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太岁头上动土?!
    水暮颜偷偷乐,这副模样,看谁有这个勇气娶?走路生风,霸气威武,步子十分大,俨然一副将军的势头。旁人见了不免眉宇深锁,这是相亲还是比武?

    “儿臣见过父皇。”水暮颜此言一出,震惊四座。声音何其粗犷!哪个女子的声音会比男人更粗犷,别说朝夕相处,就是想说说情话,一听到这个声音便都没了兴致。

    “你嗓子怎么了?还有,你没事戴个面具做什么?你这是刚从哪里回来?怎么这副模样?”轩辕哲也是一脸惊讶,不可思议的打量着水暮颜。

    “我嗓子一直都是这样的啊,我刚从训练场回来呢。脸不小心受了点儿伤,所以遮一下。”

    水暮颜边说边摘下面具,那张几乎不能见人的刀疤从左眉划到右脸,因为是新伤,所以皮肉都还往外翻,似乎还带着一点点血,看起来吓死人。

    “寂颜!你的脸——”轩辕钊终是吓着了,他刷一下起身,满脸震惊,颜面扫地,他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颜儿,怎么回事?谁伤得你这样?”轩辕哲心疼得差点情绪失控,眨眼见便从座山冲到水暮颜面前,满眼心疼。

    还好水暮颜死死按住了他的手,眉眼间闪过一丝狡黠,轩辕哲狐疑了一瞬,之后便没那么激动了。

    “方才似乎是龙家的哪位将军和我在训练场遇上了,我说他的剑术不好,他一听就来气了,非要和我打一架。我想着吧,既不能依仗家族势力欺人,也不能丢了轩辕家的脸,于是也没自报家门,直接拿起剑就开打。这不,一个不小心就被他的剑划伤了,不过呀,我也不亏,他直接被我乱刀砍死!尸首都还在训练场呢。”

    水暮颜一边说一边比划,手势夸张,神情激动,声音粗犷,似乎在说一件好玩的事儿一样。

    完了还补充一句:“三哥你不是怕我受欺负呢,日后我的夫君要是敢欺负我,我一剑劈了他!女人不狠地位不稳,此话真是半分错没有!”

    “啊……这,谁敢娶她!我可不敢!”席间有人已经吓得腿软,慌忙摆手。

    “胡闹!寂颜,又是哪位将军被你杀了”轩辕钊知道水暮颜不想要被安排婚姻,可万万没想到水暮颜拒绝的方法如此粗暴,竟然一再做出这样的事,台下还坐着龙皓月和龙皓天!

    “龙……龙少唯?我记不清了,但是他眉间有朱砂痣,你说这人多娘们儿,大老爷们儿的还朱砂痣!”水暮颜一脸嫌弃的说着,并皱皱眉。

    “冰帝,我龙家世代忠诚,难道身为公主就可以为所欲为吗?!”龙皓天果然受不住了,猛地一拍桌子,起身恨恨的看着水暮颜。

    “左丞相息怒,此事朕必然会给你一个交代。”轩辕钊也怕场面失控,赶忙起身劝阻。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水暮颜直接拔剑直逼龙皓天,长剑一挥,划破了龙皓天的衣物。

    “你……岂有此理!”龙皓天看着水暮颜神经病一样的行为恨得牙痒痒,一旁的龙皓月右手捏成拳头,按捺不住想动手了。

    “喂!龙皓天,我告诉你,我自小生长在宫外,性格火爆着呢!上次没杀了你完全是看在父皇的面子上,今日你若想找死,我必然血溅大殿,也好让各国皇子开开眼。”水暮颜冷笑着看龙皓天,表情嚣张至极。

    龙皓天深吸一口气,忍着一口气说道:“像你这样的女人,若不是长公主,根本不可能嫁得出去!”

    “你说什么?我嫁不出去!”水暮颜似乎受了重大打击一般,瞪大了双眼,气得手一直抖,而后委屈的看着众人,长剑一挥,厉声问道:“你们不是来提亲的么?谁想娶我?站出来!”

    此话一出,寂静无声。

    水暮颜脸色更难看了,气得直接一把长剑狠狠插进地上,双手叉腰吼道:“不想娶我的立刻滚出去!否则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话音刚落,一干众人疯了一般冲出大堂,无人敢留。

    轩辕钊看得肝火旺盛,龙氏兄妹则是盛怒难消,只等着轩辕钊给个交代。

    这龙少唯乃是龙家大将,是龙家未来的一把好刀,岂是水暮颜想杀就杀的?如此目中无人,实在太放肆!

    “人都走了?看来是没人敢娶我了。”水暮颜突然笑了笑。

    水暮颜转身笑看轩辕钊,语气中带着慵懒和几分讽刺说道:“日后便不必请我再来相亲了,我不喜欢。若想要联姻,宫中多少公主,何必非得我呢?你看,这不是不欢而散了么?”

    水暮颜的声音又恢复如初,缓缓撕下那道逼真的刀疤,邪恶一笑。

    水暮颜指着龙皓天说:“龙皓天,怎么着?很生气?你不是一向目中无人吗?这下子轮到自己受气就崩溃了?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我也不过是想告诉你惹谁都别惹我,否则,有你好看的。还有,那个什么龙少唯,我根本不认识,我只是听说他战功显赫,却是个嚣张的主,故而胡乱编造了个谎言。龙少唯是你龙家的一把好刀,可龙家是轩辕家的一把好刀,我怎么舍得伤害自己的刀呢,你说是吧?”

    水暮颜皮笑肉不笑的说完话,而后笑着扬长而去,留下一脸错愕的龙皓天。

    “左丞相,寂颜心直口快,你别忘心里去。既然龙少将没事,那就是好事,朕也累了,你们便退下吧。”轩辕钊也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轩辕哲随后离去,繁雅轩内顿时只剩下了他和龙皓月。

    “大哥……你还好么?”龙皓月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呵,我龙家只是轩辕家的一把好刀……”龙皓天失神的说着这句话,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心里慌乱如麻。

    他辛苦经营千年,已是位极人臣,连冰帝也要让他三分,区区一个野丫头竟然仗着自己的身份将他龙氏一族打压得如此落魄。

    方才轩辕钊也没多说什么,看来水暮颜此举已是受到了轩辕钊的认可。

    水暮颜到底是什么来历?轩辕钊这是借刀杀人?龙皓天想不通,心中汹涌,怒火难遏却是无奈。

    “皓月,那你先回去,我去趟邑大人府上,我想问他一点事。”龙皓天托着疲惫的身子,一脸痛苦的出了皇宫,直奔邑闲阜府邸。

    少邑府。

    邑闲阜于八千年前便受命来冰凌国,白兰调配人马之时都是秘密进行,调配人员彼此不知对方在何处,以及执行何种命令。邑闲阜自然也不知道现在混入宫中的人是水暮颜。

    龙皓天一身狼狈的来到少邑府,着实把邑闲阜吓了一跳。猩红的眼,划破的衣衫,有些惨白的脸色,还有那气得发抖的身子。

    邑闲阜当即皱眉厉声责问:“怎么这副落魄模样?让旁人看了笑话!出了什么事?”

    龙皓天往日嚣张的气焰一下没了,此刻倒像是一条丧家犬,垂头耷耳颤着声说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邑闲阜不懂他为何突然这么问,还没想清楚便又见龙皓天突然哭丧着脸喊道:“我看她根本就不是四公主!一定是轩辕钊找来收拾我的人!从一开始迎她入宫就是个局,现在我却连轩辕钊要下哪步棋都不知道!”

    “你说这话无凭无据,就不怕掉脑袋?”邑闲阜瞪了他一眼,天子脚下,岂可胡言乱语。

    “掉脑袋?我会怕?今儿个她险些没一剑杀了我!”龙皓天终是情绪失控,竭尽全力的嘶吼,全然不顾自己还是左丞相的身份。

    今日繁雅轩的事让他怀恨于心。

    邑闲阜也察觉出异样,于是眉宇深锁,叹了口气道:“罢了,我进宫去好好看看她到底何许人也,竟然随手就能伤了你。”

    龙皓天听完这话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眼里却还是恨意难消。

    邑闲阜临行前又忍不住责备道:“好好注意你龙丞相的形象,遇到一点事就这副模样,你是想让那些想把你拉下去的人抓住把柄?往日里你嚣张跋扈,现下来了个更嚣张跋扈的主也不是什么坏事,你呀,就好好收收你的那臭脾气吧!身为左丞相,却还是那副不谙世事的模样,日后还有更大的风浪等着你,难不成你要败下阵来让人看笑话?”

    一番话点醒龙皓天,他这一生赢了太多次,很少败过,他也不能败,龙家的人都是命中注定的赢家,不允许输。

    “是,皓天受教了。”龙皓天负手而立,恭恭敬敬的送走了邑闲阜。

    看着邑闲阜离去的身子,龙皓天又看了看自己落魄的模样,瞬间嫌弃的唾了一口唾沫,狠狠皱着眉头。

    他仰天难过的长叹一口气,复又睁开眼看着暗沉沉的天色冷冷道:“既然不能硬碰硬,那我换个方法就是。轩辕寂颜,你给我等着,来日方长,我龙皓天必然让你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晚间。梧桐殿。

    水暮颜手中的长剑舞动如风,黑夜中却丝毫不受影响,远远地站在梧桐殿内都能听到庭院里挥舞长剑的声音。寂寂长夜,好不无聊。

    “什么人?”水暮颜恍然见一个黑影立于高墙之上窥视,借着月光只能看见那人银色的面具。

    “皇室公主怎么会有这等身手?大胆贼子,竟敢冒充皇室血脉!”墙上黑影迎风而立,声音沉稳,说话铿锵有力。修长的身子魁梧,乍一看,大有帅才之风。

    水暮颜冷笑一声,转身,从袖中拿出一把折扇,猛然转身打开折扇朝着那人飞去。近了才发现此人目光凶狠异常,看了令人汗毛倒立!

    水暮颜难免失神,只是刹那的功夫,便被黑衣人一掌击中,随后如秋叶落地,在空中划过弧线后重重摔在草丛里。

    “就这么点能耐?”黑影冷笑一声,从墙上一跃而下,走近草丛发现水暮颜静静地躺着,并没什么反应。

    黑影幻化出长剑,借着月光一剑刺过去,白光闪过,晃得庭院亮了一下。

    剑锋划破她的衣服,血渐渐流淌出来,水暮颜躺在草丛里却还是没反应。

    黑衣人皱眉冷哼,满是不屑,心下想道:“这么点功力怎么可能嚣张的伤了皓天?”

    “罢了,今日就先放过你,看你日后还敢不敢如此嚣张。”黑影转身欲走,复回头看了水暮颜,夜黑所以他还是没能看清楚那张脸,不过既然人已经倒了便没有认识她的必要。黑影确认水暮颜还是没任何反应之后才放心转过身。

    “呃!”下一刻黑影便是闷哼一声,背上中了几十支毒针!

    “不好!”黑影强行运功逼出毒针,扭头看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的水暮颜,冷冷道:“你骗我!”

    “兵不厌诈,老狐狸,你不懂?”水暮颜手中的折扇猛然一挥,一道强力的瘴气便冲向了黑影,瞬间击退黑影数米远。

    水暮颜笑了笑,收起折扇,冷笑道:“你知不知这是乾坤扇?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