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见男神!
    冷馨端起茶盏幽幽抿了一口,而后清冷地说道:“哦。”

    思姬雅愣了愣,而后又赔着笑脸对水暮颜说道:“这是冷馨,我的好朋友。”

    水暮颜直接起身,放肆瞥了冷馨一眼,勾唇冷笑,开口道:“我们现在过去墨祭殿吧。”

    冷馨当即心下一沉,对于水暮颜更加无理放肆的行为感到十分排斥!她伸手拽上思姬雅的手腕,头也不抬地说道:“陪我去看梨花,你答应我的。”

    思姬雅左右为难,着急得话都不知怎么说,一双手不知如何安放。

    水暮颜和冷馨顿时电光火石般试图用眼神杀死对方,思姬雅闻着浓浓的杀气,赶忙从冷馨手里挣扎出来,转身从桌上端起一盏茶走到水暮颜身旁,温柔笑道:“不如一起去看梨花,晚点再去墨祭殿。”

    水暮颜接过茶盏,放肆看了一眼冷馨,勾唇冷笑,对上思姬雅那单纯的眼神,阴冷地说道:“从来没有人敢和我抢东西!”

    随后便是砰一声,茶盏碎了一地,而思姬雅被水暮颜霸气抱在怀里,吓得一脸惊慌失措。

    水暮颜霸道的宣布:“我管你是谁,她是我的!”

    随后大步流星抱着思姬雅走出了莲火宫,到了宫门外她才把怀里一副仿佛遭到了什么似的大呼小叫的思姬雅放下来。

    水暮颜冷冷看着那张炸毛的脸,逼近问道:“怎么?不陪我去?哼,我自己也能去!”

    随后水暮颜不再理会思姬雅,胡乱往前走,思姬雅气得赶忙跟上去,一脸生气质问:“你知道墨祭殿怎么走?”

    “不知道!”

    “那你敢一个人去!”

    “那么多人,我就不知道问路?”

    “神界谁不知道墨祭殿所在,你这是要暴露你自己?”

    “我看谁敢拦我!挡我者死!最好把夕墨神尊吸引过来,我还不用去找他了呢!”

    “行行行,大姐你厉害!”

    “赶紧的,走走走!”

    两人叽叽喳喳往墨祭殿去,丝毫没注意到远远跟在身后的顾墨云和瞿灭。顾墨云猜到水暮颜进不去墨祭殿,所以便请瞿灭帮忙,早在水暮颜等思姬雅的时候便去过了墨祭殿,遣走了一大批守卫,只留下几个守门的。

    墨祭殿。

    水暮颜看着那少得可怜的守卫,不免心下疑惑,而思姬雅也同样惊诧,怎么突然少了这么多守卫?

    两人正想着,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后一个清冷又霸道的声音响起:“进去吧,我已经打好招呼了。”

    水暮颜警觉的回头,转身的瞬间正好撞上瞿灭清冷的双眸,还有那仿佛会放出利剑的薄唇。水暮颜不由得皱眉,心中隐隐不安,甚至有些狂躁,她对瞿灭敌意深深,虽然初见。

    而瞿灭也是如此,身子不由自主抖了抖,却尽力掩饰那眼底的慌张。

    此时思姬雅则是欢快的奔向瞿灭,伸手抱住瞿灭,一脸甜蜜的挽住瞿灭的手臂。

    瞿灭霸道的看向她,挑逗问道:“咱们的小雅什么时候也随便让人抱了?”

    水暮颜顿时听出来话外音,一瞬间又气炸了,冷冷命令思姬雅:“过来!”

    思姬雅又是一颤,又得罪水暮颜了?她怎么动不动就生气?脾气这么暴躁?

    正在思姬雅想着的时候,顾墨云伸手戳了戳瞿灭的脊梁骨,而后推了一下思姬雅,思姬雅便到水暮颜面前,被一把拉住。水暮颜敌意深深看向瞿灭,冷哼一声,而后拉着思姬雅进了墨祭殿。

    墨祭殿很大,道路颇多,水暮颜凭借直觉,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主殿,也就是顾墨云的寝宫和办事的地方。

    当水暮颜抬头看着那用黑木雕刻的大大的墨祭殿三个字时,心中又惊又喜,还带着些许心疼。她眸中不知为何忽然泛起点点泪光,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抚上那道厚重的宫门,不敢推开,她害怕惊扰了那个静如黑夜一般的人。

    兴许是她太过小心的动作引起了身后几人的好奇心,他们都静静打量着水暮颜的行为,刚才不还是很激动?怎么忽然安静得像一只猫?

    顾墨云抬脚轻轻走过去,磁性妖邪的嗓音开口道:“怎么不推开?”

    水暮颜猛然回头望向他,眼泪刹那滑落,一脸的心疼,眼中写满了脆弱。水暮颜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失态,她赶忙回过头来擦掉泪水,却没想到那泪水泛滥成灾,越擦越多。

    顾墨云站在她身旁,看着这个倔强掩饰又多情的人,心中似乎有些感慨。好一会儿水暮颜才整理好情绪,小心翼翼的推门,厚重的木门发出古老而沉重的叹息,这道门像一道记忆,一种心酸和久违的温暖满天卷来,袭遍水暮颜全身。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就是那张雕刻着巨蟒,宽到足以躺下一个人。可那张黑木雕刻的图案是那般阴冷,那般厚重沉重,泛着一股压抑的气息。

    水暮颜踏入大殿,看着暮沉沉的大殿,瞬间被孤独感吞噬,她看到那一道道黑色的帘子,还有一切陈设几乎是黑色,心下又是心疼。

    顾墨云一直盯着她,瞿灭和思姬雅则是一如往常般,找了个地方坐着,吃着点心。

    水暮颜朝那大大的长椅走去,踏上黑木台阶,一身红衣立在长椅前。思姬雅这时看向她,塞进嘴里的糕点还来不及咽下便朝她喊道:“别坐!”

    水暮颜回头看了一眼思姬雅,思姬雅着急忙慌道:“那是他的位置,你还是坐别处吧,瞿灭都不敢坐他的位置。”

    水暮颜知道,那是象征权力的椅子,谁敢轻易坐下?可她敢。

    水暮颜霸气的转身坐下,红色的大袖衫高高抛起又落下,像一道霸气的风景线,将座椅衬得生机勃勃。

    “你你你——”思姬雅紧张的看向顾墨云,眼里写着委屈:“不是我的错……”

    水暮颜又伸手摸了摸那雕刻的巨蟒,好奇的看了又看,随后又直接躺上去,枕着手望着天花板。

    “空荡荡的主殿,你平日里竟然这般寂寞么?”水暮颜闭上双眸静静想着,眼角又泛起泪花,她呼吸着空气却觉得沉重,这墨祭殿像个监狱,锁住了她的心。

    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却对上顾墨云那张勾唇笑的脸。水暮颜顿时坐起来,一脸茫然看着顾墨云,开口道:“你也想坐?来来来,给你腾地儿。”

    顾墨云又是一笑,霸气的坐在她身旁,一红一黑两道身影印在长椅上,画风竟然这般和谐。

    瞿灭摸着下巴看向顾墨云,他见过顾墨云很多姿态坐在那个位位置上,却没有见过顾墨云如此满足的表情。他不由得笑了笑,轻轻摇摇头。

    水暮颜盯着身旁的人,心中有些莫名激动,她知道坐在她身旁的是顾墨云,不是夕墨神尊。可她还是忍不住要去幻想,此时坐在她身旁的就是夕墨神尊。可那个高高在上的夕墨神尊又怎么会是一个邪气冲天的人呢?诶,顾墨云到底只是顾墨云。

    水暮颜微微摇头,自顾自叹息,没发现身旁的人抬起的右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左肩,忽然水暮颜扭头问顾墨云:“坐在这个位子上感觉如何?”

    吓得顾墨云连忙缩回来手,一脸尴尬,下面坐着的瞿灭和思姬雅却忍不住偷笑。

    “还好,挺大的座位。”顾墨云漫不经心回答,心里突突跳。

    水暮颜皱眉问道:“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呢!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墨祭殿太死气沉了?都是黑色的,挂两道白布就跟灵堂似的!”

    “……”顾墨云阴着脸,幽怨的看着水暮颜那张嫌弃点评的脸。

    水暮颜又仔仔细细查看了每个角落,要么就是说墨祭殿主子太阴沉,要么就是此人内心阴暗,时不时还感慨一下这人肯定无情又可怜。

    思姬雅和瞿灭算是笑爽了,可顾墨云面子挂不住了,最后幽幽说道:“要是这话被夕墨神尊听到,他或许会改动一下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水暮颜又开始滔滔不绝,将每一处怎么布置说了个细致,仿佛这里本该让她来住一般。

    听着她滔滔不绝的演讲结束,顾墨云靠过去勾唇一笑,打趣道:“一个神而已,难道你还能和他一个屋檐下?”

    说到这里水暮颜是满腹委屈,可怜着一双眼睛撇撇嘴说道:“诶……要是他有一天变成魔就好了……”

    “噗……”瞿灭一口茶喷出去,和思姬雅一样震惊的看着水暮颜那不怕死的表情,她还真敢说!

    水暮颜鄙夷的看了一眼瞿灭,咂咂嘴说道:“神可以变成魔,魔能成神?笨死了你们。”

    顾墨云一脸认真的看过去,他隐隐觉得,水暮颜很看重这个素未蒙面的夕墨神尊。可他也清楚的知道,水暮颜代表了魔界,他们是敌非友。

    他忽然又想起自己的情劫,司命仙君说过,他命中与枭魔有一劫数,在临安那一场劫数,到底算不算已经渡过?顾墨云顿时感到心情沉重,自从临安十日相处,他回来后总是莫名想起那个少女心的林阿九,有时候他竟然会梦到自己仍旧在临安。那个傲气又善良的林阿九会满心崇拜的唤他蛇君墨云。

    如果我不是夕墨神尊,我真的只是蛇君墨云,我们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顾墨云这样想着,看向水暮颜的目光也变得温柔起来,他经常时不敢与水暮颜对视,他害怕眼底的那一丝对水暮颜的眷恋被察觉。

    水暮颜忽然大吼一声:“这都几个时辰了,夕墨神尊怎么还不回来啊?我怎么总觉得今天哪里有些不对啊?”

    三个人皆是感到不安,怎么忘了这茬!现在怎么办?撵走水暮颜?找个上什么借口?顾墨云有些头疼。

    水暮颜又坐回长椅,悠闲地靠着长椅,冷不丁问道:“你们老是叫他夕墨神尊,那他叫什么名字啊?我在史册上只听过一个叫顾夕墨的,但是他的封号是暗夜神尊啊,那夕墨神尊的本名叫顾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