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往事六
    映入枭魔眼帘的是一身金色华服的男子,他的笑是枭魔见过最温暖的,那声音也是枭魔听过最温暖,最好听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枭魔觉得不想离开这里,好想一直一直听到他的声音。

    “不请自来,我为什么要请你坐?这里可没有多余的地方给你坐。”白兰毫不客气的回击,手中还拿着的书卷也放下了。一脸无奈的看着顾墨云。

    一个阴冷腹黑,一个温润如玉,这两人就算是不用说话,站在一起也是天差地别,一说话更见高低,枭魔还是比较喜欢温暖的白兰,虽然顾墨云的智商实在令枭魔咋舌,但是那颗心也算是令枭魔胆寒。

    “啧啧啧,你看看你看看,同样是对手,怎么我就知道给你带礼物,你却不知道如何待客?”顾墨云笑着随意的坐下,被他挡在身后的枭魔也终于被白兰看见。

    “你是谁?”白兰问道。

    “枭魔。”枭魔笑嘻嘻的回答。

    “她是枭魔。”顾墨云邪笑着瞥了一眼白兰,而后立刻起身拦住白兰的脚步,笑道:“现在枭魔可是我的人,没有我的允许你离她远一点。”

    白兰一声冷笑,想绕过顾墨云却始终被拦住,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枭魔赶紧绕到白兰身后,戳了戳他说道:“转身转身,嘻嘻,我在这里呀白兰。”

    白兰对着顾墨云一笑,转身看着枭魔问道:“你真是枭魔?”

    “你果然是人如其名啊,名字也好听,人也蛮好看诶,叫我枭魔就好了,阿枭也不错啊,你高兴就好了。”枭魔一把拉过白兰,找了个宽敞的地儿与他坐下。

    “枭魔,那是魔帝的龙座……”沈默良一脸幽怨的看着枭魔。

    枭魔下意识的瞅了瞅这龙座,都是龙,看起来好古板,于是挑三拣四的说道:“你看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坐这么俗气的长椅?这椅子可以刻上剑兰啊之类的,和你多般配啊,你说是不是呀?”

    “的确好看,枭魔大人说得是。”白兰沉沉的一笑,反手便迅速向枭魔攻来。

    枭魔眼睛都没眨一下便笑着一把抓住他的手,迅速的推开他,起身道:“诶,你看看,你也不信我是枭魔对不对。”

    转念一想,枭魔这性格倒也是个问题,谁会相信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是上古妖魔。

    “算了算了,总之呢,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句,以后不要派人去神界带我回魔界了,一时半会我是回不来了,有缘自会相见,若真是天注定,我迟早能回来魔界。还有啊,我和顾墨云打赌我输了,说好了要许诺他一件事的,他这人你很清楚的,估计我是回不来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魔界的事儿。诶,怎么说呢,我就是来给你说一声,真别找人带我回来了,如果顾墨云真要求我不能回来,我也不会回来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此等大事岂可儿戏!枭魔大人你也真是太……”白兰一瞬间气得说不出话来,颤抖着身子指着枭魔。

    “都知道怪我!我自己还一大堆倒霉事儿呢!懒得和你说!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哼!不就是看起来比顾墨云好看多了么,有什么用啊,还不是一样只会怪罪我,还不如顾墨云呢,好歹他从来没数落过我,真是个绣花枕头!榆木脑袋!我回来一趟容易么我?不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就算了,还这样欺负人,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墨祭殿好吃的多了去了!”枭魔哭丧着脸转身就跑掉了,也不管白兰身后的声音说的是什么,大喊:“像你这样只会数落我的人,相见争如不见!”

    无忧宫的人一脸黑线看着枭魔离去的背影,都默默看着白兰,好像真是白兰的错一样。

    沈默良淡淡的说道:“魔帝,枭魔真的受委屈了,你不去哄哄?”

    “……我”白兰也是一脸无奈,而后叹了一口气,转身在桌上拿了一盒糕点,便追枭魔去了。

    “神尊……”玉冬苍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想追出去。

    “哎,由他们去,枭魔既然答应我不会跑就一定不会跑。”顾墨云冷冷的走到座位上坐下,而后挑衅的说道:“就算是她跑了,整个无忧宫也不是我的对手,怕什么?既然要说悄悄话,便随她。”

    “哼。”邑闲阜冷冷一笑,也不再做声。

    顾墨云瞥了一眼沈默良,笑得阴险。

    无忧宫外。

    “枭魔大人。”白兰行了礼。

    枭魔转身看了看白兰,高高兴兴的接过那盒点心,笑着吃起来,边吃边说:“不知道是谁下的手,我体内有异物与我的真气相冲,现在我不仅法力受限,连镇住那异物都是难事。之前和顾墨云打了一架,现在身子只有调养的份儿。虽然他也受伤了,却也不是吃素的,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他拿我一定还有用处,暂时我不会有什么危险。”

    “枭魔大人何不趁现在留在魔界,我们人多势众,顾墨云奈何不了我们的。”

    枭魔笑了笑,静静地看着白兰,摇摇头讽刺的说道:“身为魔帝,统帅天下,竟不知人无信则不立?不过是个区区枭魔罢了,莫非你要带头毁约?失了我枭魔你们也损失不了什么,失了帝王胸怀,你们损失的是整个天下,孰轻孰重你不清楚吗?”

    白兰一瞬间羞愧得脸红,枭魔也不打算继续数落他,便说一句:“顾墨云也该等得不耐烦了,我该回去了,现在魔界最要紧的事情就是一统天下,你还是先忙这个,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回来帮你。放心吧,身为魔界一员,我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还有一事,帮我查清楚在我冲出封印的时候谁救了我,谁在我体内动了手脚,我竟然对失去了之前的记忆,只是零零散散的记得一些罢了。对了,务必保护好沈默良,让他继续在神界待着吧。”

    “好,你放心。”白兰应声。

    “回去吧,点心不错,回头再找你一起尝尝。”枭魔笑了笑,和他一起回去了无忧宫。

    无忧宫。

    顾墨云似乎也等得有些不耐烦,手中的茶盏取取放放好几回。

    “时辰不早了,我肚子有些饿了,我们回去吧顾墨云。”枭魔站在门口笑道。

    顾墨云抬头看见枭魔,微微一笑,而后淡淡的说道:“好,我也饿了,我们回家吧。”

    “……”枭魔心里一阵发凉,“那是你家,不是我家。”

    “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家了。”顾墨云一笑。

    “客气了客气了,你我神魔殊途,主客之别还是分清楚点好。”枭魔尴尬的笑了笑,看见白兰一脸冷漠,死死的盯着顾墨云。

    顾墨云走过来笑了笑说道:“之前你打赌不是输了么,我现在想好条件了,以后你就跟着我,我就是你的家。”

    “你大爷的……”枭魔内心一片凌乱,“你这是变相拘留!”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顾墨云邪笑,一把拉住枭魔转身就走,“既然如此也不错,我们回家吧,你不是饿了么?我让人做好吃的给你。”

    一路上顾墨云脸色都是很难看的,枭魔看得也是心烦,终于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你胸怀就这么小?”

    看见枭魔用手指头比了一个动作,顾墨云一下子拍掉枭魔的手,不耐烦的说道:“关你什么事。”

    “哼,堂堂神界夕墨神尊,居然这种气度,传出去颜面何存啊?”枭魔十分欠扁的声音数落着他,却见他一脸的冷漠。

    “面瘫!”枭魔万分嫌弃的别过脸去,没再理他。

    他也一脸难看的不吭声,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的回了墨祭殿。

    刚回到墨祭殿,他便说道:“不是饿了么?吃饭去。”

    枭魔淡淡瞥了他一眼,说道:“不饿了,我困了,要睡觉去了。晚安好梦。”

    看着枭魔潇洒离去的背影,顾墨云无奈的摇头,对玉冬苍说道:“准备点清淡的食物,一会儿我过来拿。”

    “是。”

    内室。

    枭魔疼得一阵打滚,伤口似乎严重了,刚撕开衣服就看见触目惊心的剑伤。

    “呵……没想到他的龙渊剑竟然这么厉害,竟然和我的乱世殇差不多的境界,这得是修炼多久。”枭魔一边轻轻的擦拭着伤口一边想着,慢慢的换药,唯一的一瓶上好金创药很快就没了。

    “该死,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枭魔无奈的换了一套红装,起身开门想出去散散心。

    “啊!吓死我了!你在这里干嘛?大半夜不睡觉。”枭魔刚开门就看见门外站着顾墨云,吓得我心口一跳。

    “这里有药,效果不错,用不用?”他递过来一瓶药,枭魔看了一眼没接。

    “算了,万一你在里面动了手脚我怎么消受得起啊。”枭魔放肆的看着他,仰着头直接绕过他走开。

    “你当我是什么人?这种事我会做吗?”听见顾墨云百般无奈又气得不行的声音,枭魔不禁偷笑起来。

    枭魔转身一笑,说道:“谁知道你会不会做,我只知道你不是正人君子,俗话说得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顾墨云收起药瓶子,看了枭魔一眼,问道:“大半夜你上哪儿去,我的话你当成耳边风么?给你说了整个墨祭殿机关遍布,还乱跑什么?”

    “我知道了。”枭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你又要去哪里?”顾墨云跟在身后,枭魔也没管他,兀自往前走,回到今天乱世殇断掉的地方。

    乱世殇还在那里,断成两截,枭魔心疼的捡起来,抱在怀里,默默地不吭声。

    顾墨云轻轻走过来,淡淡的说道:“剑已经断了,要不我把我的赔给你吧。”

    枭魔勾唇冷笑道:“多谢夕墨神尊费心,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夕墨神尊一句,不要浪费时间精力在我身上,你这点伎俩对我来说根本不管用。人谁会相信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夕墨神尊会单纯的去讨好一个上古妖魔?”

    “你这话什么意思?”顾墨云冷冷笑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