生不挽留他,任由林阿九倔强的坚持着。

    随后竹屋门被大力推开,林阿九气冲冲的往外走,眼眶泛红,洛雾秋连忙迎上来,却被林阿九狠狠瞪了一眼,一把推开。

    林阿九转身看着身后的竹屋,目光里说不清是怨恨还是不甘,或许还有屈辱和气愤。

    她冷哼一声,而后在书生悲悯的目光中离去。

    书生叫住了洛雾秋,所以当林阿九跑出很远后,林阿九才发现洛雾秋没有跟上来。

    “哼,果然,人都是选择利己的。那我凭什么不能选择复仇!任人宰割的是弱者!我林阿九总有一日会变强的!”林阿九心中怨恨难平,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怨恨,林阿九想,是书生给了她希望却又亲手掐灭的缘故。

    林阿九又想起昨日自己说洛雾秋是朋友,书生说朋友会不离不弃,这一刹那,林阿九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罢了。就像十七年来无人理解她的内心,她讽刺的笑弯了嘴,眼泪直流。

    她抬头看天空,方才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却是乌云密布。人生总是这般无常,风云变化得太快,而林阿九总是喜欢停留在原地,仿佛只要她不动,一切就不会更改一样。

    她倔强的盯着天边的乌云,眼泪断了线,她掌心被指甲扎破了,她却还觉得不够,低沉的哭泣时,她满目悲伤,指尖越发用力。

    天边墨色的云层仿佛一个魔咒,将她内心的阳光遮挡,一如眼前的风景。

    夜里。

    林阿九看着那一碗白白的蛇肉无法下口,心事都写在脸上。

    爹心疼的问林阿九:“阿九,怎么了?”

    “爹,为什么临安没有人会认字?我想认字。”林阿九眼里满是倔强,还有委屈和不甘心。

    娘无奈的叹息一声,而后责备道:“女儿家学什么认字?认了字看了些书反倒学坏了,到时候平白受些苦!再说了,这乡野里不认字多好,邻里之间顶多就是小矛盾。若是到了人多的地方,往往害死人的都是些会识字的!”

    林阿九狠狠皱眉,目光里满是抵触,她反驳道:“是那些不懂事的人才学会了认字去害人,我又不是他们!纵使学会了认字也不会害人!要害我也害那些欺负我们林家的人!”

    她还是坚持己见,殊不知她以为的只是她以为的,人一旦拥有了生杀大权,就为所欲为了。而那些规矩,道理,只是用来束缚不能为所欲为的人。

    林阿九气得很,一点食欲都没有,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认字!我要认字!我要认字!

    爹看着林阿九无声的流泪,他大概也是知道林阿九为何会有这样的念头。

    他连连叹息,许久后才说:“阿九,你要识字,爹教你吧。”

    林阿九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爹会认字?!

    娘却在一旁哭了起来,爹连忙安慰她,轻声道:“你要相信阿九,算命先生说的话不一定是对的。”

    什么算命先生?难道算命的说林阿九不能识字?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爹见林阿九一脸疑惑,便说道:“快吃饭,爹明日起便教你识字。”

    “真的啊!哈哈!谢谢爹!我一定好好学!”林阿九顿时心花怒放,感觉整个世界都是亮堂的!没有书生她也可以识字了!一瞬间书生在她心头的地位下降了许多,林阿九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嫉妒了,也怨恨了。像满怀期待却没有得到嘉奖的孩子,倔强又自私的怨恨着。

    人心向背或许不会因为什么大事,有时候一件小事就可以。人际关系是这样脆弱不堪,人心是这样禁不起推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