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往事一
    魔界。

    西域。

    洛神帝身着白色华服静静地坐在湖心,湖心亭上碧波粼粼,飞鸟不绝,绝佳的好景,可她却无心赏景,面前的酒樽满了又空,空了又满,夕阳渐渐落了,夜微凉,她的心却更寒冷。

    谁能想到她曾是那个卑微到尘埃里的洛雾秋?临安的一切竟然只是顾墨云的一场劫数。她这个桃夭神尊一朝成为堕神,几人知晓?

    “你和你爹有什么区别?一样的废物,同样需要别人的保护,看看你这副样子,连丧家犬都不如。当年若不是我哥拼了命的护着你们,你以为你爹还能活下来?你以为你还能有如今的地位!”

    顾墨云冰冷无情的声音还回荡在她心里,洛神帝苦笑看着远处的湖面,喃喃道:“莫非我洛神帝真是这么没用?”

    “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够资格位列神班呢?只不过是借着父亲的势,便轻松赚得一个神尊之位,未免太难以让人信服了。”

    “可恶……”洛神帝仰头喝了一杯,拳头咯咯作响,她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能力,此时,失败感和悲伤却漫天袭来,让她窒息。

    “知道枭魔吗?她的尘缘果和我的是连在一起的,我们注定要在一起的,呵,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爹就是枭魔杀的!”

    “枭魔……我不会放过你的!”洛神帝摔了酒樽,负手而立,目视远方,任凭指甲嵌入掌心,滴落下来血色的猩红。

    她脑袋里又重现了几万年前年神界的那一幕……

    三十三重天。

    陌桑殿。

    一双好看的眉眼目送秋波,温婉的声音轻声哼唱着小曲儿,浓妆之下那张脸演绎着舞台上的悲欢,仿佛那是她的悲欢一般。陌桑殿外,一行人步履沉稳的走向这边,脸上堆满了笑容。

    守门人见来了客人,早早的便进去通报,戏台上的人还在低吟浅唱,侍女却已跪下通传:“启禀桃夭神尊,夕墨神尊、净兰神尊、尘缘仙君前来拜谒。”

    戏台上的人儿顿了声,瞥了一眼侍女,便转身轻盈的进了帷幕,更衣。顷刻间所有人便都齐聚在一堂,而她也早早的坐在正堂等候。

    那时,她叫洛雾秋。是袭了父亲洛夜的神尊之位。洛夜在这一次的神魔大战中阵亡,魂飞魄散,言秋神帝继位以后便封了她一个桃夭神尊。

    “别来无恙啊桃夭神尊,哈哈。”苍老的尘缘仙君先声夺人,一身白衣飘然,仙风道骨,须眉飘逸,笑脸迎人。

    被称作桃夭神尊的人一身白色华服,妖孽的面容和动人心魄的笑是最醒目的特征,一身帝王装束的她慵懒的斜靠在白玉座上,睥睨众人。眉目温柔,唇角只是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那双眸子清亮明媚,不染尘埃。

    “仙君别来无恙啊。哟,一下子来这么多人,看来是有大事要发生啊。”洛神帝打趣似的说道,轻轻挥手间,侍女便奉上几杯罕见的伏魔尊。

    这种茶乃是采自魔界修罗界的弱水,其罕见不必说,就是去采摘也绝非易事,除非法力高深到一定境界,否则便是神仙,去了修罗界也是顷刻间化为浓水,魂飞魄散。

    夕墨神尊顾墨云也是刚袭了哥哥顾夕墨的神尊之位,他瞥了一眼伏魔尊,潇洒的坐下,轻声笑道:“桃夭神尊果然是好客的,这么好的茶也毫不吝惜,我们几个能喝到真是修来的福气呀。”

    洛神帝看了一眼一身黑色华服的顾墨云,再看了看他前额上垂下来的两缕红发,再一瞥,却发现顾墨云今日发冠上镶嵌的黑血石莫名的熟悉,还有那发冠,似曾相识。

    “几位都是神界的至尊级别的人物,区区几杯伏魔尊罢了,让几位见笑了。”桃夭神尊淡淡一笑,而后又一直盯着夕墨神尊的发冠看,引来旁边净兰神尊的发问。

    净兰神尊一身金色华服,脸上总是堆满了温暖的笑容,像秋日里明媚的阳光,给人一种非常暖心的感觉。那是白兰,那时他还没有回到魔界,被软禁在神界,空得一个净兰神尊的称号。

    白兰浑厚的声音问道:“桃夭神尊一直看着夕墨神尊,莫非今日夕墨神尊身上有何不妥?”

    洛神帝尴尬的笑了笑,终是忍不住发问:“只是见夕墨神尊发冠上镶嵌的黑血石格外眼熟罢了,也可能是我多心了。”

    顾墨云扬起嘴角,笑道:“桃夭神尊果然好眼力,这是雪仙山上魔月尊者的贴身之物,我见着用来镶嵌在发冠上不错,便取来了。”

    听到这里众人皆是一般吃惊,洛神帝脸色霎时苍白,呼吸似乎也困难了许多。顾墨云见状,嘴角上扬,轻声问道:“桃夭神尊莫不是病了?脸色怎么这样不好?要不要找个医官来瞧瞧。”

    尘缘仙人哆嗦着声音问道:“这既是魔月尊者的贴身之物,那……魔月尊者岂不是……”

    意识到魔月很可能死了,尘缘仙人立刻捂住了嘴,额上渗出汗水,看见洛神帝此刻冰冷绝顶的面容,更是如坐针毡。

    白兰轻呼一口气,脸上也是挂不住的尴尬,洛神帝捏紧了拳头,冰冷的目光看着一脸笑意的顾墨云。

    顾墨云此时却开口笑道:“哦,差点忘了今日来的目的,再过些时日便是我历劫的时候了。桃夭神尊也知道的,身为神界的第一战神,日理万机啊,这神界能够与我相当的人除了桃夭神尊便没几个了。若是桃夭神尊能行个方便,替我守护神界千年,我历劫归来必当重谢,如何?”

    洛神帝微微启唇,一脸冷漠看着夕墨神尊说道:“顾墨云,你是脑残吗?杀了我的朋友还来找我帮忙?”

    顾墨云故作惊讶,而后起身笑道:“呀!原来魔月是你的朋友啊?哎呀真是不巧,我不是故意的呀!都怪魔月,我看上他的黑血石他非不给我,我向来是个不肯多啰嗦的人,情急之下便出手重了,一个不小心魔月就死了,真是不经打,呵呵,还是魔尊呢,真是笑话。”

    “轰!”顾墨云话音未落,洛神帝便一记狠的桃花掌打向顾墨云。桃花漫天飞舞,凌厉的掌风招招致命,洛神帝始终不肯让步半分。顾墨云也是一脸冷漠,毫不客气的回击了洛神帝。

    几个回合下来洛神帝占了下风,顾墨云逮住机会毫不留情的便是一记弑魔掌打飞洛神帝在地。

    看着口吐鲜血的洛神帝,顾墨云眼神轻蔑的讽刺道:“身为神尊,自甘堕落,成天和一群妖魔混在一起成何体统!若是这么喜欢和妖魔打交道,何不下界为魔,这样来得多干脆!想和多少妖魔打交道就和多少妖魔打交道,也免得丢了神界颜面!”

    洛神帝不甘心的起身反击,顾墨云见状勃然大怒,先洛神帝一步又是全力一掌打过去,洛神帝便晕了过去。顾墨云却一副非杀了洛神帝不可的样子,一旁的两人见状,连忙上前制止。

    “夕墨神尊!住手!好歹也是同僚,出手这么重岂不是撕破了脸?日后结怨可不好!”尘缘仙君死死拉住顾墨云,狠狠地皱眉厉声呵止。

    顾墨云鼻尖冷哼一声,笑道:“你以为我不杀她就不会结怨了?哼!”

    “快快快!”顷刻间挤进来数十个侍女,个个持剑,一脸凶光,对着三人便是大吼:“大胆贼人,竟敢伤了我们桃夭神尊,还有没有王法,识相的立马跟我们去言秋神帝面前认罪伏法,否则……”

    意识到面前的夕墨神尊是整个神界最强大的战神,侍女便住了嘴,后来又气不过,补充道:“否则言秋神帝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呵!不会放过我们的!我好怕。”顾墨云阴险的笑了笑,阴毒的表情看着这些人,而后只是扬起右手,用力一挥!门口挤进来的数十人便纷纷倒地而亡,个个筋脉尽断。

    “你你你……墨云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杀人?你别忘了我们是来谈事的!”尘缘仙君气得跳起来,吹胡子瞪眼的,无奈的扫视着一干尸体和重伤昏迷的洛神帝。

    顾墨云冷哼一声,笑道:“我没忘,事情已经办成了。”

    “办成了?”白兰也是吃惊,不由得发问。

    “不就是要洛雾秋没办法在枭魔挣脱封印的那天出现吗?现在她重伤昏迷,功力在千年之内难以恢复,就算是沈默良请她出山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没办法帮助枭魔!哼,就凭沈默良一个人,再加上洛雾秋这个重伤的人,能成什么气候?枭魔是逃不出封印的!”顾墨云轻哼一声,鄙夷又狠毒的目光投向两人,反问道:“这不是比让洛雾秋被事务缠身要来得更方便更彻底?”

    白兰倒吸一口气,默默感叹顾墨云的狠毒,顺便瞥了一眼昏迷的洛神帝。

    尘缘仙君长叹一口气,看着凌乱不堪的场面,狠狠地一甩长袖,叹息道:“造孽啊!为了制住一个妖魔,竟这般大费周章!”

    顾墨云冷眼一瞥尘缘仙君,讽刺一笑,鄙夷的道:“我看这场游戏才刚刚开始,我倒要看看在这未来的一千年里,一个沈默良能够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说完便拂袖而去,修长健硕的背影转眼便没了,尘缘仙君看了一眼白兰,摇头叹气道:“这个墨云,做事一向是不择手段,现在居然捅出这么个篓子来,叫我如何向言秋神帝交代!”

    白兰轻轻拍了尘缘仙君的肩,笑道:“放宽心,没事的。”

    “诶!我们回去吧!”尘缘仙君怒冲冲的便踏着祥云离开了陌桑殿,白兰紧随其后,一起去了抚月宫找言秋神帝。

    白兰和尘缘仙君行至途中,尘缘仙君见白兰心事重重的样子,便开始猜测起来,心想:“白兰和言秋神帝那样要好,一会儿见了面就算是把事实说出来,想必也是不会怪罪于他。到底是墨云做事鲁莽,我又怎么拦得住他?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