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往事二
    魔界。

    无忧宫。

    水暮颜拜师成功拿到了赤子鸢回来,连白兰都没想到一切这么顺利。白兰望着天上的星辰,想着匆忙赶回来的水暮颜,他看得出来水暮颜遇到什么事了,他也知道顾墨云就在崆峒山。

    水暮颜那双红透的双眼似乎预示着什么,难道她和顾墨云有感情了?可前后不过三日……

    白兰叹息一声,他抬头望天空,又想起过往来,想起神魔界的陈年往事。

    桃夭神尊洛神帝被顾墨云险些杀死,逼入轮回道的事情白兰记忆犹新,洛神帝躺在地上血流不止的模样他也记得,那一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尘缘仙君和白兰回抚月宫的途中。

    尘缘仙君冷哼一声,又瞥了一眼白兰,顿时心生一计:“何不让白兰一人独当?反正都是幕僚,再怎么也有三分颜面,我一个小小仙君人微言轻的,去了也说不了什么话,干嘛趟这趟浑水?再说了,本来就是墨云找我帮忙,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难不成还要我来受过不成?不行不行!”想到这里尘缘仙君便开始摇头。

    白兰无意中看见了,便笑道:“仙君怎么了?一直摇头。”

    “啊?哦,是这样的,老夫想起来园中的尘缘果还有几个节外生枝的没处理,一旦让那几个尘缘果落地了,后果不堪设想啊。”尘缘仙君说到这里也是一脸的担忧,之前的确是有几个尘缘果藤蔓相互结在了一起,若是尘缘果落地,就会生出大乱子来。

    “尘缘果?这不是世间的定数吗?什么时候结果什么时候落地都是有定数的,莫非还能出问题不成?”白兰也开始好奇起来。

    尘缘仙君皱眉道:“本来是没问题的,可不知为什么,突然有几个尘缘果就纠缠到了一起,怎么也分不开,这样只会加重藤蔓承受的重量,到时候尘缘果就会提前落地,到时候非出大乱子不可!”

    “仙君一直说出大乱子,到底是什么大乱子?”白兰问道。

    尘缘仙君一甩长袖,狠狠皱眉道:“这尘缘果若是提前落地,痴男怨女的尘缘便会增加几世啊!若是良缘还好,若是孽缘,这其中生出的乱子便是天大的!”

    白兰微微一笑:“这个有什么担心的,不过是几个尘缘果,就算是孽缘,能有什么的,又不是什么大人物的尘缘果。”

    “这就是大人物的尘缘果啊!我看顾墨云这是自掘坟墓!”尘缘仙君说到这里又是长吁短叹,愁容满面。

    “顾墨云?”白兰疑惑的问道,“仙君是说这尘缘果是顾墨云的?那么其他几个尘缘果呢?又都是谁的?”

    尘缘仙君听到这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侧过身去碎碎念道:“哎呀我个老糊涂,怎么说漏嘴了!天机不可泄露!这可是要折寿的!”

    “仙君?仙君怎么了?”白兰看尘缘仙君开始自言自语,便轻轻碰了碰他的肩。

    “没事没事,这个你就别问了,天机不可泄露!”尘缘仙君一脸凝重,也避开白兰的话,突然间尘缘仙君捂住心口,大声叫道:“不好不好!尘缘果出事了!我要赶快回去!要出大乱子啊!”

    “仙君你怎么了?”白兰赶忙扶住尘缘仙君,只见尘缘仙君额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喘气都困难,一张脸差点变成茄子的颜色。

    尘缘仙君神态可怜的说道:“我感应到尘缘果出了事,得立刻赶回去,言秋神帝那边还请净兰神尊多多周旋才是,老夫实在是脱不开身,先行告辞了!”

    说完话尘缘仙君便匆匆忙忙奔向尘缘居,留下白兰一人独自前往抚月宫。

    “顾墨云的尘缘果?”白兰想了想,又摇摇头,赶忙的往抚月宫那边去了。

    尘缘居。

    “总算是脱身了!诶!”尘缘仙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美美的坐下来兀自倒了一杯茶水喝着。

    “仙君这么快就脱身了?”身后突然传来顾墨云的声音,惊得尘缘仙君一口茶喷了出去,呛得咳嗽起来。

    尘缘仙君惊得一回头,便看见顾墨云拈花一笑,十分邪魅的笑容凝在脸上,手中的花却是尘缘果上的!

    “你哪里摘的花?”尘缘仙君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着伸手过去抢过那花,一瞬间气得捶胸顿足,大声哀嚎:“顾墨云你这是要做什么呀!这花摘不得!完了完了,这下子真出大乱子了!”

    顾墨云冷冷一笑,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来几个尘缘果,笑道:“我顾墨云从来都只信自己,什么天注定?哼!我偏要逆天而行!”

    尘缘仙君看见几个尘缘果背摘了下来,更是吓得哭起来,用力嘶吼道:“造孽!造孽啊!你不过是个神尊,凭什么干涉我的分内之事?这尘缘果被你这么一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乱子来!这个责是你担得起还是我担得起!”

    顾墨云见尘缘仙君暴跳如雷的样子,便转眼看向别处,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尘缘仙君长叹一声,无可奈何的说一声:“顾墨云,这可是你自己惹的祸,到时候有你后悔的!”

    顾墨云嘴角一扬,威胁道:“若是我日后有什么难处,还望仙君出手帮忙啊,你我可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尘缘仙君一听此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扯着嗓子喊道:“与我什么关系?尘缘果是你自己摘的!”

    顾墨云冷笑一声:“洛雾秋的事情总有你的份,到时候她想把帐算在我头上我也不可能一个人承担是不是?言秋神帝让你帮我渡劫,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我为神界立下汗马功劳,你觉得到时候言秋神帝是会护着谁?”

    尘缘仙君听得后背直发凉,心里暗暗骂道:“这个顾墨云!分明是想拉我下水!真是后悔听了他那个馊主意,如今却也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哼!”

    顾墨云看了看手中的尘缘果,或许还是有一些担心,便开口问道:“提前摘下了尘缘果会有什么后果?”

    尘缘仙君微微叹息道:“这尘缘果本是牵系一世姻缘,如今被你提前摘下,只怕这段姻缘是要辗转几世了!”

    顾墨云听到这里不由得一笑,神态轻松了许多:“不过是个姻缘罢了,辗转几世有什么的,大丈夫岂能被儿女情长困住?要我看,即使是再多几世也无妨。”

    尘缘仙君只得是看着他拼命摇头,感慨道:“也便是只有你才会如此想了!诶!”

    顾墨云笑道:“既然没什么要紧的,我便先行告辞,仙君日后还望多多相助才是。”

    看着顾墨云潇洒离去的背影,尘缘仙君愤愤的骂一句:“不通情理的东西!活该你受几世的折磨!”

    抚月宫。

    言秋神帝正捧着鱼饵喂鱼儿,远远地便瞥见了一脸忧心的白兰,即刻便吩咐手下人都下去,倒了一杯茶便坐下等白兰过来。

    只见白兰愁眉不展,整个人都精神萎靡一般,言秋神帝便笑道:“这是怎么了,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人都焉了。”

    白兰苦笑,坐下接过茶抿了一口,淡淡问道:“顾墨云做事阴狠毒辣,我行我素,这样的人……呵,日后真不想与他为敌啊。”

    言秋神帝默默一笑,抿了一口茶,看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思索着什么。

    白兰笑道:“桃夭神尊重伤,你准备怎么处理?”

    言秋神帝眯眼一笑,淡然的问:“若是你,该如何处理?”

    白兰一笑,无奈的说道:“顾墨云举足轻重,桃夭神尊却是个无妨的,若真的闹起来,是不是就要贬黜桃夭神尊了?”

    言秋神帝哈哈一笑,放下茶盏,笑道:“这神界,从来就不是我言秋神帝说了算的。”

    白兰一笑,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反问道:“桃夭神尊不过是个棋子吧,言秋,这棋局,到底有多大?”

    言秋神帝静静地倒了一杯茶,眯眼笑道:“作为敌对立场,我是不是该有权利保留呢?白兰,我拦不住你的脚步,不过我希望我们还能有把酒言欢的一天。”

    白兰身子微微一抖,之后便是默不作声,直到日落偏西,两人都没再讲一句话。他终究是魔界之人,纵使被当做人质从小在这里长大又如何?身上流着魔族的血便没有不认祖归宗的道理。

    夜幕降临,星光布满了整个夜空,河水在静静地流淌,一切都在风平浪静中,水底的暗流急涌却像是神魔两界的命局,不是谁能够掌控的,一群人拼了命去挽住这样的悲剧,却也只是徒劳。

    魔界。

    绮语魔帝看着夜空,寻找着一颗红色的摇摇欲坠的星辰,苍老的容颜和魁梧的身躯在夜色的包裹之下显得孤寂,绮语魔帝喃喃道:“怎么还不落下来呢……我们都等你等得太久了……”

    纷乱的魔界四分五裂,绮语魔帝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眼看着分崩离析的魔界就要灭亡,此时绮语魔帝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白兰身上,白兰虽然被封为净兰神尊,身上却是流着魔族的血,魔界将面临灭顶之灾,他没有理由不回来。

    “神魔大战在即,上苍怜我,给魔界众生一条活路吧!”绮语魔帝苍老的声音回荡在黑夜中,回荡在空寂的魔界,回荡在这个充满了杀戮和算计的魔界。

    突然,夜空一声巨响,闪电划破了夜空,映白了整个魔界,只是一刹,天空已经风云变化,厚重的云层迅速聚拢,妖气冲天。

    凄厉的风声呼啸而过,狂风卷石,地动山摇。

    绮语魔帝狂笑起来:“天命啊!天命啊!天不亡我魔界众生啊!”

    沧桑的面容竟然被泪水沾湿,绮语魔帝垂垂老矣的身体已经无法引领魔界众生抵御神界的征伐,魔界需要注入新鲜的血液,魔界需要新的统治者,魔界的天下也是时候变上一变了!

    神界。

    抚月宫。

    “怎么回事?天鉴仙君何在!”言秋神帝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脸色苍白,心里一阵惊慌,暗自想到:“难道神界的劫数真的要来了吗?我命里的劫难真的改不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