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神界卧底?!
    水暮颜静静地看着雅魅尘,心中多少有些不悦,那么一瞬间,她开始迷茫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为什么而活着,是为了魔界?不是。是为了白兰?也不是。

    水暮颜摇摇头,整个身子累得往后一倒便睡在长椅上再也醒不来。

    心累到一定的程度,片刻便能入睡。

    当雅魅尘试着和她说话时,发现她始终没有回应,再一看,原来是睡着了。

    雅魅尘摇摇头,守在一旁看着皱眉熟睡的水暮颜,有些心疼的为她捋了捋那乱发。当他仔细观看水暮颜的脸庞时才发现,那双眼睛有些还未消的红肿,雅魅尘叹息一声,看来水暮颜又哭过了。

    “失去记忆的你真的是重活了一次,可是阿颜,为何你不能像别家的少女一样过一个快乐无忧的人生。”雅魅尘心下也沉了几分,再一次叹息。

    暗沉沉的天色依旧笼罩着一切,一种古老的忧伤弥漫在空气中,高墙围住的无忧宫像座荒城,将注定没有太多欢乐的人困在这里。

    莲火宫。

    思姬雅几日不见水暮颜,甚是想念,整日唉声叹气,茶不思饭不想,就那么巴巴的望着莲火宫外的白云,似乎那里会忽然冒出来谁一样。

    思姬雅是魂不守舍是因为想水暮颜,那冷馨茶饭不思是为什么?

    思姬雅忍不住问好几日都不怎么吃饭的冷馨:“你这几日怎么了?食欲不振?”

    冷馨甩了她一脸冰冷,难道思姬雅看不出来她吃醋了?哪里来的妖魔!竟然让思姬雅如此牵肠挂肚!冷馨表示无法接受!

    思姬雅见她不回话,便识趣的闭嘴了,又开始念叨:“也不知道水暮颜怎么样了,那天回去时脸上便带着不悦,诶……都是我的错,好端端为什么告诉她我是神。”

    冷馨看着不住嘀嘀咕咕的思姬雅,一张脸板着,瘦弱的身子像一把尖刀杵在那里。可思姬雅似乎看不出来!

    “我好想去找她啊……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思姬雅抱着头埋怨,一副小孩子脾气,索性趴在桌上捶桌子,一脸的生无可恋。

    冷馨也不告诉她半分消息,一个人闷在那里也是不说话,直到瞿灭的到来,思姬雅眼里才有了些许神色。

    瞿灭看向冷馨,一本正经说道:“赤月那边出了点问题,可能需要你去帮忙。”

    “嗯?赤月?”思姬雅顿时变了脸色,皱眉看向瞿灭,不满的问道:“她能出什么事?不是最能耐一个人么?”

    瞿灭不管思姬雅,直接吩咐冷馨:“不巧,她现在正在南城境内,而邑闲阜在那里,你去找她拿兵力部署图,拿到就回来。”

    冷馨点点头,起身正准备走,思姬雅却忽然大叫起来:“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别胡闹,你就给我待在这里!”瞿灭有些凶巴巴地命令她,而后离开了。

    思姬雅哼了一声,而后冷馨也离去,思姬雅却跟在冷馨身后,悄悄去了魔界。

    南城。

    千行玉。

    一袭白衣坐在窗边,一双杏眼忧愁的望着窗外的微雨,天色蒙蒙,风吹来更觉得清冷。她面前放着一盏茶,已经凉透了,却未喝过一口。

    不知过了多久,楼梯口终于传来脚步声,那白衣女子赶忙起身望去,嘴角终于是笑开了。

    “是你啊。”赤月见来人是冷馨,便也只有简单的三个字,满脸写着平淡。

    随后冷馨坐下,心里冷哼,不咸不淡说道:“非得他来?我来就不行?”

    赤月明显听得冷馨话里的不满,她也懒得计较,从袖间拿出一个卷轴,递给冷馨,说道:“这是他要的。”

    冷馨只是瞥了一眼,而后便收起了画轴,起身便要走。却被赤月喊住:“等一下。”

    冷馨慢悠悠回头,只见赤月一脸为难,欲言又止,人冷馨懒得耽搁,便催促道:“有什么事你快说,我还有些忙。”

    赤月心事写在脸上,又似乎有苦难言,最终只是化为一道挥手:“没事,你先去忙吧。”

    随后冷馨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便转身下了楼,不想她在下楼的那一刻看到了一袭红衣,顿时惊慌失措又折身回来。

    赤月见她回来,脸上写着慌乱,意识到可能遇到了什么人,赶忙冲过去看,水暮颜正在楼下慢悠悠往这楼上走,马上就要上来了。

    冷馨看向窗外,嘴里念叨:“我从这里走。”

    “不行!这里里外外都是赤血楼的人,你从窗户逃走必然让人生疑,你就从楼梯走,她不会察觉什么的。”赤月上去拦住她。

    冷馨不耐烦的解释道:“她去神界的时候已经见过我了!”

    “……”赤月吓得不知所措,时间很快过去,楼梯口的脚步声忽然急促,两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两眼死死盯着门口。

    可楼梯口却并未出现谁,脚步声忽然变小,而后消失。

    两人面面相觑,赤月壮着胆子走到楼梯口,往下偷瞄,一点点将脚步挪出去,却看见一个十分刺眼的人——思姬雅。

    “怎么会是她?”赤月不禁发出声音,表情的凝重引起了身后冷馨的注意。

    “谁?”冷馨问道。

    赤月一脸难色指向思姬雅,不满的语气问道:“她怎么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神界的?”

    冷馨瞄过去,思姬雅一脸花痴的围着水暮颜,两个人手拉手谈笑风生。

    “居然偷偷跟来了!”冷馨气得肺炸,不过此时想法子脱身才是,她看向思姬雅,心生一计。

    冷馨附耳在赤月耳畔说了几句,而后赤月脸色明显不好看,却还是迈着步子往下去,走到楼下时正对上思姬雅那张由喜转惊的脸。

    “啊——”思姬雅看到赤月的瞬间惊得捂住了嘴,退后两步。

    水暮颜不明所以,回过头去正对上赤月面无表情的脸,她礼貌性打了声招呼,而后转过头看向思姬雅,关切问道:“你怎么了?你认识她?”

    思姬雅连忙摇头,慌张说道:“她好凶啊!”

    “……”“……”

    水暮颜和赤月两个人无言以对,水暮颜感到好奇的看向赤月,那张脸只是不苟言笑罢了,何以至于凶?水暮颜捏了捏自己的脸,微微皱眉一脸好奇问道:“你是想说我很凶?”

    “额……”思姬雅无言以对,她知道赤月出现在这里冷馨必然还在楼上,方才她看见冷馨上去便再没出来过。而后水暮颜忽然从外面回来,思姬雅这才冲了进来喊住水暮颜。

    思姬雅眼睛一直往楼上瞄,水暮颜伸出手无奈的按住她的头,安慰道:“别老盯着赤月看,她只是不爱说话罢了,你别乱说人家凶,小心得罪人。”

    思姬雅应付性点点头,而后拽上水暮颜手臂,一脸期待说道:“我偷偷来找你玩的,走,陪我逛逛吧。”

    “好。”水暮颜欣然答应,她心底莫名的开心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才相见不过几次的丫头,竟让她这数万年不曾动过心的人心中微漾。

    水暮颜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赤月的表情,那个木头一般不讨她欢心的人此时眼里满是嫉妒和不甘心,修长的手指藏在袖间,捏得咯咯作响。

    楼上的冷馨慢悠悠走下来,方才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此时下来她更是神补刀:“思姬雅现在满心都是那个女人,竟然偷偷跟下来。对了,那个女人是你什么人?”

    冷馨难得见到一次赤月生气,一副闷葫芦的模样,冷馨忍不住笑她。

    赤月低下头去,面带尴尬回了句:“她就是我的主上。”

    “……”冷馨顿时语塞,惊大双眼,那个看起来冷冰冰的女人竟然是当今江湖第一杀手组织首领千君客!

    冷馨不由得额上冒汗,司战天宫的人以及下面的五大宫主要对付的人是当今魔帝,而魔帝身边最锋利的刀就是号称八帝之首的颜帝。上次冷馨见莫名多了个人来神界,还指名要去墨祭殿,她忍不住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那人就是枭魔。

    赤月见冷馨愣在原地,伸手推了推她,提醒道:“快些走吧,思姬雅好容易把主上支走了。”

    冷馨闻言忍不住回头打量着她,提醒道:“谁是你的主上你要记清楚才是。”

    赤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于是点点头,送冷馨出了门。

    南城大街。

    水暮颜挽着思姬雅的手,看着思姬雅蹦蹦跳跳,像个欢快的小鸟一般。久违的欢愉萦绕在心头,水暮颜已经记不清楚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样清爽的欢愉了。五万年了,她竟然活得不知味,除了练功就是谋划,五万年来的记忆如出一辙。

    思姬雅发现身旁的人始终沉默寡言,嘴角为数不多的笑也显得那般吝啬。她不由得想起那一日在墨祭殿,水暮颜那副欢呼雀跃的模样,活脱脱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怎么现在竟然这副模样?

    水暮颜抬眸望向那暗沉沉的天色,日暮的昏黄像是记忆里残的某些风景,涌入她的心头,悲伤随着夜色到来,将她孤独的心笼罩。

    思姬雅看着华灯初上,四周一片繁华,忍不住感慨道:“要是以后能常来这里就好了,魔界正好,有这么多好玩的好看的。”

    水暮颜勾唇一笑,又是伸手按住那颗头,满眼宠溺道:“日后你想来就来,有我护着你,不用怕会被坏人抓走。”

    “好呀好呀!”思姬雅一脸兴奋,片刻后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能经常出入浮屠山,便忍不住叹息:“诶,瞿灭不许我乱跑。”

    水暮颜微微皱眉,瞿灭那张刻板的脸又浮在脑海里,连同瞿灭的脸一起浮现的还有顾墨云那张讨人厌的脸。水暮颜咋咋舌,顾墨云在她心里就是留下了一个尖酸刻薄,又十分不近人情的印象。

    “不打紧,我去找你。”水暮颜轻松一笑,去找思姬雅,还能顺便看看墨祭殿那位到底何时回来,一举两得。

    她不由得想起上次回来后一直想问白兰关于夕墨神尊的事,可终究还是害怕白兰对她撒谎,所以没有过问。她对夕墨神尊的情感一直被小心隐藏,她断不敢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

    思姬雅将头贴在水暮颜肩头,依恋的说道:“他们都说你坏,我怎么不觉得?我觉得你对我好好。”

    水暮颜浅浅一笑,将小丫头拐在左臂弯里,许诺似的说道:“因为你也很好,如明月星辰,像你这般清澈的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了。”

    “不会呀,你有你的朋友啊,他们对你也很好吧?”思姬雅睁大双眼问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