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鸠占鹊巢的下场
    水暮颜连连皱眉,愣在那里沉思,鹤影仙人见她这样,又是一声不满:“你这是什么态度?老夫收你你还有什么意见?”

    水暮颜想起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心下一沉,难道自己真的要为了一把赤子鸢而违背自己的意愿?她素来最是讨厌没有人品的人,眼下鹤影仙人给她的印象就是老顽固!难道自己要拜这样一个人为师?

    水暮颜微微摇头,她也害怕寒毒发作,那种噬心的痛苦实在太煎熬。

    她看着那一把赤子鸢发呆,不知道如何抉择,身子一动不动愣在那里。

    鹤影仙人看了看她的表情,捋了捋胡须,庄严的说道:“敬我一杯拜师茶,你便是我鹤影仙人的弟子了,茶已经备好。”

    木左逸知趣的捧上来一杯茶,递给水暮颜。可水暮颜却仿佛看到了深渊一般,吓得皱眉倒退,一双眸子写满了犹豫和厌烦。

    木左逸又将茶往她手里送,她却仿佛被烙伤一般,失手打碎了茶盏,一瞬间气氛凝结。

    水暮颜皱着眉头和鹤影仙人对视,她看到那双眸子里满是冰冷,她做得有些过分了。她又低下头扫了一眼赤子鸢,满脸不舍,却在下一秒叹息。

    水暮颜潇洒转身,笑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师父可不能乱选,可能,你并不适合做我师父,我还是另寻高明。”

    “你先别走,老夫倒是很想听听你挑师父的标准为何,不知老夫能达标几个?”鹤影仙人万万没想到水暮颜会拒绝得如此干脆,而理由还那般一本正经。于是他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叫住水暮颜。

    水暮颜回首一望,此时鹤影一本正经的模样倒像极了传闻的那样:仙风道骨,不问俗尘,高风亮节,正人君子。

    可回想之前鹤影仙人死活不收她时的高傲和怠慢,水暮颜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满,可人家既然问了,自己临走之前答一答也无所谓。

    于是她一脸认真回道:“一,必须是正人君子。二,重情重义。三,不爱名利。四,心怀天下苍生,慈悲为怀。”

    “哈哈,你说的这些条件若是同时达到,此人便是做我师父也不为过,如此完美之人何处寻?可见你这一生是不会有师父了。”鹤影仙人感到好笑,便也没止住笑声,这笑声中略带几分打趣之意,倒让水暮颜有几分尴尬。

    水暮颜没接话,转身就走,刚出几步路却听得木左逸在身后喊出一段话:“虽不是正人君子却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虽是重情重义却只心系几人,不爱名利却偶尔也通通人情,不是慈悲为怀却是锄强扶弱,教化育人。不知这样的人能不能做你师父?”

    水暮颜停下脚步,怀疑的目光看着鹤影仙人,却见鹤影仙人一副打量她的目光,和她一般无二。两个人像是在较量什么,眼里是只有他们才看得懂的意味。

    木左逸在一边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却忽然听见水暮颜前进两步跪下的声音:“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鹤影仙人这才满意了,示意木左逸再递给她一杯茶,而后水暮颜在鹤影仙人满意的表情里拜了师,并且拿到了赤子鸢。

    鹤影仙人给了她一把钥匙,却什么也没说,水暮颜跟着木左逸来到了自己的住处——岚烟池。

    水暮颜看着那烟波浩渺的湖面,四周由于天色太暗而显得冷清,野草长得生猛,这岚烟池竟然像个世外桃源!

    木左逸看着那湖面上的月光,扭头看着一脸惊诧的水暮颜,温柔笑道:“喜欢吗?师父专门留给你的。”

    水暮颜一脸难以抑制的兴奋,眼睛贪婪的搜寻着岚烟池的每一处风景,那双脚霎时离地,整个身子像一道风一样穿梭在烟雾飘渺的湖面上。

    月色皎洁,倒影在水中泛起波光粼粼,四周的丛林和木屋在月色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清幽。

    水暮颜飘荡了好一会儿才又回到了岸上,一副满足的模样说道:“早知道岚烟池这么好看我早就来拜师了!师父怎么建造得这么清幽?竟然像是浑然天成!”

    木左逸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肩头说:“早些睡吧,明日的风景更好看,对了,师父每日早晨都要讲课,不要迟到了。”

    “哦,好的。”水暮颜目送了木左逸离去,又兴奋的幻化出一条船,往湖面中心去。

    墨仙宫。

    顾墨云刚得知水暮颜拜师成功的消息,此时正在庭院里深思,似乎想得出神,所以木左逸来了他也不知道。

    木左逸拍了拍他的肩头,顾墨云下意识回头,去只见木左逸一脸笑意。

    顾墨云为他倒了一杯茶,笑道:“那只信鸽是你的。”

    木左逸疑惑的看着他,而后抿了一口茶,眸中带着狡黠地说道:“信鸽都一样的,辩不出来是谁的。”

    顾墨云目光沉沉,心里凉透了!那信鸽就是木左逸的!而水暮颜看了纸条之后竟然乖乖来拜师,只说明了一个问题——水暮颜和木左逸都是无忧宫的人!

    顾墨云深吸一口气,讽刺一笑:“真是没想到你俩演技这么好,明明相识却装得一副初相识的模样。她说她的脑袋被大雪伤了,所以没有记忆了,呵呵,白兰封印了她的记忆吧!”

    木左逸挑眉一笑:“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

    顾墨云气得当即拍桌,一张脸沉得像鬼魅一般可怕,他声嘶力竭的吼道:“无耻小人!她是我从人间带回来的!白兰竟然这么轻易就撬走了我的人!什么时候他白兰也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木左逸看着他一脸崩溃的表情,脸上流露出得意之色:“论不择手段卑鄙无耻,谁又能敌得过你顾墨云?你不也封存了她在人间的记忆和她是枭魔时的记忆?”

    “你!”顾墨云心中怒火难以遏制,却也无可奈何。

    而后木左逸起身告辞,还瞥了他一眼,像是提醒什么似的说道:“五万年的忠君思想可不是白教育的。对了,明天的早课你来么?”

    顾墨云只去过一次早课,因为思想和鹤影仙人背道而驰,被鹤影仙人当众批评之后便再也没有去过。

    “她会去。”木左逸淡淡一笑,而后大步流星离开。

    顾墨云站在原地一脸崩溃,前所未有的崩溃,他辛辛苦苦踏遍人间,寻找了十八年才找到枭魔所在的临安。废了那么多心思才让枭魔跟他回了魔界,一眨眼的功夫竟然人丢了!而且自己五万年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刀变成了别人家的!

    顾墨云越想越心烦,脑海中一片混乱,他的布局失败了一部分,这个结果于他而言打击有点大。

    明天的早课,去不去?顾墨云一时没个主意,忠君思想?他开始有点慌,五万年的朝夕相处,水暮颜会不会爱上白兰了?他又想起白兰那副温润如玉,明媚如光的模样。

    水暮颜如今脾气这么横,丝毫不输给当年还是枭魔的时候,看来白兰很是纵容她!顾墨云扶额,仿佛整个人都不好了。

    翌日,早课。

    水暮颜与木左逸坐在第一排,水暮颜望着那个空荡荡的位置,忍不住问:“那个位置一直空着?”

    木左逸笑道:“那个位置是听讲座的最佳位置,你看,独独一桌在那里,你想坐那里?”

    水暮颜看见那个位置是单独一个坐垫,不由得想起还没有来的顾墨云,一脸狐疑问道:“顾墨云的?”

    木左逸点点头,而后勾唇笑道:“不过他从来不来,但是那个位置从来没人敢坐,都怕他。”

    水暮颜当即皱眉,一脸生气说道:“最看不惯这种莫名其妙霸道的人!走!我们转移战地,去坐他那里!”

    木左逸假装害怕,连忙摆手,还柔声劝道:“他在整个崆峒的地位都是公认的,你还是别惹事了,坐在这里也好,只是仅次于那里而已。”

    水暮颜哼了一声,刷一下站起身,而后众人看向她,她看了看那个位置,而后走过去一脸霸气的迅速坐下。

    果然,唏嘘声传来。水暮颜把心一横,用力拍桌,扭头吼道:“我坐这里你们有意见?”

    众人被吓得一哆嗦,怎么这么凶?!顾墨云的位置也敢坐?新来的真是不怕死。

    水暮颜懒得理会那些闲言碎语,兀自伸出手去召唤木左逸,一直勾引木左逸过来同桌,可木左逸永远一副害怕的模样,她只得作罢。

    水暮颜正低头,身旁忽然多了一道身影,修长的影子和那独特的气息扑面而来。

    水暮颜猜到是顾墨云,心里竟然咯噔一下!随后她紧张兮兮的看着顾墨云,正对上顾墨云那双平静又带着几分邪魅的双眼。

    水暮颜下意识低头,而后烧红了耳根子,却很自觉的伸出左手指向木左逸:“那儿有位置!”

    顾墨云看着眼前少女心十足的水暮颜,竟然笑了,而后他在众人的屏息中走向木左逸的位置,拿起那个坐垫,又回来,高大的身影再次立在水暮颜眼前。

    水暮颜吃惊的看着那道身影,还来不及发问便听到一句:“坐过去一点,给我留个位置。”

    水暮颜顿时感到不妙,身子仿佛僵在那里,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挪动。

    而后顾墨云直接将垫子放在她身旁,坐了下去。由于水暮颜的位置在正中间,导致顾墨云坐下来恰好紧贴着她。吓得水暮颜赶忙往右边挪,可人还没站起来便被顾墨云死死按住肩头。

    水暮颜惶恐的看着顾墨云,却听得一句:“来不及了,我刚才让你挪动的,现在你不许动。”

    水暮颜右手还没伸出去拍掉那只爪子!便又被加重了力道按住,旁边的人温柔一笑:“你不要反抗我,我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强制将你镇压。”

    水暮颜把头埋下,一脸无奈,心里一万句他娘的!

    而后水暮颜一脸无所谓的看着顾墨云,大有不怕死的表情,她轻声说道:“那你可以把爪子拿开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