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往事三
    “小神在!”天鉴仙君匆忙赶上来,额上汗水直下,喉咙不停地吞咽着口水,一脸惶恐的看着言秋神帝。

    “快给朕解释这天象!怎么回事!”言秋神帝顾不上白兰还在一旁,催促着天鉴仙君解释异象。

    “启禀神帝,这是妖魔要横空出世的征兆,不日,神界将有大劫。”天鉴仙君颤抖着声音说完了,随后整个人伏在地上不敢作声。

    “妖魔?!”言秋神帝不可思议的看着天鉴仙君,天鉴仙君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就被言秋神帝一把抓住领角,言秋神帝怒斥道:“那天你不是还对朕说这是救星出现吗?怎么现在就成了妖魔出世!你这是欺君罔上!”

    “神帝饶命!饶命啊!这都是定数啊,小神……小神也是观天象说实话,本来就是祸福难料的异象,如今不知为何竟朝着劫数方向发展,小神也无能为力啊!神帝明鉴!”

    言秋神帝无奈的挥挥手,看着那天边摇摇欲坠的红色星辰,喃喃道:“早知如此,当初便不该留你!”

    一旁的白兰也顺着方向看去,只见那红色的星辰上竟现出一朵花,细细看去竟是一朵彼岸花!

    “这不是忘川河里的花么?怎么会出现在星辰上?莫不是预示着什么?”白兰不安的看着那星辰,惴惴不安。

    陌桑殿。

    撑着疼痛的身子,洛雾秋吃力的站起身。醒来便看见满宫殿的尸体,一瞬间她木然了,不知道该如何平复心里的痛苦,她的世界都灰暗了,苍白的脸色像极了白衣。

    “呵……”原来她除了承受这伤痛便再也没办法,本以为可以安然的度过这一世,却原来上天总不会给她安生日子过。

    这是为什么?命运为何如此不公!

    “这就是神界么?呵,还以为有什么好,却原来也是一样冰冷,既然如此,我何必留在这里!”洛神帝一声怒吼,挥袖间整个陌桑殿便燃起了熊熊烈火。

    她凄厉的笑着,跌跌撞撞的走出大殿,喃喃道:“顾墨云,我与你不共戴天!神界,我此生必然倾尽心力也要覆灭你!”

    “哈哈哈……”偌大的陌桑殿便在这大火中化为灰烬,没有人会去救火,整个陌桑殿的人都被杀光了,尸横遍野,流血千里。

    洛雾秋凄然的看着火光冲天,凄厉的笑着,随后拖着残败的身子一步步挪向轮回道,她要去魔界。

    墨祭殿。

    顾墨云被突如其来的白光惊住,手中的茶盏跌落,他起身木然的看着天边的光,喃喃道:“难不成,我的劫数就要来了……”

    突然有人来报:“启禀夕墨神尊,陌桑殿被烧了,没有人去救火,桃夭神尊不知所踪。”

    顾墨云闻言转身,稍作停顿之后道:“立刻准备人马,全力搜捕洛雾秋!”

    “是!”

    顾墨云扬起阴冷的笑,疾步奔向抚月宫找言秋神帝。

    抚月宫。

    刚到抚月宫顾墨云便看见白兰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星辰,他不由得嘴角上扬,远远地便开口道:“哟,这么晚了还没离开抚月宫啊,当真是故友情深啊。”

    听见顾墨云带刺的话语,一向隐忍的白兰也微微发怒了,反唇相讥:“这是我和言秋之间的情分,用不着你一个外人管,你也不过是个神尊,言秋神帝的事情你还管不着吧。”

    顾墨云表情凝固了片刻之后便又笑开了,他鄙夷的看了一眼白兰,而后讽刺道:“身上流着魔族的血,若不是言秋神帝极力护着你,今日桃夭神尊便是你的下场。吃里扒外的家伙,像你这样的货色,也只配是那样的出身吧。”

    白兰和言秋神帝几乎是同一刹那望向对方,白兰神色落寞,看言秋神帝的目光也悲哀了许多,白兰默默想着:“难道这就是神魔的命局吗?你我终究不是一路人,在你心里,可曾真的有过我的位置?所谓朋友,竟是……竟是让我陷入如今这般尴尬的局面吗?”

    言秋神帝看了一眼顾墨云,制止道:“休得放肆。”

    顾墨云冷眼一瞥,冷笑道:“什么时候起言秋神帝也这般仁慈了?当年出手杀了白兰一族的人不也是你么?如今这是唱哪出?难不成白兰心胸已经宽广到连杀父仇人都能把酒言欢的地步了?”

    白兰闻言心中恐慌,浑身颤抖,当年的伤疤又被无情的撕开,他永远改变不了两件事。第一,言秋神帝灭了他的家族。第二,他只是一个魔。

    言秋神帝怒斥顾墨云道:“住嘴!你给朕住嘴!”

    顾墨云也是被激怒了,指着言秋神帝吼道:“身为神帝,本职就是除魔卫道!本职就是为神界苍生考虑周全,你这般心慈手软,他日神界之人被魔界残杀的时候,你才能幡然醒悟,明白魔界人士的残暴血腥是不是!”

    言秋神帝默不作声,迷茫的眼神看着白兰,颤抖的手想要伸过去触碰白兰,竟然被嫌弃的一手拍开。

    白兰转身便要走,言秋神帝赶忙拦住,眼神几乎是祈求原谅似的,言秋神帝颤抖着开口道:“白兰,我……我……”

    “何必多言,多说无益,我做质子的年限也到了,我该回去了,告辞。”白兰落寞的身影成了言秋神帝脑海里最后的印记,自此,他再也没见过净兰神尊,直到……神魔大战那一日。

    看着白兰消失的背影,言秋神帝对顾墨云便是一脸怨恨。

    顾墨云反倒是无所谓一般,只是淡淡的说道:“迟早有这么一天不是么?由我说出来岂不是更好?这个棋局,你我都是棋子,我们可输不起。”

    “呵,朕知道了。”言秋神帝勾起冷笑,鄙夷的看了一眼顾墨云,而后转身准备离开,又顿了顿,继而问道:“你来找朕究竟何事?是为了它?”

    说到这里言秋神帝伸手指了指那颗摇摇欲坠的星辰。

    顾墨云一笑,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这既然是魔界的救星,不如好好利用,安插在魔界去,日后必然是一道救命符。”

    看着顾墨云嘴角弯起的笑,言秋神帝不由得心底发凉,暗暗想到:“如此狠毒之人,幸亏不是魔界的,否则真是神界的劫难。”

    顾墨云打量着言秋神帝的神情,微微勾起唇角,心里想着:“这样心慈手软,真不知道当初朔明神帝怎么会把神帝之位传给他的。”

    两人沉默良久,相视而笑,心里各有各的算计。天上的星辰渐渐有掉落的趋势,摇摇欲坠的悬在天边。

    魔界。

    抚忧殿。

    绮语魔帝兴奋的看着那星辰,黑夜里那抹红色分外显目。

    “启禀魔帝,沈默良求见。”邑闲阜单膝跪下,一身的黑色和夜色融为一体,他是绮语魔帝唯一的心腹。

    “让他进来。”绮语魔帝转身坐在龙座上,目光里都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沈默良拜见魔帝。”名叫沈默良的人生得甚为俊俏,一双桃花眼更是顾盼生姿,高挑的身材也算是极品,声音更是温柔如水,若是个女子,追求者定不在少数。

    “事情办得如何了?”绮语魔帝笑意浓浓,一双凌厉的鹰眼盯着沈默良。

    “净兰神尊不日将重返魔界,吾主枭魔即将出世,只待魔帝率军从神界将吾主枭魔带回。”沈默良说这话时也是两眼放光,自从上一次神魔大战结束,魔界以惨败告终,至今都没能恢复当年雄风,再过一些日子便是下一次的神魔大战,这一次,不论如何,绮语魔帝都是想赢的。

    “太好了,朕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绮语魔帝长舒一口气,目光灼灼看着天边,仿佛他的心也随着那星辰去了。

    “时日将近,属下先回神界,吾主枭魔身处尧清静台,众神虎视眈眈,万一出了什么纰漏就不妙了。”沈默良道。

    “那好,你先回去,枭魔出世之日,我们里应外合,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让神界措手不及!”绮语魔帝大手一拍,身旁的玉石桌便碎了个彻底。

    “是!”沈默良应声。

    两人一样的虎狼目光,积怨数万年似乎也该了结了。

    抚月宫。

    顾墨云突然就提到了洛神帝,风轻云淡的说道:“我已经让瞿灭全力逮捕洛雾秋了,相信不久就能找到她。”

    闻言,言秋神帝眉头紧皱,半晌才道一句:“你又想怎么样?”

    “呵。”顾墨云阴冷的看着言秋神帝,顿了顿,像看笑话一般看着言秋神帝,说道:“言秋,怎么,你现在后悔了?你别忘了三十万年前的事情,要不是我哥封印了枭魔大部分法力,神界哪儿还有今日?!”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对此事耿耿于怀,墨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言秋神帝说得轻描淡写,一旁的顾墨云早就无法淡定了,直接就是起身拍桌,一脸怨恨的看着言秋神帝。

    “言秋!到底死的人是我哥不是你哥!你竟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我告诉你,覆灭魔界是我此生最大的心愿,我就算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我也要覆灭整个魔界!”顾墨云气愤填膺的吼着,额上青筋暴露,整个人都差点贴到言秋神帝身上。

    看着顾墨云如此暴怒,言秋神帝也只能默不作声

    顾墨云轻轻哼了一声,转身又坐下了,平复了情绪以后淡淡道:“沈默良已经告知绮语魔帝枭魔出世的消息,日期定在正月初九,到时候只要枭魔一出世,我们立刻封印她的记忆,到时候只要留住枭魔在神界,日后好好培养,等到下一次神魔大战之时便可派遣出再战。”

    “桃夭神尊怎么会帮忙封印枭魔的记忆。”言秋神帝冷冷道。

    “哼,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已经暗中计划好了一切,你只要不加以阻拦我的行动就行。”说到这里顾墨云冷笑着看言秋神帝,阴森森的笑道:“到时候不如你收下枭魔这个妹妹,如何?”

    言秋神帝默默看着顾墨云,心里一阵发慌,不知道顾墨云又是什么阴谋。

    “夕墨神尊。”顾墨云的心腹玉冬苍进来,示意顾墨云事情办成了。

    顾墨云勾唇一笑,转头对言秋神帝说道:“一会儿还要你配合我再演一出戏。”

    “看你这样子,桃夭神尊已经抓到了吧。”言秋神帝一脸鄙夷的看着顾墨云,随后起身便赶往天牢——祸云重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