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往事四
    祸云重地。

    白衣之上血迹斑斑,一头青丝散乱不堪,憔悴的面容一看就知道已经受够了折磨。洛神帝倒在牢里,嘴角还在往外流着鲜血。听到天牢里渐渐近了的脚步声,洛神帝不由得警觉起来,眨眼间便出现了两人。

    “啧啧,看看,如花似玉的桃夭神尊现如今怎么这样落魄?这副样子怎么还成为四大神尊里的颜值担当啊?”顾墨云讽刺的话语犹如利剑直扎进洛神帝的心里,她恨不得杀了顾墨云,可自己和顾墨云实力悬殊,何况自己现在还是重伤。

    “桃夭神尊,你为什么要火烧陌桑殿,还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言秋神帝悲悯的看着洛雾秋,说话间却是胸口一疼,数万年的同僚之情,如今却要牺牲给神魔之战。

    洛神帝先是一惊,随后悲哀的大笑,并未解释,只是她一直盯着顾墨云看,咬牙切齿。看得顾墨云更是得意,只见顾墨云蹲下身子看着她,轻言细语道:“你不过二十万年的修为,又能如何呢?论资历论辈分,你我悬殊,洛雾秋,你还不知道吧,尘缘仙君上一次去你那里,其实就是为了找你帮忙为我渡劫,你也是知道的,再过一千年我的劫数就要到了,如果有你相助我必然可以安稳渡劫。可是啊,呵,我不稀罕。”

    顾墨云勾唇冷笑,看着洛神帝讽刺的大笑起来。

    洛神帝鄙夷的说道:“我死也不可能帮你渡劫!”

    “哈。”顾墨云又是冷笑,随后起身张开双臂大笑起来:“你我积怨数万年,我料到你也不会帮我,可是我历劫的时候也不能让你胡作非为啊,所以啊,我就想了个办法,不如废了你法力,驱逐你,让你永生永世不得再回神界!”

    “呸!”洛神帝嫌弃的对着夕墨神尊就是破骂:“像你这样不择手段,卑鄙无耻的小人,就算是历劫也应当灰飞烟灭!最好像你哥哥顾夕墨一样,不得好死!”

    “说得好!”顾墨云一时失控,反手就是一掌狠的,洛神帝当即吐血,脸色更加惨白。

    顾墨云侧着头邪笑,一脸放肆地说道:“你和你爹有什么区别?一样的废物,同样需要别人的保护,看看你这副样子,连丧家犬都不如。当年若不是我哥拼了命的护着你们,你以为你爹还能活下来?你以为你还能有今日的地位!”

    “闭嘴!我不许你说我爹!”洛神帝怒气冲冲的吼叫着,喉间却是一股急流涌上,“噗——”一口鲜血喷出,洛神帝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无力。

    “知道枭魔吗?她的尘缘果和我的是连在一起的,我们注定要在一起的,呵,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爹就是被枭魔杀死的。啧啧,好好的一个上古大神,竟然这么没用,诶,也怪枭魔,太强大了,当年可是十几个上神一起封印她的呀,这样的人若是重返魔界,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语来形容神界毁灭性的灾难。”顾墨云顿了顿,得意洋洋的看着洛神帝。

    随后翘着兰花指说道:“不过呢,现在不一样了,我和枭魔的尘缘果是连在一起的,以后我和我就会同心同德,就算是尘缘仙君也没办法拆散我们,你想象得到吗?一个法力强大得可怕的人就要出世了,只要加以培养,就会成为神界多么强大的一个支柱,到时候覆灭魔界也是轻轻松松的,当然,你也会变成魔界的一员,当然也在覆灭的名单里,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够资格位列神班呢?只不过是借着父亲的势,便轻松赚得一个神尊之位,未免太难以让人信服了,你说是吧?”

    洛神帝气得说不出话,只是一直怨毒了的看着顾墨云。一旁的言秋神帝始终没说话,只是悲悯的看着洛神帝。

    顾墨云邪笑,随后笑道:“我也该去看看我的枭魔了,马上就到了我出世的时候了,作为我未来的良人,我应该第一个迎接我再次来到这个世上呢。”

    待顾墨云走后,言秋神帝面带难色的看着洛神帝,久久才道一句:“桃夭神尊,你与顾墨云素来不合,不如,你就去魔界吧。白兰也要回魔界了,你俩在一起会有个照应的,以后一定要好好注意自身安全,顾墨云到底也是顾及同僚之情的,我相信他做事不会太过分的。”

    洛神帝除了冷笑便再也没有其他表情,看得言秋神帝心里一阵发毛,最终也是无可奈何的走了,临走之前留下一句话:“桃夭神尊,再过两日便是正月初九,枭魔即将出世,两日后我安排人带你离开神界,你再也不要回来,顾墨云一向心狠手辣,我也不敢保证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看着言秋神帝离去的背影,洛神帝靠在冰冷的墙上后便开始放肆的大笑。

    一时间凄厉的笑声传遍了整个祸云重地,还没离开祸云重地的顾墨云和言秋神帝听到了不由得皱眉,顾墨云只是叹息一声便疾步离开了。言秋神帝回头看了一眼,也离开了。

    “你想安稳渡劫?呵,顾墨云,我发誓,有我在一日便和你不共戴天,此生除非我死,否则我不会停止和你的战争!”洛神帝咬破了唇舌,血腥味弥漫在天牢里,令人窒息。

    正月初九。

    扶风池。

    以顾墨云为首的一行人将封印九天阵看守得仔仔细细,言秋神帝则带领一干神仙形成外圈,防止魔界力量渗入。眼看着时辰将近,众神也是满心期待。

    “相传这是上古妖魔枭魔啊,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哎,这要是出世了,就凭我们也能将她封印了不成?据说,三十万年前可是十几个神尊一起封印的呢,连最厉害的神尊顾夕墨都死了。”

    “嘘,小声点,夕墨神尊还在那里呢,被他听去了免不了又是一顿打。”

    “夕墨神尊也是可怜啊,本来就只有一个哥哥夕墨,相依为命多年,没想到因为一个枭魔竟然失去了至亲手足,这怎么能叫他不恨?知道吗,上一次封神大会上本来说封夕墨神尊为陌启神尊的,可他坚持将封号改为他哥哥的名字夕墨。说来也是情深啊。”

    “真看不出来夕墨神尊还是个情深的,平日里看他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别说了,别说了,枭魔马上就要出世了。”

    封印九天阵内一阵天崩地裂的响声,并传出震耳欲聋的叫声,也不知是个什么生灵。众神惊诧之余,扶风池外杀声震天,有人来报,绮语魔帝带兵闯入神界,已经打起来了。

    “哼,想带走枭魔,做梦!”顾墨云冷笑一声,示意瞿灭带人立刻赶往通天大道迎战魔界。言秋神帝也跟着去了,扶风池一时间便只留下了少数神仙,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

    通天大道。

    妖魔聚集,妖气冲天,为首的是绮语魔帝,跟在身后的一个少年是当今魔帝手下第一得力干将魔神皇邑闲阜。

    他的身体里一半血液是神,一半血液是魔,可惜,父母双亡,他不过是个悲剧的产物,早年得绮语魔帝栽培,如今已经成为叱咤魔界的大魔头之一。

    之后便是白兰领军,魔界数万法力高深的将士都来参战,一时间通天大道黑压压一片。

    此时的言秋神帝眼神绝望,他看着白兰一身戎装,喃喃道:“你我终是兵刃相见了……”

    绮语魔帝二话不说,直接下令:“杀无赦!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带走吾主枭魔!”

    令一下,群魔出动,神界也不甘示弱,顾墨云下了令,两边便开始厮杀起来。天际瞬间阴暗得如同地狱,三十万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顾墨云至今记忆犹新,眼前的硝烟弥漫一下就勾起了他的记忆,仇恨的种子疯狂的在他心里生长,像要撑破他的身体逃出来一样。

    顾墨云挥舞着魔剑飞向绮语魔帝,整个魔界唯一能够匹敌顾墨云的也就只有当年和顾夕墨打成平手的绮语魔帝了,当初绮语魔帝暗算顾夕墨,致使顾夕墨重伤,而后顾夕墨为了制止枭魔再造杀孽,直接封印了枭魔,却不想枭魔太过于残暴,致使顾夕墨魂飞魄散,灵魂被活活打散,却才封印了枭魔大半的法力。

    枭魔被封印后,真相便被隐藏,各种版本的故事便开始传开了。

    其实枭魔法力顶多就是高出顾墨云一点,否则凭借顾夕墨当年神界第一战神的法力,取之性命也不在话下。

    没有众神合力封印枭魔,没有桃夭神尊的父亲封印枭魔之后身亡,没有枭魔是救世主,这些都是顾墨云一个人编造的谎言,目的就是为了把枭魔变成自己手下最锋利的刀,然后去伤害魔界,以此来平复他失去哥哥的痛苦。

    一盘棋,他策划了很久,终于把所有人都放到了棋盘上,他连自己也不放过,仿佛哥哥的死自己也有份。此刻看见绮语魔帝被引上神界,顾墨云更是兴奋不已,一个劲的对着绮语魔帝就是一顿招呼。

    “白兰,住手,别打了,这是个阴谋。”言秋神帝始终不忍心看到白兰死在这里,便上前劝阻。

    白兰根本不理睬他,只认为这是谎言,便只是冷言冷语道:“别想骗我,你我情分已断,从今往后便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神魔本不两立,我还能奢求什么?”

    说完白兰便手持魔剑便向言秋神帝砍去,可白兰根本不是言秋神帝的对手,没几个回合便处于下风,任凭白兰如何回击,言秋神帝也始终只是防御,言秋神帝眼里流露出的悲哀是白兰看不懂的伤。

    许久之后,言秋神帝一把攥住白兰的手,眼神悲哀的说:“白兰,你我万年情谊,当真一刀两断?”

    白兰愣了半秒,一手甩开言秋神帝,愤怒的吼道:“你我神魔殊途,我哪里够资格与你做朋友,你我就此一刀两断,干净利落,世间多了去的人愿意与你做朋友,不缺我白兰一个。”

    “知音难寻!白兰!你……真的这般绝情么?”言秋神帝眼神绝望的看着白兰,这个少年陪伴他数万年,难不成今日便要真的失去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