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蛇君墨云
    命运有时候很奇怪,林阿九想要遇到个什么样的人就遇到了,可这究竟是劫是缘?

    天明。

    今日是林阿九生辰,娘递给林阿九一把长弓,红色的油漆让这长弓看起来特别霸气!于是林阿九带着它上山了,而后林阿九遇到了一个人,不,一条蛇,不,一个蛇妖。

    林阿九看着他那硕大的蛇身,吓得一哆嗦,不敢上前,可他那上半身却那样迷人。

    他墨色的长发散乱了一地,黑色的唇,深邃清冽的眸子,还有那不甘心又狠绝的眼神,只是刹那,便让林阿九失了神,仿佛林阿九曾见过他一般。

    林阿九心里见过所有的黑暗风景都与眼前的蛇妖重叠,这个蛇妖对她而言像个宝贝,所以林阿九才没有怕他。而正是这个蛇妖的出现印证了世间有鬼神,林阿九欣喜若狂。

    他朝林阿九伸手求救,林阿九便扔了长弓,扑过去将他抱起来,查看伤势。

    林阿九从来都不喜欢蛇的,冷血,可林阿九总觉得他不是。而且林阿九看到他的那一瞬间那样镇定,仿佛这世间本就是有蛇妖的,哎!世上有鬼神妖魔!那必然有除了临安以外的世界!

    林阿九欣喜若狂,拼了命的将他往回拖,他的伤口又被荆棘刮伤,疼得他连忙求饶:“等一下……看你这么累,别拖了……”

    林阿九摇摇头,欣喜的看着他说道:“我带你回家,我爹肯定能治好你的!哇,我十八年来从来没有见过妖怪,你是第一个诶!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无奈的看着林阿九,微微笑道:“我叫顾墨云,你见到妖怪不害怕吗?”

    林阿九笑着摇摇头,而后好奇的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伤口,而后问道:“妖怪不是会法术吗?你不会自己治伤吗?我这样戳你你疼不疼?”

    “……”他一下抓住林阿九的手,冷下来脸看着林阿九,看得林阿九浑身不自在。

    “我现在是重伤,你可以心疼一下我这个病人吗?我看你也不用带我回家了,我怕成为你餐桌上的美食。”顾墨云叹息一声,而后那条笨重的蛇身便化为两条腿。

    林阿九这才看清楚他完整的模样,那身衣裳很好看,虽然基本都是黑色,可是好霸气啊!还有那双眼睛,顿时变得睿智且冷静,还有些狡黠!他勾唇笑时,那平凡的脸上便自然生出一种王者的气质!

    “你和书生不一样,你比他好,好太多了。”林阿九看呆了,却还不忘记拿他和书生做对比。

    “书生?你怎么会拿我和一个柔弱书生比?我看起来柔弱?”他站起身来,高出林阿九一个头的他看起来好霸气!

    “嗷嗷嗷嗷!太帅了这个男人!”林阿九内心在尖叫,她对他心生崇敬,目光锁死了他!

    他看着林阿九眼里的崇拜和欣喜,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神色,一瞬间像个没事人一样笑着:“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家,有没有兴趣?”

    林阿九更是好奇!妖怪的洞府什么模样?

    于是林阿九拼命点头,跟着他往他的洞府去。

    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否则一准倒霉,林阿九也是现在才知道的。

    走了好远好远,林阿九都累坏了,于是坐在地上休息,上气不接下气对着仍旧精神抖擞滔滔不绝的他喊了一声:“大哥,我走不动了,歇会儿。”

    他扭头看林阿九,笑了笑说道:“体力这么差?三两步路就走不动了?”

    “呵,我等凡夫俗子怎么能和老妖怪你比?你们妖怪是不是不会累的?”林阿九翻着白眼瞪他,走了两个时辰,他似乎很好说话,林阿九问什么他答什么。

    林阿九知道他叫顾墨云,是蛇妖,已经修炼一千年了。出来觅食,意外受了伤,化为半人半妖的模样。他说,在临安以外有一个叫魔界的地方,那里和这里不一样。

    顾墨云蹲下来看林阿九,笑问:“人间如何?这十八年来过得可好?”

    林阿九朝他一笑,调侃道:“听你说话的语气,仿佛故人一般。你我前世相识?”

    “前世?你相信前世今生?”他反问林阿九,一脸笑意。

    林阿九随意的往后一倒,看着蓝天白云,听着丛林间耳畔的虫鸣鸟叫,说道:“我很小的时候就觉得这世界上肯定有另外一个地方,一个不同于临安的地方。人有没有前世今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喜欢临安。这里不适合我待,我像个怪物一样,与他们格格不入。”

    林阿九轻轻闭上眼,又想起了洛老爹和书生。书生死了没几天,林阿九没再去看过他,林阿九不知道洛雾秋有没有给他立碑,他到底和洛雾秋师徒一场。

    林阿九又想起初遇书生时,他一身的沉稳之气令林阿九安心:如果不是他说要教我识字,我是不是不会和他生气?是不是我也会为他心疼?是不是我就不会偷走他的书籍,烧了他的房屋?如果他有魂魄的话,魂魄会住在哪里?他的家没了,他会不会怪我?

    林阿九想着想着,眼角竟然流下泪来,一旁看着林阿九的顾墨云冷峻的声音问道:“你怎么流泪了?”

    林阿九下意识擦了擦泪,而后笑道:“没什么。你一个妖怪或许不会懂的,这是人间的伤心。”

    顾墨云才不理会林阿九说的话,只是朝林阿九伸出一只手笑道:“既然走不动了,我带你飞过去好不好?”

    “飞过去?真的!”林阿九怕摔下来,却又跃跃欲试。

    于是在顾墨云点头的刹那,林阿九选择信他,若跌下来,那便认命,好歹她飞过!

    于是林阿九死死抱住他的手臂,一脸紧张的说道:“可不可以飞低一点?万一我摔下来还能有点存活率。”

    他顿时无情的开始嘲笑林阿九……

    “哈哈哈……你不信我顾墨云?”他狡黠一笑,扫了一眼林阿九死死拽住他手臂的双手,而后猛然扯过林阿九的双手往他腰间放。

    林阿九正往回缩,却被他怼一句:“不觉得抱住腰更安全?你掉下去还能把我一块儿拉下去。”

    “嗯?有道理,那勾住脖子岂不是更好?”林阿九顿时扫了一眼他生人勿近的脸庞,而后刷一下勾住他脖子,脸上飞上一朵红云。

    林阿九下意识低下头,转移话题跳过这个尴尬的梗,于是催促道:“快飞快飞!”

    他勾唇一笑,而后左手将林阿九搂住,刷一下便飞上空中。

    林阿九第一次知道原来在空中俯瞰大地是这样的感觉!林阿九从前只是看着天空的飞鹰盘旋,而今林阿九也能够了!

    当天下都在你脚下时,除了感叹世间的伟大之外,是否还能感受到一种超越自身局限的自由?

    林阿九兴奋的大喊着:“顾墨云你看你看你看!那是临安的村落!这里这里这里!我家我家!”

    顾墨云低头看着那村落,似乎有些蔑视,许久后他开口问道:“跟我去魔界,去不去?”

    林阿九吓得当即缩回了手,而后整个身子有坠落的倾向,随后身子落空,林阿九吓得猛然死死抱住他,大叫一声!

    顾墨云也吓了一跳,而后双手抱住林阿九,连忙道:“真想摔死?”

    林阿九连连摇头,额上渗出汗来,而后瞪了一眼他,怼道:“不想跟你去魔界,谁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再说了,我爹娘还在这里呢。我还有个未婚夫没处理呢。虽说去了魔界好像可以摆脱他……不过……我爹娘不一定想去啊……”

    “未婚夫?哪里来的未婚夫?”顾墨云语气里满是不悦,横眉冷对,一张脸冻成冰。

    林阿九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回答:“指腹为婚听过没?人间专用术语,就是那种连面都没见过就要嫁过去的命。”

    林阿九摇头叹息,自怜自艾,又补充道:“其实洛雾秋挺好的,虽然有点……”

    “洛雾秋?”顾墨云反应有些激烈,那表情立刻变得有些狰狞,眼神冰冷怨恨,林阿九吓得又是一哆嗦。

    他仇视的目光看着林阿九,问道:“你未婚夫是洛雾秋?一个女人?”

    “……”林阿九没敢说话了,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顾墨云,默默问了句:“你们魔界女人之间可以通婚的吗?你是傻了?”

    随后顾墨云没再说话,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林阿九低头看下面的风景,林阿九从来不知道原来俯瞰大地的感觉如此好,林阿九仿佛体会到了《操纵术》中所说的纵横天下,唯吾独尊。

    林阿九抬头偷偷看顾墨云:这样一个强势霸道的人,是不是早已习惯了唯吾独尊?如果跟他去魔界,我是不是有一天也会像他一样强大?可我不过一介凡人……

    “我跟你去魔界,你有办法让我变得和你一样吗?凡人寿命很短的,虽然我很羡慕你是妖,可以法力无边。”林阿九有些失落的感慨,问他时心里又满是期待。

    顾墨云低头看林阿九,眼神里说不清是质疑还是吃惊,抑或,还有些鄙夷。

    林阿九笑了笑,没再说话。

    而后顾墨云轻声道:“只要你想去,就有办法。”

    林阿九默默看临安,听不见人们的喧嚣,看不见人们的虚伪,这里也是一个好地方。青山绿水,云雾缭绕,虫鸣鸟叫,野花芬芳。

    不知看了多久,顾墨云忽然问林阿九:“看够了吗?看够了我带你回洞府。”

    “看够了,我们走吧。”不知为何,林阿九对他竟然油然而生一种熟悉感,仿佛林阿九与他,早已相识。只是,此生绝非善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