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镜中劫
    “都别看热闹了,回去吧!”鹤影仙人皱眉命令那些人回去,自己也起身离开了,临走之前还特意扫了一眼水暮颜。

    水暮颜就跪在那里,岿然不动。

    当四周开始急剧变冷,她也只是强忍着,她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大不了,这不是拜师,是求人办事,受点委屈很正常。可鹤影仙人不收她怎么办?她白跪了!

    第九日。

    机缘殿。

    木左逸长跪在机缘殿外,一声不吭,他跪了九日。那日水暮颜在雨中跪着,脸上的表情依旧倔强,木左逸知道他该帮一帮水暮颜。于是他跪在机缘殿,与水暮颜一同跪了九日。

    鹤影仙人闭门不出整整九日,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

    机缘殿的大门伴着一声沉闷被打开,木左逸抬头便迎上了屋内走出来的白胡子老头,老头依旧锁着眉宇,一声不吭。

    木左逸磕头,轻声说道:“徒儿见过师父。”

    鹤影仙人冷哼一声,而后看向屋内,阴阳怪气地说道:“若非你师娘网开一面,我不会给她机会的!”

    从屋内走出来走出来一个面容温柔,慈眉善目的女人,她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高贵和端庄。

    鹤影仙人看了一眼女人,转为极其谄媚的笑:“夫人。”

    那是绮语魔帝的妹妹,名叫虞疏影,鹤影仙人之所以在魔界收门徒,不忌讳自己是神的身份,一来是因为他与绮语魔帝是挚友,二来便是因为虞疏影。可上一次神魔大战的失败,绮语魔帝的死,都和水暮颜有着直接的关系,鹤影仙人怎么可能放过她!

    可现在的少帝是白兰,绮语魔帝挑选的继承人,而水暮颜是辅佐他的人,虞疏影不能不帮这个忙。

    虞疏影看了一眼木左逸,而后说道:“你师父说,只要她能通过尘缘镜的考验就收下她,这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事吧。”

    木左逸连忙磕头感谢虞疏影,而后忍着剧痛一瘸一拐跟在鹤影仙人身后去到水暮颜跪着的地方。

    百草萋萋,秋风扬起落叶,灰蒙蒙的天空平添几许悲伤。

    水暮颜还跪在那日,连续跪了九日,她单薄的身子已经有些受不住,可那双眼睛却坚定无比,似乎看破了什么,又似乎已经放弃。她之所以跪在这日,只为了等鹤影仙人再来。

    当那白胡子老头再出现时,水暮颜抬头了,满目悲凉,鹤影仙人却只是嘴角带着讽刺的笑。

    水暮颜唇角弯弯,因为跪得太久而无法起身的她幻化彼岸魂,而后在鹤影仙人不屑的目光中站起身,可顷刻便又跪了下去。

    鹤影仙人不由得冷笑:“这人就和狗是一样的,跪久了就不可能再站起来,因为狗就是狗,人就是人。”

    “呵呵呵……”水暮颜冷笑,再次撑起身子站了起来,她离开地面的地方多了一点血迹,想必膝盖跪破了。

    水暮颜冷冷看着鹤影仙人,讽刺道:“你以为你是人?那如果是,你一定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老东西!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是人是狗从来都不是你这种老东西说了算!”

    水暮颜只知道自己在赌气,她具体想表达什么自己都弄不清楚。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她冷漠的看向鹤影仙人还有跟来的人,挖苦道:“自己养了一群狗?呵,愚蠢庸俗的人。”

    随后她伸手摸了摸膝盖,疼得厉害,她跪了这么久不是跪给谁看的,她是为自己的蠢而跪。要跪就跪个明白,让自己此生不再跪!

    鹤影仙人明白她已经不会再拜师了,于是这折身准备离开,却迎面撞上顾墨云!

    “你怎么来了?”鹤影仙人微微皱眉,一脸不悦。

    顾墨云的目光直接略过鹤影仙人,看向一脸苍白色的水暮颜,顾墨云走过去看了看水暮颜额上的灵体彼岸花。眼里满是不可思议,又仿佛欣喜若狂。看得水暮颜瑟瑟发抖,顾墨云气场实在太强大,水暮颜知道他与白兰不和,因此也有些害怕他。可顾墨云似乎没有认出来水暮颜就是那日白兰对外宣称的颜帝。

    顾墨云扭头看了一眼鹤影仙人,却只见鹤影仙人冷哼一声,而一旁站着虞疏影和木左逸。

    水暮颜才懒得管这么多,她试着抬脚,却由于剧痛忍不住闷哼一声。顿时引来顾墨云和木左逸的关注。

    木左逸这时用眼神传达信息给顾墨云,嘴上说着:“她已经跪了九日了,师父见她如此有诚心,便决定考验她,只要她通过了尘缘镜便可以正式拜师了。”

    顾墨云顿时知道了大概情况,他看向水暮颜那一脸怨恨的模样便知道水暮颜必然是又赌气了,心高气傲的她怎会为了拜师就颜面扫地?

    于是顾墨云跪下道:“还请师父收下小师妹,徒儿觉得她是可造之材。”

    鹤影仙人不会听不出来这话里的意思,他看了一眼虞疏影,虞疏影满脸紧张,如果鹤影仙人不收下水暮颜。顾墨云势必会去收买水暮颜,赤子鸢是顾墨云的,这个人情绝不能让顾墨云拿到!

    于是鹤影仙人打起了赤子鸢的主意,他走到顾墨云面前附耳说了一句话,随后顾墨云一脸震惊,不过片刻之后顾墨云点了点头。

    水暮颜盯着顾墨云看,她不知道顾墨云为什么要帮她,她也不知道鹤影仙人对顾墨云说了什么,不过她从顾墨云眼里看到了一种熟悉的眼神,可她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眼神。

    鹤影仙人有一块所谓“尘缘镜”的巨石,就立在山门前。这块巨石其实是个幻境,而鹤影仙人只是想知道水暮颜是否还和当年一样心里眼里都只有自己,没有魔界苍生。如果真是这样,他宁可魔界少一个枭魔!

    水暮颜正犹豫不决,鹤影仙人又开出条件:“你若过了,我便将赤子鸢赠予你做法器!”

    水暮颜惊大了双眼,这么轻易?!

    而一旁的顾墨云终于明白为什么鹤影仙人要开出这个条件。顾墨云知道水暮颜有寒毒,所以他便寻来赤子鸢,可再相见时,这个人情却是鹤影仙人的了。

    水暮颜想了想,而后点点头答应了。

    鹤影仙人带她到尘缘镜前,冷冷道:“进去吧,倘若你能出得来,我便收你为徒。”

    水暮颜看了看那巨石,而后伸手试着摸了摸,一下子便被吸引入幻境中。

    “这是哪里?”水暮颜眼前场景骤变,颓败的泥墙,荒芜的野草丛生,破败的茅草屋。

    这里的一切都在揭示两个字——贫穷。

    水暮颜忽然听见一阵声嘶力竭的哭嚎,她循着声音找去,却看见一个红眼睛的老婆婆正抱着她的孙儿,可她怀里的人只是一具干枯的童尸,正散发着浓烈的恶臭……

    水暮颜抖了抖身子,却听得那个哭瞎了眼的老婆婆念念有词:“孙儿不哭,很快就有吃的,官府很快就有赈灾粮食发下来了……”

    这时,一只干枯瘦弱的手拽住了她的手臂,那股子蛮劲吓得水暮颜当即回头!可她看到的只是一个瘪嘴的老太婆,老太婆伸着那双枯枝一样的手向她祈求:“大小姐,给点吃的吧……”

    “我没有……”水暮颜忽然感觉好抱歉,她无法提供他们一粒米。

    “你有的,你穿得这么好,肯定是县太爷的哪个千金对不对,你们吃香喝辣,我老太婆只要一碗饭,我已经三天没吃了……”老太婆颤巍巍的身子似乎随时会倒下来,一边说一边靠近水暮颜,吓得水暮颜连连后退。

    可她的后背又被一只只瘦弱的手抓住,水暮颜吓得推开他们,而后看见了四周涌上来的瘦弱的人,她的泪一瞬间便滑落下来……

    这时,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都给我听好了!今天的粥有限,先到先得!”

    随后本来围着水暮颜的那群人便蜂蛹着往供应白米粥的地方去了,水暮颜看着那些为了一碗粥疯抢的人,听见那些嘶吼,还有妇女儿童抢不到粥的哭泣,她的心被撕裂……

    这时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穿的人模狗样,他一脸奸笑:“哟,哪来的小娘子,姿色不错,跟爷回去享清福?”

    说着说着那人便伸着手过来了,水暮颜厌恶的看着那男人,幻化出彼岸魂来,毫不手软的挥剑砍断了他的头!

    随后肮脏的血溅到了她,她听到了一群人的尖叫,跟着那个男人来的跟班都吓得腿软,人们大喊着:“杀人啦!杀人啦!妖怪杀人啦!”

    那是一群凡人,所以水暮颜的举动就是妖怪。

    水暮颜看见那几个跟班要跑,便迅速追了过去,将彼岸魂靠在其中一人肩上,凶狠地说道:“带我去见你们县太爷!”

    县衙。

    水暮颜一脚踢开大门时,看到的是县太爷吃着窝窝头,一家五口依旧瘦弱,他们惊恐万状的看着杀气腾腾的水暮颜,手中的窝窝头也吓掉了。

    水暮颜胸口猛的难受,手中的彼岸魂缓缓放下,眼中的震惊抖落了几滴泪。

    “朝廷的赈灾银两和粮食呢?”水暮颜意识到可能这些东西去了别处。

    县太爷叹息一声,而后苦着脸说道:“都在知府大人那里,知府大人说还有事宜未尽,迟迟不肯拨款。”

    水暮颜哪里还受得了,当即踢飞小跟班,警告道:“带我去!”

    几个人来到了知府住处,远远的便听见了歌舞声,水暮颜甩开了走得慢吞吞的几个人,率先冲进了歌声传来的房间里。

    门被踹开,众人惊诧的眼神望向她,她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人,走过去揪住他问道:“外面尸横遍野你知不知道?你身为知府,竟然知法犯法,连赈灾的粮食都敢贪污!”

    “你是谁?放肆!本官是知府!你竟敢来这里撒野!”知府大人一身酒气,对着水暮颜就是乱吼。

    这时水暮颜想幻化出彼岸魂却不能了,不仅如此,他她那一身法力都没了!她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试着召唤彼岸魂可一次也没成功过。她顿时心慌。

    此时知府的儿子向她走来,一把捏住她的手拉入怀中,失去法力犹如凡人的水暮颜不堪一击。

    “哈哈哈,这么暴躁的脾气我喜欢,是个烈性子,就是不知道在床上时叫得如何……哈哈哈哈”男子大笑,夸张的面部表情刺激着水暮颜,而手腕处被男子越发用力抓住的地方越来越疼,她整个人开始无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