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忠君?!
    顾墨云目光里闪过一丝狡黠,他放开水暮颜的瞬间水暮颜飞快移动位置,和他保持了距离。可他却似乎认真了,勾唇一笑看着水暮颜,轻声道:“我数三秒,你如果还不过来,那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你不想这么丢脸吧?”

    水暮颜脸色大变,整个人差点心态爆炸!她略带惶恐的看着顾墨云,抖着唇角问道:“你这么不正经一个人?”

    顾墨云飞速移到她身边,勾唇笑道:“谁告诉你我是一个正经的人?”

    水暮颜现在彻底信了他的话,他说到做到,随后知道自己要忍受一整个早课的时间了。她咋咋舌道:“你是个神经病。”

    而后便是顾墨云凝固的表情,还有水暮颜转向右边看别处不理他的脸。

    “师父来了!”人群停止了议论,鹤影仙人来了。

    鹤影仙人看到顾墨云时一脸不可思议,表情凝固,似乎微微皱眉。而他看到水暮颜与顾墨云同桌时,还挨得那么近时,更是反感。

    鹤影仙人轻声问道:“你们坐在一起了?”

    这话就像是在问,你们在一起了?

    顾墨云伸出手按住水暮颜的肩头,对鹤影仙人微微一笑:“小师妹很是可爱,我比较喜欢和她一起坐。”

    可爱?水暮颜一脸黑线,这个词和她不沾边好么!而且顾墨云这么倒贴,是在和鹤影仙人作对?水暮颜抬头望向鹤影仙人,果然脸上带着愠怒。

    水暮颜又是埋下头,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而一旁的顾墨云按在她左肩上的那只手很明显在镇压她,她幽幽看向顾墨云,轻声叹息道:“爪子拿开吧,我不喜欢别人欺负我,放心,我不会走。”

    顾墨云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化,似乎有些震惊,也有些尴尬,他望向水暮颜那张平静的脸。那双明媚的眸子里似乎还有些许关怀,那句话像是定心丸一般,顾墨云果真拿开了手,安分的坐在一盘。

    鹤影仙人正襟危坐,扫视众人,而后开口道:“今日我们来谈谈忠君。各位对忠君思想有何见解大可一说,对错无妨。”

    对错?水暮颜心头一愣,难道忠君思想还分对错?她默默看着鹤影仙人不说话。

    顾墨云嘴角浮起讽刺,木左逸和鹤影仙人这是联手打击他?一上来就谈忠君思想。他看向一旁不做声的水暮颜,轻声问道:“你有什么见解?”

    水暮颜当即蹙眉,轻轻摇头,顾墨云不禁思量,水暮颜是闭口不谈?

    鹤影仙人轻声咳嗽一声,而后开始讲课:“身在魔界,为人臣子,一定要时刻告诫自己,振兴我魔界的大任每个人都有责任。倘若有朝一日需要牺牲个人利益时,一定不要吝啬,因为一场繁华的梦需要无数个人的牺牲成全。做人,一定要有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唯有这样才能引导更多人为这份共同的责任付出。”

    顾墨云闻言只是冷笑,那一声极其微小的冷哼却被水暮颜捕获,她知道顾墨云和白兰势如水火,因此忠君思想在他这里不存在。水暮颜顿时好奇,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鹤影仙人见水暮颜出神,便提问她:“阿颜,你有什么见解?”

    水暮颜回过神来,站起来面带愧色看向鹤影仙人,柔声道:“我觉得忠君的前提是这个人必须是明君,若是个昏君,我是绝对不会忠于他的。”

    说完话的她双眸里落了失望,她不知道对错明确的分界线是什么,他也不知道白兰是明君还是昏君,一切都是朦胧的,而她也懵懵懂懂。

    鹤影仙人微微皱眉,反问:“那当今魔帝是明君吗?”

    这个问题好犀利!水暮颜惊诧的表情维持了数秒,当鹤影仙人再次问她时,她却是从牙缝间挤出一句话:“我不知道。”

    这下轮到木左逸和鹤影仙人尴尬了,底下的人群议论纷纷,都有些不满水暮颜,这是在魔界!她以为她是谁?

    鹤影仙人眉宇深锁,眯着眼睛看了水暮颜一会儿,而后又问道:“那绮语魔帝呢?了解么?他是不是个明君?”

    水暮颜蒙了,和绮语魔帝有什么关系?

    她点点头,轻声道:“史书里见过关于他旳记载。”

    “你怎么看他?”鹤影仙人的声音里听不出是愠怒还是质问,可是水暮颜明显感到不舒服,一种被压制的感觉。

    水暮颜不知如何作答,史书里记载,绮语魔帝想要争夺神魔两界的主权,所以带兵攻上天庭,却兵败。后来整个魔界四分五裂,神界势力还逐渐渗透进魔界,如今的魔界群雄并起,割据一方者不少。

    鹤影仙人负手立于她面前,语重心长说道:“绮语魔帝在位期间颇有建树,如今的魔界已经是接近于最鼎盛的时期。或许有人认为他兵败导致魔界四分五裂是一种罪,但是我们活在世间,哪能不入红尘?神魔两界的主权必须有个结果,我们不能以战争最后失败而定罪于他。倘若他还在位,我们作为臣子也应当追随他,如果我们是一盘散沙,魔界会被神界之人如秋风卷草般碾压。那时候,国不国,家不家,我们还能安然无恙?”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一番话,水暮颜不可否认的点点头,而后一脸认真的看着顾墨云,问道:“素闻逍遥魔尊顾墨云横行于世,与当今魔帝不和,想必忠君二字在你心里是不存在的。那大师兄能否告知我其中原因?”

    顾墨云嘴角挂着笑,说不清是讽刺还是冷漠,他听到水暮颜开口叫他大师兄,也听到水暮颜对他的敌意。可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忠于白兰,他是神,神魔不两立。

    顾墨云伸手放在她头上,当着众人的面一点点靠近水暮颜,眼里却是怨毒的目光,他冷笑一声,语气里满是冰凉:“他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如果是你极为重要的东西被抢走了,你作何感想?”

    水暮颜双瞳放大,白兰抢走了顾墨云的东西?!白兰……

    水暮颜想不到白兰会抢夺顾墨云的东西,她认为白兰是不会做这种事的,那白兰抢了顾墨云什么东西?

    顾墨云将手拿下来,无所谓的看着对面一脸怒气的鹤影仙人,顾墨云眼里似乎带着怒气,他踱步走过去,靠近鹤影仙人,以极其嚣张的眉眼看着鹤影仙人,语气里满是挑衅:“师父在这里大谈忠君,那师父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从神界来的?你的君主不应该是言秋神帝么?若非你与绮语魔帝交好,又娶了绮语魔帝的妹妹,你还会站在这里给魔界之人洗脑?可笑至极!”

    顾墨云无所谓的揉了揉自己的脸,而后凌厉的双眼死盯着鹤影仙人,大声质问:“在你心里,还有君王?神魔不两立你都不清楚?还是在你心里情字早已蒙蔽了你的双眼!”

    鹤影仙人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手又一巴掌,只是,这一次这重重的一巴掌打在了水暮颜的脸上。谁也没想到水暮颜会冲过来护着顾墨云,她被打倒在地,嘴角流血,那瘦弱的身子像是被丢出去的一般。

    顾墨云瞪了一眼鹤影仙人,而后在鹤影仙人也同样震惊的眼神下扶起了水暮颜。他看着水暮颜微微肿起的嘴角,忽然扭头吼过去:“你永远都改不了你那暴躁的脾气!除了打人你还会什么?这就是你的教育方式?你是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冠冕堂皇教我们道理?!”

    顾墨云的言辞着实过激了,水暮颜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矛盾,但是她知道的是两人矛盾一定深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

    水暮颜受了一巴掌,也没觉得有什么,她看向鹤影仙人,起身淡淡说了句:“师父,我早说过的,这崆峒山的弟子良莠不齐。左逸说你是力不从心管教他们的思想,那你又何必强行将你的思想加在我们身上?君王,正邪,神魔,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道明白的。”

    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红了眼眶对鹤影仙人说道:“师父,神魔不都是有心的?倘若我们从生下来就被灌输神魔不两立的思想,那神魔两界的仇恨永远不会消散的。正邪怎么分?神界之人就都是正派?像顾墨云这样的就是邪派?君王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不是圣人,成长的过程中也会有对错,或许我们是该选择原谅他的错,不能因为他的罪而否定掉他的功劳。可是师父,人心都是肉长的,为什么受到伤害的我们不能选择背叛呢?就因为那个人是君王?那为什么我不能造反自立为王?纵使被天下人诛杀又如何?终究不是死在愚昧的忠君思想下!”

    鹤影仙人这次动真格了,他走过去一把拉起水暮颜的手拽着走,边走边吼道:“你这思想还得了!从今以后我便好好教育教育你!”

    鹤影仙人怎能允许白兰身边有这样不忠的羽翼?

    水暮颜心下慌了,她手腕无力,被鹤影仙人生拉硬拽后便几乎没有反抗能力。众目睽睽之下她被欺负,被这般打脸,她的自尊告诉她,该逃离,该反抗!

    “顾墨云!顾墨云!”水暮颜也不知道为何她会呼喊顾墨云的名字,她拼命地挣扎着,惶恐写在她的脸上,她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孤魂野鬼,没有人认同她,也没有人会一直护着她。

    忽然间,她很想要一个挚友,一个愿意为自己赴汤蹈火,生死与共的人。就像绮语魔帝和鹤影仙人。

    或许这就是心灵最脆弱的地方,什么正邪,神魔,君臣,其实我们连自己都顾不好时,也无暇兼顾那些。当自己被世人唾弃,这些东西都不会给自己一丝一毫的保护,相反,这些东西像是冰冷的概念,会让我们的心更受伤。

    顾墨云哪里还坐得住,他飞速冲到鹤影仙人面前拦住,正撞上鹤影仙人的怨恨冲天,还有水暮颜落了泪的脸。

    “放开她!”顾墨云动了怒,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只是当他看到水暮颜的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自己,同样不被待见的自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