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男神下界了!
    三个人彻底噎住了,特别是顾墨云,坐在水暮颜身旁不由得颤抖。他该怎么开口?他不是没想过有一天别人会知道他与夕墨神尊一样叫顾墨云,只是忽然间,他很害怕水暮颜知道这个事实。

    如果当初白兰没有劫走水暮颜,现在怎么会出现这样尴尬的问题?他的计划全乱了……

    顾墨云气得闭上眼睛,又靠在椅子上不说话,神情不悦,一旁的水暮颜却看在眼里。

    “顾墨云,你怎么做到这么自然躺在这里的?额,你不会是想有一天攻上天庭杀了夕墨神尊,然后自己坐这个位置吧?”水暮颜一脸惊诧,仿佛这已经是事实了一样,她丝毫不觉得这话太牵强?莫名其妙!

    顾墨云微微蹙眉看她,感到莫名其妙的问道:“你说话这么天马行空的吗?怎么这样说?”

    水暮颜小声地说道:“刚才提起夕墨神尊你就不太高兴,现在还一副不爽的样子,而且你这人竟然连司战天尊瞿灭都勾搭上了。又和白兰不睦,可谓狼子野心,这天下间唯一能被你视为对手的恐怕只有夕墨神尊了吧?那你这样好胜的性格,肯定要杀了他夺取这个位置的。看你这一脸自然的坐在这里,搞得这里已经属于你一样。”

    顾墨云不由得觉得害怕,水暮颜想象力之丰富,难道女人都猜得这么准?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份岂不是要暴露?

    顾墨云忽然觉得水暮颜在存心设计他,难道白兰没有告诉过她夕墨神尊的本名?不合理!怎么会不告诉她死对头的名字呢?

    顾墨云开口问道:“白兰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关于夕墨神尊的事?你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他可是你们的头号敌人。”

    水暮颜闻言轻蔑嘁了一声,一脸嫌弃斥责道:“你听听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张口闭口你们你们,难道你不是魔界一员?真要打起来,你以为夕墨神尊会放过你这么具有杀伤力的头号敌人?难怪你会被列为最大的逆臣!一点维护魔界的心都没有!”

    片刻后水暮颜起身,似乎要划清界限一般坐到了其他椅子上,而后表情略微沉重地说道:“我看了所有的史册,可是关于夕墨神尊的记载都是顾夕墨,现在的夕墨神尊却丝毫记载没有!你说奇怪不奇怪,像是被刻意隐藏了一般。而且我问起资历老的人,他们都闭口不谈,难道夕墨神尊是个诅咒?”

    水暮颜像个查案的一般,各种推理,时不时蹙眉,又提出一两个观点。而顾墨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水暮颜对他如此一无所知。白兰刻意隐藏的原因是什么?

    水暮颜忽然低头,沉闷,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中有些慌乱,有些惶恐,她甚至感到心慌,忽然起身却跌倒。

    顾墨云赶忙过去扶她起来,却发现她眼中装满了泪,身子也在不住地发抖。

    水暮颜忽然很着急的问:“夕墨神尊叫什么?他叫什么?”

    顾墨云眼里闪过慌张,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被水暮颜知道身份,如果水暮颜知道了,必然处处与他作对,而白兰的目的达到了。可这五万年的精心布置就废了……绝不可以!计划不能再次作废!

    水暮颜心慌意乱,她满脑子都是白兰在她提起夕墨神尊时的笑里藏刀,她本以为提起夕墨神尊也没什么,却发现白兰的脸色异常难看。

    她推开顾墨云,再次走在墨祭殿,仔细观察每一处,忽然发现……

    一切都很整齐,丝毫没有挪动位置一般,若说有人打扫,但是那些笔墨纸砚呢!为什么没有?!这里是夕墨神尊的寝宫,也是他最常办公的地方,那为何没有笔墨纸砚?为何连茶盏都是方才瞿灭吩咐了才有的?

    水暮颜绝望的闭上眼睛,她心里清楚的知道,夕墨神尊不在这里!而且早就不在这里了!守卫那么少,这里陈设也少,就像是空置许久的地方!

    水暮颜又是一阵心慌,她开始担心白兰,为何白兰要隐藏夕墨神尊早就不在神界的事实?那夕墨神尊一定去了魔界!一定是!

    顾墨云看着水暮颜不争气的眼泪花滑落,心里也开始心慌,他试探着问:“你怎么了?”

    水暮颜转过头看着他,看着瞿灭,看着思姬雅,忽然间觉得很心慌。她再思考刚才顾墨云的反应,以及瞿灭对顾墨云的态度,还有顾墨云如此自然的待在这,完全没有像第一次来这里一般。

    “夕墨神尊……顾墨云?”水暮颜轻声念出这句话,连自己都吓得发抖,她一下子退后好几步!

    “……”

    三个人都是一脸震惊,无人敢回话。

    片刻后,顾墨云厉声斥责:“我只是和他同名,你别乱说话,白兰会杀了我的!”

    水暮颜闻言蹙眉,一脸怀疑的看着顾墨云那张不太淡定,却又假装淡定的脸,她知道顾墨云撒谎了,而且她的直觉告诉她,这里的所有人都在骗她!从刚才到现在!

    “夕墨神尊不在这里,他一定潜入魔界了!”水暮颜丢下这么一句肯定的话,随后便气呼呼离开了墨祭殿,顾墨云赶忙跟上去,一同回了魔界。

    瞿灭和思姬雅都感到不妙,思姬雅则是后悔自己暴露身份,如果没有暴露身份,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一切了?她甚至不知道顾墨云又会面临什么样的灾难。

    浮屠山。

    一路上不论顾墨云说什么,问什么,水暮颜一概不答。到了浮屠山,已经是魔界境内,水暮颜才搭理他。

    顾墨云冷静的看着水暮颜,打量着水暮颜那副于心不忍又极力克制怒气的表情。一路上他已经想好了如何解释,他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承认自己的身份。

    如果自己信赖的人欺骗自己,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如果自己以为是真的结果都是假的,那又是什么感觉?如果崇拜的人就在眼前……

    水暮颜不由得发抖,她不用闭上眼都能清楚的看到白兰那张生气的脸,这数万年来白兰对夕墨神尊的恨意水暮颜都记在心里。

    水暮颜心慌的看着顾墨云,她从未觉得顾墨云有一丝一毫的神界之人的气息。瞿灭再如何杀戮之心沉重,也不会是一身邪气。而顾墨云不一样,太过于邪气,这样的人不可能是神界之人。

    她一边想一边摇头,看着顾墨云那张阴沉严肃的脸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天空忽然暗沉沉的,狂风来了,将浮屠山的草木压倒,卷起细沙飞上天。

    水暮颜忽然对顾墨云说道:“你闭上眼睛,我没让你睁开你千万别睁开。”

    顾墨云一脸疑惑看着她,未知的恐惧笼罩着他,水暮颜实在太过于善变,顾墨云根本来不及应付。他之前对水暮颜的了解实在太少了,此刻水暮颜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却无法拒绝。

    顾墨云似乎有些绝望,他缓缓闭上了双眼。

    在他闭上双眼的那一瞬间,水暮颜借着黄沙的遮掩,悄悄留下眼泪,眼里满是不舍和绝望。她的泪落在黄沙里,迅速被卷入尘沙,跌落。

    她上前狠狠抱住顾墨云,那一刹那,两颗心都在颤抖,顾墨云受宠若惊,而水暮颜悲伤欲绝。

    她拼命抑制住嗓子的哽咽,极其沉重的对顾墨云说道:“我没见过夕墨神尊顾墨云,可我见过你逍遥魔尊顾墨云了。怎么那么巧,你们都是白兰的眼中钉。顾墨云,我从未后悔过认识你,认识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不幸。还好我没有遇到夕墨神尊,否则,真不知道会怎样。你可以不臣服白兰,可我做不到不对付你。从今往后,我们同门情意散尽,或许我的感觉是对的,你也与我一样,有那么一点点在意对方的是不是?呵……保重,再会时,我们再也不是能真心相待的人了。”

    顾墨云听着这段告白的话,心中小鹿乱撞,他似乎感受到一种被认可的感觉。而他迫切希望认可他的人的确是水暮颜……当这一切终于成真后,他们却要分离。水暮颜的话字字诛心,他却沉重得说不出话来反驳。

    顾墨云垂下的手微微颤抖,他似乎很想抱住水暮颜,认可这个朋友,或许,是知心。可他是神……如何可以动摇心智?难道水暮颜是魔他就要变成……不行!

    顾墨云被自己的念头吓醒,下一刻,水暮颜却以极快的速度从满天黄沙里消失!而他还来不及反应!

    顾墨云顿时吓得心慌,他猛然张开眼,四处不见水暮颜的身影,只有满天黄沙!顾墨云一下子开始崩溃,对着黄沙嘶吼:“水暮颜你回来!你回来——”

    可是无人回应他,耳畔只有呼啸而过的狂风,还有那迷人眼的黄沙,顾墨云像极了一头困兽,在无边的束缚中受尽折磨,无法逃脱。

    他低头看着自己那双手,胸口因为嘶吼而发热难受的感觉还在沸腾,漫上他心头的唯有无尽的怨恨,一种严重失控的无奈。

    顾墨云静默许久,站在黄沙里像一尊雕像一般,无数个邪恶的念头再次爬上心头,他憎恨白兰,无比憎恨!

    “为什么天下人都要与我作对!白兰……我一定会让你千百倍偿还这份痛苦!”

    顾墨云冷冰冰的看着四周的昏黄,心中悲凉,嘴角冷笑,有些魂不守舍的离开了浮屠山。

    无忧宫。

    水暮颜知道白兰不在无忧宫,她只是有好多问题想问白兰,或者说,她是想从白兰口中印证什么。

    雅魅尘见她回来,自然欣喜,不过当他看到水暮颜那一脸的生无可恋后便开始担忧。

    雅魅尘轻声问道:“好容易回来一次,怎么这个样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水暮颜红着眼看着雅魅尘,她不知道该不该给雅魅尘说,该如何开口?夕墨神尊下界了,不知所踪?难道要白兰彻查此事,将魔界陷入一场惶恐?

    谁都知道夕墨神尊法力极深,而且上一朝的元老都死得差不多了,为数不多的见过夕墨神尊本人也无法将魔界翻了个遍找出夕墨神尊。

    水暮颜的眉宇不曾舒展,越想越心烦的她开始喝闷酒,没几下便被雅魅尘拦住。

    “你这是做什么?难道喝酒能解决问题?”雅魅尘皱眉训斥她,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