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当众悔婚甩渣男
    金碧辉煌的宫殿前,百官朝拜,许多有身份的名流都来朝贺。远远地,水暮颜就看见一身红色喜服的一对新人,郎才女貌,甚是般配。

    “像你这样的温暖明媚之人,也只有奇雨薇这样的雍容华贵之人才配得上你。”水暮颜好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声音很小,唇角动得不明显,那双眸子里却写满了悲伤和痛苦。

    几人下马来,先后奉上贺礼,南城钦差大臣左丘沉宣读着贺礼单。

    “轩辕四公主赠……”

    念到轩辕四公主时,却停住了。众人纷纷议论,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

    “左丘大人怎么不念了?是觉得贺礼单薄了么?”水暮颜不咸不淡、不冷不热的盯着左丘沉看。

    白兰隐隐觉得什么不对劲,水暮颜却已经从宾客座上起身,走向左丘沉,拿过来那份贺礼单子,道:“还是让我来念吧左丘大人。”

    水暮颜笑了笑,撕掉贺礼单,笑道:“轩辕四公主赠红鸾玉半块,两国联姻退婚书一份,墨兰图扇一把,凌云曲曲谱一份。”

    言罢,水暮颜从脖子上取下那半块红鸾玉,递到神色娇媚,一脸喜色的奇雨薇手中,祝福道:“这红鸾玉乃是一对,南城皇后岂可没有?南城皇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明君,皇后日后应当好好辅佐才是。”

    一番言语说得白兰喉间难受,眼底微微湿润。

    那半块红鸾玉本是五千年年前他送给水暮颜的,那一部凌云曲也是为水暮颜所作;墨兰图扇是水暮颜所画,水暮颜知道白兰最爱兰花,特意为他寻来了法器白云扇,在上面用修为画上了墨兰图;而那份退婚书,是白兰在提议娶奇雨薇为后的那一天含泪写下的。

    此番把这些东西还给白兰,已然摆明了要断绝关系,一干二净。

    白兰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他本以为那日水暮颜说的话是真心话,他本打算日后再立水暮颜为后,废了奇雨薇。

    水暮颜无悲无喜的转过身去一步一步走下台阶,身后白兰憋了许久终于是喊出来一句:“颜儿——”

    水暮颜原本以为她会继续无悲无喜,最起码,也要装作无悲无喜,可那一声颜儿却让她当众泪水夺眶而出。她本以为自己会幻化出面具遮挡,可她没有。

    水暮颜极力克制内心的崩溃,逼自己笑了笑,心想到:“白兰,今日是你大喜之日,却是我想要受尽屈辱的一日。倘若我爱你太深,时间也无法抹平这道刻骨铭心的伤,那就让屈辱来尽量淡化我对你的恨。我最是个心高气傲的,今日我也想试试,假如没有了你的庇护,我是否还能为自己的任性承受该有的代价。”

    水暮颜流着泪,无声的转身看白兰,泪水模糊了白兰的模样,水暮颜只能看到那刺眼的红色。嘴里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来加深两人的矛盾,来激怒白兰,来创造最深的伤痛。

    水暮颜无助的死死捂住心口,她才知道话文本子里所谓的放手有多难过。

    她流泪心想道:“白兰,你想一统天下,我便许诺你一生戎马,为你征战天下,陪你出生入死。你问我想要什么封赏,我红着脸问你要了半块红鸾玉。呵,本以为我们可以久一点,再久一点,静默相守,我努力做到最好,却忘了个人的的力量是最微薄的。而你想要的,必须是很多人一起努力才能帮你完成的。白兰,我真的好累,很多次我都想告诉你我很累了,可是我不想让你失望。你说,那些赢得漂亮的人都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背后却付出了常人所不能忍的辛酸苦楚,我明白,我都明白,所以我拼了命的去努力。纵使遍体鳞伤,痛苦不堪,我都没在你面前提过一句。白兰,我本不属于魔界,我的心也不该属于这里对不对?你放我走吧,我想离开这里了,我好累啊……”

    白兰看着万念俱灰的水暮颜,心里不住的抽痛,一旁的奇雨薇也是看得难受,红了眼眶,她强颜欢笑道:“南城皇,今日是大喜之日,我们不提这个了,众宾客都还看着呢。”

    白兰这才回神了,可水暮颜却失神了,一步一步,后退着,泪水不住的滑落,退着退着,就累了,然后转身看见了刺眼的阳光,迎面刺进水暮颜眼里,晃得她睁不开眼睛。

    水暮颜将手指放进嘴里吹了个口哨,一匹白马飞奔而来,水暮颜笑着看那匹白马飞驰着,那是白兰送水暮颜的白马,这马很有灵性,总能找到水暮颜。

    水暮颜是路痴,所以白兰送她这匹马,他说,不论水暮颜走到哪里,丢在哪里,这匹马都能带他找到水暮颜,天涯海角也不例外。

    “别走!颜儿你别走!”白兰看见跑来的白马,慌了神,差点跌落在地上,他快速跑下石阶,奔向水暮颜。

    却不料水暮颜幻化出魔剑彼岸魂,反手就是一剑划伤了他的喜服,白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不知所措。

    此时,白马到了水暮颜身边,本以为水暮颜会骑上马离开,可水暮颜却狠下心一剑杀了白马。

    尘土飞扬,红色的血流淌了一地,水暮颜却不痛不痒的说道:“它死了,你就再也找不到我了是不是?如果果真如此,那真好。”

    说完水暮颜就化为一道红光,消失在婚宴现场,留下众人看白兰的笑话。

    “没想到轩辕四公主如此心高气傲,眼里竟然是容不得半点沙子的。”

    “哪个帝王不是后宫佳丽三千?分明是她太小气!自作孽不可活!”

    “这下子南城和冰凌国算是结下梁子了,日后必有一场恶战啊!”

    白兰忘了他是怎么完成了这场婚宴的,他只记得,他的心很难过,一直很难过。

    他知道水暮颜对于自己来说不过一枚棋子,却没想到这枚棋子在他心里竟然这么重要。

    是水暮颜几万年的真心相待暖化了他孤寂的帝王心?还是他真的对水暮颜动了心?

    一切不得而知。

    夜间。抚忧殿。

    白兰仍旧站在殿外,等候乔木楠的消息。

    乔木楠快速走来报告:“南城皇,四公主仍旧不知所踪,可能去哪里躲起来了吧。”

    “躲起来了……”白兰满目神伤,今日的那一幕还在眼前,心头依旧颤抖。

    怎么突然间就发生这样的事?水暮颜突然生变令他费解。

    乔木楠又看了一眼天色,而后劝道:“太子殿下,天色已晚,您还是先回宫休息吧,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哪。”

    即便乔木楠如此提醒,白兰仍旧无心管奇雨薇,只是淡淡说道:“如今颜儿写了退婚书,冰帝那边必然生气,我看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冰凌国赔礼道歉,以免两国心生嫌隙。”

    “南城皇——”乔木楠喊住他,而后眉宇深锁,劝道:“南城皇,如今我们与冰凌国已经是不可能了,四公主脾气那样火爆。太上皇已经赐太子妃为后,难不成南城皇要为了一个已经不可能的四公主得罪整个奇家,以及奇家背后的势力吗?”

    白兰猛然回过头去吼道:“你在威胁我!”

    “臣不敢!”乔木楠连忙低头,而后补充道:“臣只是在提醒南城皇,不要冲动,退婚是四公主挑起的,冰凌国再怎么也不好怪罪于我们。”

    白兰皱眉,若不是他动了娶奇雨薇的心思,水暮颜怎么会退婚呢?

    白兰不由得想起一月前水暮颜的大度,是他没有察觉出来异样,细细想来,他有多久没有与水暮颜联系了?又了解水暮颜多少呢?自己不过是交给水暮颜任务,而后两人的联系都不过是通过旁人传话。

    白兰看着满天星辰,兀自苦笑,自作孽,不可活。而后白兰离开抚忧殿,任由乔木楠拦也拦不住。

    抚忧殿内。

    “什么?!南城皇今夜不来抚忧殿了?!”奇雨薇睁大双瞳,消息犹如晴空霹雳,刺激得她险些背过气去。

    “皇后娘娘息怒,南城皇今日或许是太累了,或许……”侍女怀柔也说不下去了。

    大婚之日,有什么理由可以不来洞房?除非,新娘实在不受待见。

    奇雨薇热泪盈眶,指甲嵌进了肉里,流出血来。

    她苦心经营这么久,好容易当上南城皇后,凭什么大婚之日受辱?

    她忽然又想起白日里水暮颜大闹婚礼,不由得心中生恨:“这个歹毒的女人!偏要在本宫大婚之日来闹,南城皇现在一定心乱如麻,担心冰凌国与南城会势如水火。难道她想借机打压我?”

    怀柔惊得变了脸色,连忙说道:“皇后娘娘,您不要胡思乱想了,您都已经是皇后了,她还能如何?今日她不是送来了退婚书么?南城皇与她当是再无可能了!”

    奇雨薇一想到这个更是伤心流泪,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不懂,你不懂!南城皇不知何故对她尤为上心,这贱人在南城皇耳根子前提出让我做皇后,我本以为是她有自知之明才退位让贤。现在看来,她分明是想将我置于死地,我入宫为后,那她堂堂公主入宫为妃么?哈哈……冰帝一定会借此机会与南城反目,到时候所有的罪便都要怪在我的头上了!这个女人太歹毒了!贱人!贱人!”

    怀柔听着奇雨薇破口大骂,泪流满面,心下不由得对水暮颜敬而远之。那日看起来不过是个粗野丫头的水暮颜,心机城府竟然如此可怕!真是人不可貌相!

    奇雨薇哭了一会儿便想起去弥补这次的错,想来白兰现在一定焦头烂额,冰凌国与南城的关系无法更进一步,眼下更像是要势如水火,她顿时觉得水暮颜太难对付!

    于是连忙喊道:“南城皇在哪里?赶快带本宫前去,本宫要求得南城皇的原谅,否则……否则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

    怀柔见自家主子这样难过,不由得心疼万分,于是搀扶着伤心欲绝的奇雨薇往墨兰殿去。

    墨兰殿。

    白兰难过的大口大口灌自己酒,眼里似乎有些许晶莹的东西。脑海里忽然浮现的都是水暮颜的笑,还有从前那些温柔的情话和娇羞之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