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往事七
    “大家心知肚明,你我不过彼此利用,神魔不两立,谁也不必讨好谁,胜者为王败为寇,何必费心伤神获取我的信任,我从来都只信我自己。”枭魔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顾墨云果然一笑,目光寒冷的看着枭魔,说道:“本以为你是个好骗的,却原来也是一样的老谋深算,大家都是明白人,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大费周章,我们开门见山吧。”

    “你说,我答应过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

    “我的命劫马上就要来了,命轮星已落,你却是那个帮我渡劫之人,如果我说我要你帮我渡劫,你还会做到么?”顾墨云说完静静地看着她,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怀疑,在他的世界里,仿佛从来不知道信任是什么,也许,因为枭魔只是个魔,他才会如此看她。

    “怎么帮你?”枭魔下定决心似的问道。

    “爽快!”顾墨云笑道:“半月后,你我一同跳入轮回道,之后的事情便要顺应天命了。”

    “顺应天命?呵。你顾墨云也会听天由命?我半个字都不信。”枭魔感到好笑的看着墨云,这人真话假话都是让人难辨,他的心思仿佛枭魔也是猜不到的。

    顾墨云看着枭魔笑,一瞬间枭魔觉得毛骨悚然。

    顾墨云又看了看月色,笑道:“月色不错,有没有兴趣下一局棋?”

    崆峒山。岚烟池。

    顾墨云从回忆中醒来,他从未想过他和枭魔会变成这样,他以为一切都会按照他的想法去演变,带枭魔入轮回道,找到后带入魔界,培养成最尖锐的刀,可一场大雪让他失去了枭魔,他根本没想过那会是白兰故意的……

    在人间遇到的洛神帝如今身在何方顾墨云也不知道,白兰,枭魔,洛神帝,和他有关系的人在不同的时间出现,消失。像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将他的心凌迟着。可当他闭上眼,顾夕墨惨死的那一幕就会冲入他的脑海,他要如何忘却这一段仇恨?

    他之所以谋划的这一切,不就是为了报仇?不就是为了让整个魔界为顾夕墨陪葬?他决不放弃!

    西域。妖雪宫。

    洛神帝看着腰间的玉佩,她又想起来水暮颜,那个从枭魔时就开始与她纠缠不休的人,到了人间时,竟然和她指腹为婚。

    当年枭魔冲破封印,是她去救了枭魔,也是她封印了枭魔的记忆,准备带走逃离神界时却被顾墨云发现。洛神帝直接被顾墨云扔进了轮回道,她不会想到,她之所以能够靠近九天封印阵完全是顾墨云设计的,顾墨云知道洛神帝的灵体是七世花,是枭魔体内彼岸花的克星。

    后来枭魔和顾墨云入了轮回道,顾墨云去了魔界,枭魔去了人间,却意外和洛神帝遇到了一起。

    枭魔出生的那一刻,陪在她身边的人就一直是洛神帝,那时候她叫洛雾秋,枭魔还是林阿九,临安是她们最开始的乐土,却也是仇恨的开始。

    过往一幕幕又如烟尘一般席卷而来,弥漫着忧伤的气息,洛神帝又开始回忆……

    轰隆隆——

    雷声阵阵,大雨滂沱,顺着蜿蜒的泥泞小路一路向东,便可以看见一个小村庄,村里的人世代捕蛇为生,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一户农家。

    “哇——”

    一声啼哭划破夜幕,一个女婴诞生了。

    “哎呀,恭喜恭喜,是个女孩子。”产婆高高兴兴的抱出来女婴,递给男人。

    男人笑得合不拢嘴,心疼的抱着女婴哄着。

    站在一旁的邻居笑道:“终于生了个女儿啊,老林啊,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男人笑道:“记着呢!哪能忘啊!生个闺女给你当儿媳妇!”

    “哈哈……”

    笑声一片,谁也没注意到一直站在一旁默默不说话的洛雾秋,一个五岁的男孩子,浑身脏兮兮的,头发也是乱糟遭的。

    “来,雾秋,抱抱你媳妇儿。”林老爹轻轻的把女婴放在洛雾秋怀里,转身问候林大娘去了。

    “孩子取什么名字好?”洛老爹欢喜的看着未来儿媳妇。

    林大娘躺在床榻上看着窗外的大太阳说:“这孩子是正月初九降生的,不如就叫她阿九吧。”

    “阿九……”洛雾秋看着怀里的小人儿,皱起小小的眉头。

    眨眼便是十八年。林阿九已经是亭亭玉立,洛雾秋也算是堂堂正正,却不知为何那张脸越发生得像女孩子。不时还被同村的男孩子笑话。

    小孩子间也有打架的时候,洛雾秋十二三岁的时候只有一个竹竿儿模样的身板,被打了也是还不了手,连林阿九也嘲笑他娘娘腔。

    “阿九!阿九!”门外一群野孩子哄喊着,今天是林阿九的生辰,他们约好了要一起上山捕蛇,卖了买冰糖葫芦吃!一想起那红红的冰糖葫芦林阿九就忍不住流口水。

    林阿九推开门,一个跨步直接从石阶上跳下来。手上握着一把木雕弓,背着十几支箭,一身的猎装,看起来威风凛凛。

    “哇噻!阿九你太霸气了!这一身衣服哪里来的?”何石头羡慕的眼光来回扫了林阿九十几次,眼珠子差点就掉出来砸在地上。

    林阿九步流星地走了几步,在仰望的目光中笑得得意。

    林阿九笑道:“这是我娘给我做的!好看吧!”

    “好看好看!”

    “走!上山去!太阳都照屁股了!”林阿九带头就往外走。

    “哎!你家男人呢?怎么还没来?”不知道谁这么说了一句。

    林阿九眉宇深锁,转身皱眉大声吼道:“谁他娘的以后再敢说他是我男人我一箭杀了他!那种没用的娘娘腔不是我林阿九的男人!滚!”

    被吼的那个男孩子再也没敢抬头看林阿九,林阿九满脸嫌弃的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的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什么破玩意儿?想当我夫君,门儿都没有!”

    “哎,阿九,要是他以后娶你怎么办?”

    “娶我?哼哼,那也得我手里的弓箭同意了才行!看我不打死他!”

    “你不是答应要嫁过去了么?难不成你是忽悠他爹的?”

    “别提他爹!势力眼!简直有病,眼里除了钱还是钱!”林阿九满心嫌弃,仿佛洛雾秋也是个掉在钱眼里的人一般,于是又嫌弃地唾了一口唾沫。

    “不对不对,他爹眼里还有一个洛雾秋!是个好儿子呢!哈哈!重男轻女的洛老爹!”

    一行人渐行渐远,破败的木屋背后,缩出来一个沉默寡言的洛雾秋,已经二十三岁的人了,却还是什么本事没有。本该成亲的年纪,却被林阿九嫌弃,每一次提出成亲都要被林阿九数落一阵。洛老爹也是看不下去了,帮着责备她们一家人,说林阿九没个闺女的模样,林阿九爹娘不会教育闺女,可每次来闹都被林阿九顶回去,气得七窍生烟。

    晴空万里,白云悠悠,草坪绿油油的。每当云朵飞过,地上总要留下一片阴凉。林阿九每次都忍不住抬头望天,抬头望云,目光灼灼。林阿九说,在云朵的背后有神仙,在世界的尽头还有一个世界,说不定鬼怪住的地方。不论白云的背后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林阿九都愿意去,只要能离开现在的世界,去哪里都好。

    “喂!阿九!站着发愣干嘛?快来这边,这么大的深山老林,这么好的太阳,大蛇特别喜欢出来的!”何石头在林子喊,林阿九轻声叹息,呼出长长的一口气,便猫着腰钻进了林子。

    林子很大,大到洛雾秋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找到林阿九。那一天,林阿九消失在了林子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阿九!阿九!”洛雾秋没用的哭哑了嗓子,带着红肿的眼睛穿梭在林子里。

    划破的衣裳被撕成片挂在他身上,凝固的鲜血结成痂长在身上,油腻腻的头发跟鸡窝一样。脚上的布鞋已经黑漆漆的,看起来好恶心。不知道他走了多少路才磨破了那厚实的千层底,也不知道他踩过了多少泥泞坑洼才让那双鞋子变得那么令人作呕。

    “阿九你在哪里?呜呜……”洛雾秋真的很没用,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出来找人好歹带个火把,火种,干粮,可他什么也没带,蠢得要死。

    突然,他腰间鼓鼓的口袋里猛然扎出来一根尖尖的木棍,洛雾秋脚底踩滑摔了个脚朝天,口袋里的尖木棍划伤他的大腿,深深地扎进去了。

    血如泉涌。

    洛雾秋哭得嗓子发不出声音了,他扯下衣服撕成条,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拖着还在冒血的大腿,一步一步往前走,血一路洒下,触目惊心。

    傍晚。

    洛雾秋走到了一个山洞里,缩在一角懦弱地哭,黑漆漆的山洞伸手不见五指。过了一会儿,洛雾秋爬到洞口,从腰间掏出来十串冰糖葫芦,糖葫芦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洛雾秋看着糖葫芦,想着他的林阿九,委屈地抱成一团哭泣。

    清风明月山间过,不照情人眼底恨。

    “阿九……你在哪里?”洛雾秋撕心裂肺的流泪,心痛的感觉袭遍全身。

    林阿九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的优点。他沉默寡言,可林阿九是个能言善辩的。他力气挺大,可被人打了都不知道还手!他是个男的,可说话做事都像个娘娘腔!小时候大家在一起玩,卖小玩意儿的郎中路过村里,担子里多少好玩意儿。连林阿九都选了一把桃木剑,可他偏偏选了一把桃花扇!

    暮色正浓,霜寒露重,洛雾秋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在寒风中缩成团,像个叫花子一样。

    翌日。

    当第一束阳光明媚的洒下时,洛雾秋缓缓睁开了沉重的双眸。太阳毒辣辣的晒在他的额头上,烫伤他的伤口。可他已经没有力气爬进山洞,明晃晃的阳光刺眼而滚烫,使得他很快便沉沉的睡去。

    翌日。

    “这里怎么有个人?”沉稳的声音响起。

    一个黑色华服的男子冷眼看了看洛雾秋,准备跨过他的身子进洞。旁边却猛然响起一个颤抖的声音:“雾秋!”

    男子震惊之余林阿九已经跪在地上给洛雾秋检查身体了,满身的疤痕,伤口。林阿九颤抖着双手轻轻摇晃洛雾秋,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蛇君,救救他!你帮我救救他!”林阿九哭成泪人儿,林阿九是不爱洛雾秋,可林阿九知道她出事了这个傻瓜一定是第一个冲出找她的。

    被称作蛇君的人是顾墨云,他说,他叫顾墨云,遇到天劫被雷劈了变成原形。林阿九看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一条巨蟒,浑身是血。林阿九只是盯着他看了几眼,他便化身为人,向林阿九求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