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挑衅
    一行人都面色难看,本以为水暮颜会高高兴兴随他们入宫,谁知她却是嚣张跋扈到了极点。不仅坚持要这灵位坐上轿顶,还杀了两个宫人,而原因不过是那两个宫人顶了两句嘴,说这轿顶岂能坐一个灵位。

    轩辕哲偷偷瞥了一眼身旁一袭红衣,面容无悲无喜的她,是个眉里眼间皆是落寞冷淡的女子。锋利的长眉画出青春的活力。

    一袭绣满彼岸花的红衣分外惹眼,黑色的骏马带着她行走如风。仿佛在她眼里根本映不出什么悲喜,整个世界都被她看得很轻很轻一样,若非如此,她怎么会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的喜慕荣华之气?

    轩辕哲看得出神,丝毫没注意到前方的梨枝已经快撞到他的眉眼了。

    “是我好看还是对我好奇?三哥怎么如此不小心?若是被梨枝刮花了脸,岂不是让我心头不好过?”她突然笑了,伸手拈下一叶碧绿便随手射向轩辕哲那边,只听得咔擦一声,本来会挂住轩辕哲的梨枝齐齐断了,一枝梨花恰好落在轩辕哲手里。

    “啊……”轩辕哲轻呼一声,被满怀芬芳惊住不敢说话。他惊诧于她的身手,以及那在他之上的洞察力。他哪里知道眼前的人是个无情的杀手,还是个了不起的杀手。

    “三哥,我是不是和你们想象中的都不一样?”她将马儿又靠近了轩辕哲一些,她看着眼前的人就像看一个小孩子一般,笑开了眼。

    轩辕哲痴痴地拿着一树梨花道:“我本以为你是个温柔和顺的妹妹,母妃还让我送你一个护身符呢。可妹妹似乎是不需要了……”

    “哈哈!是么?”她笑得一脸放肆,一眼便瞥见了轩辕哲腰中的那道护身符。笑了笑伸出右手翘起兰花指,那护身符便悠悠的飘在她掌心了。

    她细细打量这护身符,不算是什么稀罕物件。她才又想起来听闻那娄贵妃是收养了轩辕哲的。看着这护身符,她便猜到他们母子在宫中一定不受重视。否则怎么会连个好的物件都送不上来呢?抑或,是她冒名顶替的这个身份卑贱了,所以只配送得这些寻常物件?

    随后她扯出一个笑容,平淡的笑道:“难为三哥母妃有心了,回头三哥替我谢过。”

    “寂颜,若是日后你在宫中无依无靠,三哥永远欢迎你,三哥做你的避风港。虽然三哥平凡无奇,也没什么能力保护你,但是母妃和舅舅会护着我们兄妹两个的,所以你不用怕。”轩辕哲笑得一脸平静,一双眼直勾勾盯着水暮颜,眸光温柔,仿佛那皇宫也不是什么地狱了。

    听着他的示好,她心中倒真是半分情意也无,皇城内怎敢奢求有真心?何况,她所代替的这人身份不过是个被流放千年的破落户,一时被冰帝想起来才又接了来,他又凭什么对她好?

    她淡淡笑了笑,看着眼前显得有些拘谨的轩辕哲,侧头笑问:“三哥对每个妹妹都是如此呵护么?”

    “当然不是!”轩辕哲脱口而出,逗乐了她。

    他看着她的笑,心里也乐滋滋的,水暮颜身上独具的霸者气息和那份娇俏,让他觉得很自由,仿佛他那颗被压抑了的心也变得狂野。

    水暮颜上下打量着轩辕哲那傻兮兮的模样,心里微微叹息,她莫不是遇到了一个傻皇子?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难怪不能成为皇位继承人。

    轩辕哲笑着继续回答:“三哥只对寂颜这么说过。”

    “多谢三哥抬爱,寂颜会记住三哥这份恩德。”她依旧是云淡风轻的笑着,但此时却是多瞥了一眼轩辕哲,嘴角偷笑。

    乾坤殿。

    轩辕钊和一干重臣翘首以望,日暮渐微,天色暮沉沉的,人却还没到,有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龙皓天扶了扶额,一双脚不耐烦的挪动着,细眉合拢似针,一脸不悦语气颇有责备不满地说道:“三皇子办事果然是个不稳妥的,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人还没来?让我们这一干众人就这么巴巴的等着。”

    轩辕钊一直显得很沉稳,他在等水暮颜的到来,这个主动提出要帮他的人。

    一想起水暮颜他不由得目光深邃了几分,如今天下大乱,风波暗藏,四国都想着抢先一步占领先机,日后一统天下。轩辕钊更是早就想一统天下了,如今与水暮颜合作不过是个开端罢了。

    面容和善的皇后诗韵影身子本来就不太好,从中午时分便开始等的,到现在几个时辰了,不由得力不从心,身子也渐渐乏了,脸色也不好看。

    大皇子轩辕启和五皇子轩辕靖都注意到了,却又不敢向冰帝禀报,只能暗自希望水暮颜赶快到。

    “轩辕四公主到——”远远地便听闻侍卫的传报,众人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也都纷纷躁动起来,翘首以望。

    只见远远地一队人马走来,水暮颜与轩辕哲同步而行,她行走如风,浑身除了英气之外连一丝一毫的温柔端庄也见不到,俨然一个江湖中人。

    而步入皇城后的步撵依旧是抬着轩辕寂颜母妃寂窈昭之位,浩浩荡荡而来。

    等到他们到了跟前,轩辕哲目光凝视前方,满脸严肃,唇角微启:“寂颜,父皇身旁的那位宅心仁厚的便是当今皇后诗韵影,侍立左右的两位皇子左边的是大皇兄轩辕启,右边是五皇弟轩辕靖。”

    水暮颜满脸无所谓,她根本不是来认亲的,谁是谁对她而言都是无所谓。

    她只想好好休息着,于是她笑了笑扭头道:“三哥,你看着夜色也晚了,即便是要好好认识皇子们也需得是明日了。不如今夜你好好休息,明日与我一道入宫好好见过那些个兄长,如何?”

    “寂颜,我知道舟车劳顿你累了,可父皇等了你许久。你就委屈点,今夜便认识他们吧,晚点三哥叫人好好给你揉捏揉捏好么?”轩辕哲小心翼翼的哄着水暮颜,他怕初入皇城的她有什么不妥之处而受欺负。

    可水暮颜半分面子也不给,只是决绝的说:“三哥早点睡,一会儿我会禀明冰帝的,你这么瘦,不要太劳累才好。”

    说话间他们已到了轩辕钊跟前,水暮颜抬眸正视轩辕钊,似乎在和轩辕钊交汇什么信息,而后她才瞥向一旁的青衫。

    水暮颜看了一眼便只觉得此人心胸不足,霸气有余,当下便不怎么喜欢,连眉头也皱了皱。

    而青衫左丞抬眼一瞥便看到了一身红衣的水暮颜,左丞龙皓天也微微惊讶于水暮颜的英气和那股子冷气。这人不像是一个贫贱出身的公主,像是养尊处优的嚣张大小姐。龙皓天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样,不得不承认,他对水暮颜心生忌惮。

    “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轩辕哲跪下行礼,却瞥见身旁的水暮颜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扫视众人。

    轩辕哲赶忙向水暮颜使了个眼神示意水暮颜参拜轩辕钊。

    “寂颜见过冰帝。”水暮颜只是淡淡的说完这话,随后便不再管众人目光如何诧异,转身将母妃的灵位请下来。

    一连串动作显得那样自在,仿佛皇宫是她的一般。

    水暮颜郑重的说道:“一路风尘着实辛苦,我想休息了,诸位也等了许久了,不如早些歇息。”

    “这……怎可如此无礼?”一干朝臣都有些不满,满眼鄙夷的看着水暮颜。

    轩辕钊默不作声,只是脸色分明难看了许多,但还是不咸不淡的问了句:“你抱着寂窈昭的灵位做什么?放肆!”

    这一声斥责吓得那些皇子皇妃心惊胆战,都不敢做声,轩辕哲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唯独水暮颜无所畏惧。

    水暮颜眼神轻蔑的看着轩辕钊此刻愠怒的脸色,心里不住地感慨,弃妃之女大概就是这样的待遇——千人嫌万人弃。

    随后她冷笑道:“你既唤她一声寂窈昭,便知我寂颜两字出自何处。我方才唤你一声冰帝是尊重你,倘若你再以这种语气唤我娘亲名字,便休怪我无礼。”

    话音未落,水暮颜嚣张的眉眼又扫了众人一眼,像是宣布什么似的冷冷道:“日后若是客气便唤我一声寂颜公主,若是不客气,便随你唤什么名字。只是——”她嚣张的瞥了一眼轩辕钊,继续说:“答不答应便是我寂颜的事。”

    “放肆!朕养了你一千年,你竟是这样尽孝道的?!”轩辕钊终于是怒了,拳头也咯咯作响,一旁的太监更是汗毛倒立,纷纷下跪。

    “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次!”水暮颜几乎是吼出来的这句话,一瞬间变了神情,脸上写满了怒气,仿佛积压了千年的怨恨都在此刻爆发了。

    “反了!来人,给朕拿下!”轩辕钊气不打一处来,本想做个慈父的形象,现在被水暮颜逼得只能做个严父形象了。

    这是演哪出?众人一脸懵,可他们并不想看这场闹剧无厘头的演下去,因为冰帝已经发怒了!

    “父皇开恩!寂颜无知!”轩辕哲面色仓皇,他慌忙将头砸在地上,三两下便出了血。这一幕看得娄贵妃和钦差大人娄月成两人心疼不已,却更是让轩辕钊生气。

    候在一旁的轩辕启见了不免心中更是难过,眼底多了一层恨意,当初哪怕轩辕哲这般为他求情他也不至于被罢黜。

    水暮颜顿时皱眉,这个皇子怎么这样护着她?明明才初相见。

    水暮颜不忍看他继续磕头,便赶忙拉他起身,道:“三哥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岂可随便跪?就这么一堆废物,谁也伤不了我半分。”

    “寂颜快住嘴,你父皇与诸位在此等候你多时,你一来不仅不谢恩,还出言不逊,岂有此理?还不速速跪下,向你父皇认错,兴许你父皇还能网开一面。”娄贵妃着急的一边说一边跪在了轩辕哲身边,眼里都是凄惶,她不知道水暮颜这般粗野,更不知道她这样目无天子!这样的行为哪怕蠢人也万万不敢,大概水暮颜脑子有病!所以娄贵妃也忙不迭的低头认错,唯恐被牵连。

    水暮颜摇摇头,深切感受到皇权的压力,可这本来就是一台戏,她也不惧。

    随后水暮颜冷冷看着一旁看笑话的众人,厉声道:“此处虽是冰凌国皇宫,可我寂颜却不会任人宰割!想要我寂颜乖乖听话,就得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话音刚落,水暮颜便抽出轩辕钊身旁侍从的佩剑,长剑指着轩辕钊道:“你不是想治我的罪吗?来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