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往事五
    白兰咬咬牙,回想当日顾墨云说的话,一狠心,便持魔剑指着言秋神帝,恶语相向:“你我终究不是一路人,何必多说?这世间,本也没有真正的友情,你我不过是知音罢了,又能有什么用呢?现在依旧是刀剑相向罢了,难不成你还能为了我放弃整个神界的利益不成?”

    言秋神帝被他这么一问,瞬间失了魂魄,身子沉重了许多。

    白兰强忍着伤痛,狠狠地一剑刺中了言秋神帝,大吼一声:“你我还是不要再念往昔的好!”

    言秋神帝后退两步,跌跌撞撞,踉踉跄跄看着白兰,拳头咯咯作响,最后淡淡的说:“保重,白兰。”

    白兰还未反应过来,言秋神帝便转身看准了正在进行殊死搏斗的绮语魔帝,一瞬间用尽全力便冲过去了,绮语魔帝还未发觉言秋神帝冲过来,顾墨云也尽了全力在搏斗,突然加入一个言秋神帝,绮语魔帝更是雪上加霜。

    “杀了他!杀了他!”言秋神帝突然得了失心疯似的,扑向绮语魔帝,一时间两人扭打在一起,绮语魔帝咬牙切齿的看着言秋神帝,大骂道:“你个混蛋东西,两个人打我一个,你们白道人士就是这样的?”

    言秋神帝勾唇一笑,冷笑道:“你安插沈默良在神界就是光明磊落吗?对付你这种小人根本不需要客气!”

    “你放开我!两个大男人扭打在一起像什么样子,有本事放开我一决高下!”绮语魔帝卯足了力气拼命挣扎,两个人打在一起也真是丑相百出。

    一旁的顾墨云看了也是哭笑不得,白兰又凑上来,顾墨云与他一瞬间剑张弩拔,言秋神帝停顿了半秒,而后想到:“我的身子也是撑不了多久了,与其看着绮语魔帝祸害神界,何不与他玉石俱焚,倒也干脆,白兰铁了心的跟定了绮语魔帝,想必也是下一任魔界魔帝,难不成我还要活着与他兵戎相见?也罢,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何不果断接受。”

    “白兰……你不信这世间的情,可我信了。”话音未落,言秋神帝便默念口诀,一把长剑飞来直直的穿透了两人身体,两人相继流血。

    “顾墨云!动手!”言秋神帝死死抱住绮语魔帝,不放他走,铁了心要玉石俱焚。

    “言秋!你做什么?放开绮语魔帝,他根本不是我们两个的对手!别傻了!”顾墨云也机智了许多,还能清楚的知道现在的局面。

    “不必了,我大限已到。这都是命。动手吧,墨云。”言秋神帝一脸决绝,没有半分留恋。

    “你发什么疯!放开绮语魔帝!”白兰也是一脸崩溃,拿剑指着言秋神帝。

    言秋神帝看了看白兰,长叹一口气,随后再念一句口诀,长剑便穿过两人胸膛,当场血溅三尺。

    绮语魔帝震惊的看着言秋神帝,怒骂道:“你这是发什么疯……”

    “命数。”言秋神帝淡淡的回了这么一句,随后加快速度默念口诀,那长剑竟然来回刺穿两人身体,直至最后将言秋神帝活活刺得晕死过去!

    一旁观看的顾墨云和白兰两人皆是一般震惊,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还未反应过来的当头,天际突然出现一抹朱红,红光映红了整个天空,众人明白这是枭魔出世的征兆,一时间都停止了打斗。

    “这么快就出世了……”言秋神帝淡淡一笑,随后闭了眼。

    “吾主枭魔……终于是……出世了。”绮语魔帝说完这话也倒下去。

    一旁站着观看的顾墨云见言秋神帝晕死了,便也不留恋此地,转身便离去,离去之时不忘吩咐一句:“瞿灭!守好通天大道!”

    “是!”远处正在和魔神皇邑闲阜纠缠的瞿灭应声。

    “言秋……”白兰无力的喊了一声便直直的摔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一条血丝。昔日种种浮现在白兰脑海,一股莫名的心痛贯彻白兰的身体,他却无能为力。

    “魔帝!”“魔帝!”一时间魔界众妖乱成一团,邑闲阜也乱了方寸,丢下瞿灭就奔向了绮语魔帝,抱着绮语魔帝仅有的一丝气血哀嚎。

    “吾主枭魔……快!快!”绮语魔帝说完这话便晕死过去。

    白兰一脸震惊,绮语魔帝晕死过去了,枭魔他必然也夺不回来,魔界完了……

    此战之后,魔界大军撤退,绮语魔帝被强行封印在万怨林,以赤龙心作为镇邪法宝。白兰继位魔帝,统帅魔界。

    墨祭殿。

    顾墨云历劫在即,枭魔虽然已醒,但其体内的法力却随着记忆的封印而被压迫在体内不得释放,此时的枭魔无异于是一个废人。

    “现在枭魔无异于是个废人,我们还有什么必要留下她?不如就此杀了她?”瞿灭瞥了一眼不远处一身红衣蹦蹦跳跳的女子。

    顾墨云也看了一眼枭魔,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封印了记忆,她的法力竟然也被封印了。”

    随后有人来报:“启禀夕墨神尊,尘缘仙君求见。”

    “他来做什么?”瞿灭问道。

    “让他进来。”顾墨云淡淡说道。

    尘缘仙君进来后看见瞿灭在,先是吃了一惊,随后镇静下来,陪着笑脸道:“小神见过夕墨神尊、司战天尊。”

    “哼,你个老不死的,来这里做什么?”瞿灭大概还在记恨上一次被尘缘仙君整蛊的事情,上一次尘缘仙君酒醉,头脑发热之下便错将瞿灭的尘缘果和一个男子的种在了一起,导致瞿灭被那名男子好一番纠缠,最后瞿灭生生的割断了自己的尘缘果才解除了危机。

    “尘缘仙君此番前来所为何事?”顾墨云笑问。

    尘缘仙君这才想起来刚发现一个严重的事情,于是老脸一横,表情凝重的说道:“夕墨神尊,小神方才在园中发现你的尘缘果的藤蔓又长出来了,虽然尘缘果已经被你摘下,但是藤蔓还在,这藤蔓已经勾连到别出去了。昨夜小神去找了天鉴仙君一起查看你的命轮星,发现命轮星已经坠下!大事不妙啊!”

    “你能否捡重点说?”顾墨云无奈的看着尘缘仙君,一脸痛苦。

    “小神发现夕墨神尊你的劫数将会提前到来,还请夕墨神尊随时做好准备。”

    “劫数来了还能早做准备?”瞿灭哭笑不得,指着尘缘仙君说道:“你个老东西,是不是又在胡说?你今日也喝醉了不成?!”

    “不敢不敢,小神万万不敢哪!就是借一千个胆子给小神,小神也是万万不敢的啊!”尘缘仙君吓得赶忙解释,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张老脸红得像西红柿。

    “行了行了,瞿灭你也别逗他了。”顾墨云笑了笑说,“仙君倒是说说,我如何准备?”

    “夕墨神尊的命轮星已落,势必是要落入轮回道,为今之计便是找到夕墨神尊命里共同历劫之人,只要你们一起入了轮回道,碰到一起的几率就很大,到时候圆满历劫便能早日恢复神籍。”尘缘仙君说完便从怀里拿出来一块玉佩,掰断成两个,递给墨云说道:“这个玉佩能够帮助你在落入轮回道以后找到那个人,只要你们距离不是太远,就能找到彼此。”

    “这么麻烦做什么?坠入轮回道,找司命局的人一查不就知道他们在哪里了吗?到时候凑在一起不就行了?”瞿灭不耐烦的看着尘缘仙君,随意的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

    尘缘仙君笑道:“两位上神有所不知,这是天命,不可人力介入,否则……”

    “否则什么?呵,我倒要看看,能出什么事儿。”瞿灭一脸傲气,邪笑着,嚣张跋扈。

    “天机不可泄露,总之,不可人力介入便是,还请两位上神万万记住才是。”尘缘仙君心里一阵冷笑:“真是狂妄自大,这乃是天意,岂是你能更改的,哼。”

    “我们知道了,劳仙君一趟辛苦,真是不知该如何答谢,小小心意,还望笑纳。玉冬苍。”顾墨云笑了笑,叫玉冬苍拿出来几个极大的夜明珠,尘缘仙君看了看,喜滋滋的收下了,道了谢便找了个说辞离开了。

    看着尘缘仙君离去的身影,顾墨云回头望了一眼玉冬苍,问道:“枭魔呢?”

    玉冬苍回答:“刚吵着要吃好吃的,我让人跟着去了厨房。”

    顾墨云扶额,看了一眼瞿灭,说道:“我历劫这一千年,你多费心,帮我看着点那些人的动静,特别是白兰,时不时你还是去打扰一下他比较好,毕竟大家都是几万年的同僚了。”

    说完顾墨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好,你安心去历劫,都交给我。”瞿灭也是一笑,随后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那个枭魔你看着办吧。”

    “好,去吧。”顾墨云也起身,送瞿灭离开后便去了厨房。

    厨房。

    “哎,这个这个,看起来好好吃,那个那个,也不错诶好像,还有那个,那个,那个。”枭魔看着偌大的厨房好多点心,便都想着尝一下,也不知道味道究竟如何。

    “你吃得了这么多吗?别这么贪心啊。”沈默良一边无奈的帮枭魔拿着点心,一边数落枭魔,枭魔也是蛮尴尬的。

    “哦,好吧,那我就吃一点点好了。”话虽然这么说,可枭魔的眼睛还是盯着那些好看的糕点。

    “她喜欢吃就让她吃,这么小气做什么?”顾墨云倚在门上笑着说。

    闻声枭魔一回头便看见一个黑色华服,眉宇间尽是英气的男子,黑色的唇,额前垂下的两缕长发衬得他更是阴暗,眉心若隐若现的蛇形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枭魔默默的吃着糕点,心里略微害怕的移动了脚步,尽量离他远一点,他却渐渐走过来,枭魔吓得干脆冲向门口,却被他拦了个正着。

    “吓死我了!”枭魔心里一惊!抬头看他,却被他那一抹坏笑吓得又是一个转身,大喊大叫道:“沈默良救我!救我救我!”

    顾墨云靠近枭魔,勾唇一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魔界。

    无忧宫。

    “魔帝,顾墨云来了。”邑闲阜看了一眼白兰,便退在一旁。

    “好歹也是万年同僚情谊,白兰你怎么就这样待我?连请我坐一下都不愿意么?”顾墨云笑着走进偌大的无忧宫,仿佛这是他家一样,真是随便,这样随便的背后足以见得他的嚣张和实力所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