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初入魔界
    第七日。

    林阿九和顾墨云从外回来,在洞府门前遇见了一个昏迷不醒的叫花子,当林阿九好心将他翻过身时,她惊恐万状的眼里看见了洛雾秋的脸……

    等洛雾秋醒来后,林阿九心疼的守在一旁,看洛雾秋的目光也温柔几许。

    顾墨云一直盯着洛雾秋看,而后冷哼一声离去。林阿九不知道顾墨云和她是否认识,可林阿九看得出顾墨云不喜欢她。

    昨夜林阿九为她换了一身衣服时,发现她是女孩子,那一瞬间,林阿九开始后悔以前的所作所为,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怎么禁得起林阿九那般摧残?不过林阿九也庆幸她是女孩子,林阿九和她的婚姻,终于不攻自破了。

    洛雾秋虚弱的看着林阿九,眼泪直流,林阿九轻轻靠过去碰了碰她的鼻尖,温柔的安慰:“没事,乖,我在。”

    林阿九第一次对她这样温柔,连林阿九都觉得好不自在。

    洛雾秋到处摸着,一脸紧张:“糖葫芦,我的糖葫芦……”

    林阿九笑着从背后拿起几串鲜红的糖葫芦,对她笑道:“在这里,还在的。”

    林阿九不由自主看向她的双腿,她的腿被糖葫芦的签子扎破了,发现她时,还在流脓。想必是极痛的,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是来找林阿九的。林阿九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消失了七天,从生辰那日便不见踪影。

    “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呜呜……”洛雾秋开始嚎啕大哭,林阿九以前极少见她哭,头一次见她哭得这样伤心。

    林阿九任由她紧紧搂住自己,林阿九感受到她的悲伤,却无能为力。

    “雾秋,我要走了。”林阿九不知道如何跟她道别,只能苍白无力的这么说。

    她仿佛遭到了晴空霹雳,定在那里看着林阿九,眼里满是泪水和怨恨,寒意森森。

    顾墨云再进来时,正撞上林阿九哭得鼻涕眼泪分不清,林阿九的脚下还有一堆碎成渣的糖葫芦,而林阿九正一点点的抓起来往嘴里塞……

    顾墨云说,三日后他们便离开了,不伤心。

    怎能不伤心?

    第十日。

    顾墨云带林阿九来看临安最后一眼,林阿九和他站在厚重的云层上,俯瞰脚下的临安。

    那个不足十里的小村庄,一片火红,狂野的风将火势越演越烈,四周的树木都变成了最好的燃料,将之尽力化为乌有。

    林阿九一瞬间声嘶力竭,哭喊无力,心碎神伤:“我的家……我的临安……怎么会一片火海……怎么会……怎么会……”

    一切来得太突然,林阿九甚至不知道如何去接受,是不是林阿九选错了什么?现在的结果是林阿九一手造成的?林阿九抬起那双手,仿佛看到了满是鲜血……林阿九的手上沾满了临安人们的鲜血,那样触目惊心。

    “爹——娘——”林阿九一遍一遍声嘶力竭,可仍旧没有人应声。林阿九知道,再也不会有人应声了……

    几个时辰后。

    “顾墨云,封锁我的记忆吧,就当我,从未来过人间。”

    这是林阿九最后的一句话,林阿九第一次发现这世间还有自己无法面对的,林阿九选择逃避,林阿九承认自己是个懦夫。

    魔界。穆九峰。

    顾墨云带着沉睡的林阿九来到魔界,恰逢风雪,他记不清路,便将林阿九放在雪地上,自己前去寻路。

    这日的风雪深三尺,四周全是白茫茫的一片,顾墨云也失了方向。

    “今日的风雪怎么这么大?”顾墨云约莫飞了半个时辰,却还是找不到路,不由得心生疑惑。

    “罢了,先回去找她。”顾墨云这才回头来找林阿九。

    可到了原地,除了又覆盖上一层风雪,便没有什么了。顾墨云心慌了,对着空旷的穆九峰嘶吼:“枭魔——枭魔——”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

    无忧宫。

    再次睁眼,林阿九看到的第一个人很温柔,他一身浅金色的衣服,平凡的面容上却有如阳光一般温暖明媚的笑。那双倒三角的双眼里隐藏了些许悲伤,他就静静坐在那里,林阿九却仿佛看见了一座山,感受到了那份沉稳。

    他对林阿九说的第一句话是:“醒了?是我救了你。”

    林阿九脑海一片空白,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她只是感觉眼睛浮肿,林阿九下意识去摸了摸,有些疼。

    随后他端着一碗白粥喂到林阿九嘴边,轻声道:“快吃了吧,你饿了。”

    后来林阿九知道,他叫白兰,是整个魔界的王,他是魔帝。他救了林阿九,想要林阿九为他效力,他说,他能给林阿九想要的辉煌和功勋卓著。可他不知道的是,林阿九好喜欢他的声音,从他开口的刹那,林阿九便贪恋上了这样温暖中的低沉之声。

    白兰为林阿九取了一个名字,林阿九改名叫水暮颜,代号千水。水暮颜还有四个同伴,一袭红黑相间身子魁梧的千雅,给人感觉十分谦和有礼的千木,冷峻孤傲又毒舌的千风,话不算多却平易近人的千山。他们都带着面具,白兰说,他们的面具不能摘下来,这是规矩,可水暮颜不知道这是哪门子规矩。

    浮屠山。

    白兰带着水暮颜站在山头,他指着浮屠山里险峻的地势和关隘,轻声道:“世间的赢法有千千万万种,可是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够拥有最优雅最漂亮的哪一种赢法。”

    “世间纵有千千万万种赢法,可也总有人输。不论输赢,其实都是输,谁活得都不容易,何苦互相残杀?争个第一又如何?”水暮颜心里这样想,水暮颜看向他,他沉静的面容上仿佛有许多的悲戚,可水暮颜看不懂。

    “白兰,你想要做什么事?”水暮颜迎着刺眼的阳光问他,心中无限迷茫。

    白兰回首看水暮颜,微微一笑:“我想要赢尽天下,河山一统。”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该做什么事的时候,跟着别人做别人想做的事也许不失为一种打发时间的选择。

    水暮颜轻轻点头,举起右手起誓:“我水暮颜对天起誓,此生愿为魔帝刀山火海,万死不辞。若有违誓言,孤苦一生,万劫不复!”

    那是水暮颜第一次发誓,水暮颜只觉得,若她连白兰也守不住,便万劫不复吧。白兰是水暮颜的太阳,他温暖明媚,温柔沉稳,是水暮颜见过最好的人。她在这魔界唯一可依靠的人就只有白兰了。

    无忧宫。

    白兰将千氏一族五个人召集在一起,他们都知道,今日起,千氏一族的领头人该选出来了。

    白兰温柔看了水暮颜一眼,目光里满是坚定和信任,而后他笑道:“从今日起,千氏一族族长便是水暮颜了。”

    千木和千山都微微一笑表示赞同,千雅并不说话,而千风则是冷嘲热讽:“一个女人做首领?”

    此话一出,水暮颜满脸不悦,甚至夹带着愤怒。

    白兰看出来水暮颜脸上的不悦,他笑着看向千风:“她比你强。”

    “臣千风恳请魔帝准许我和千水一战,臣心有不服!”千风蔑视水暮颜,语气里满是挑衅。

    白兰看了水暮颜一眼,水暮颜扫了一眼千风,强压心中怒火,轻声问道:“怎么个打法?”

    “谁先爬不起来谁便输了。”千风这般说。

    白兰当即制止:“这是什么话,点到为止!”

    水暮颜扫了一眼千风,冷冷道:“好,就按你说的比。但是,千风,我不会因为你比我弱就让着你,你也不必因为我是女人而手软!我也用不着你手软!成王败寇!”

    水暮颜嘴上从来不饶人,特别是受到刺激时,她会选择置对方于死地,这样对方便再也没有能力反抗她了。

    水暮颜幻化出魔剑彼岸魂,那是一柄剑身宽五寸,长两尺,散发着极其浓重的杀气的魔剑。水暮颜能感受到彼岸魂躁动的杀戮之欲。

    白兰与其余几人闪退在一旁,千风与水暮颜相距百米。空旷的大地上因为烈日的照晒变得狂躁不安,斗武之人内心深处的兽欲在这一刻被激发。

    水暮颜看着他手中缓缓举上头顶的深蓝色魔剑风灵空,又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彼岸魂,装出漫不经心的模样看着他。

    千风忽然大喝一声:“风灵动——”

    随后便是一阵飓风席卷而来,飓风所到之处风沙漫天,百草枯萎。强劲的风力中夹杂着蓝色的光芒,好似大海惊涛,又仿佛惊雷。

    快到眼前时分化成九个飓风,大有将水暮颜包围之势。

    水暮颜迅速腾跃而上,躲过那仿佛生了根的飓风。水暮颜刚升到合适的高度便收起了彼岸魂,幻化出一把极其妖冶的红色长弓——御天弓。

    水暮颜拉满一道弓,急速向千风发难。

    “小人!竟然放箭!”千风开始不满,并挥舞着风灵空挡下一支支向他飞速袭来的利箭。

    水暮颜一步步靠近他,发箭的速度越来越快,等到只有二十米时,水暮颜收起了御天弓,而他还在抵挡剩下的箭。

    “彼岸花开——杀!”水暮颜幻化出彼岸魂狠狠插入地里,随后便是大地裂开一条缝来,四周开始以疯狂的速度凭空生长出彼岸花,一直延伸到千风那里,将他团团围住。

    而彼岸花的花蕊则是将千风死死缠住,他顷刻间便被束缚得死死的,手中的风灵空跌落在地上。

    水暮颜迅速冲到他面前去,千风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狠狠捏住了脖子,水暮颜冷冷说道:“现在我手中的苍龙破便可以划破你的咽喉,而那时你便再也动弹不得,这算不算我赢了?”

    水暮颜左手的力度不断加重,右手却从腰间抽出苍龙破来,匕首迅猛的向他划去,千风惊大了双眼看着水暮颜,满目不可思议和不甘。

    片刻之后,水暮颜松了手,千风像断了线的纸鸢从空中跌落,重重的摔在地上。他的胸前,还有血迹,而水暮颜手中的苍龙破滴血不沾。

    水暮颜踩在地上的一瞬间,凌厉的一掌打向千风,他的身旁顿时多了一个深坑。

    水暮颜走过去拔起她的彼岸魂,收了起来,满脸冷傲的路过他身旁时轻声道:“你本该瞧不起的是弱者,而不是女人。可你却说错了话,想错了答案。千风,我留你一命不是因为你弱,而是因为我要碾碎你的尊严,你作为男人自以为是的尊严!”

    水暮颜冷笑一声,满眼嚣张,却还是带着深不见底的悲凉,她迎着刺眼的光芒,盯着对面惊愕的三个人威慑性扫了一眼,而后朝白兰走去。

    白兰也没想到水暮颜会这样,一旁的其余三人更是惊诧得不知所措,只是他们终于认可水暮颜是首领,于是纷纷下跪:“属下参见族长。”

    水暮颜微微皱眉,而后以教训的口吻说道:“这世上强大的不是男人,这世上柔弱的也不是女人。强大的是实力,柔弱的是内心。尔等皆为男子,自以为是的优越感,自命不凡的想法,足以将尔等的性命葬送。你们不服气我是个女人,又后来居上。但是你们臣服的是我的手段和实力。我也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或许我手段卑劣,不光明磊落,但是我无所谓,倘若有朝一日你我成为敌手。我便亲手封住你们这张嘴,以此来平息我们之间的怒气。”

    水暮颜在心里告诫自己,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她除了杀人便只有被杀。

    白兰拍了拍水暮颜的肩头,轻声说道:“他们不是你的敌手,是你的队友。”

    “队友?哼,不需要。”水暮颜冷眼瞥向他们,一脸蔑视,而后往自己的宫殿去。

    白兰看着水暮颜离去的身影,又看了看其余几人,轻声道:“她的实力会在你们四人之上,纵使她性子如此,你们也要辅佐她。这是命令。”

    “是,臣遵旨。”三人皆是跪地参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