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一入虎穴深似海
    “有何不可?”白凌鸢一脸堆笑,眉飞色舞。

    乱世引微微笑道:“听闻这个公主脾气很是不好,既然要送给洛神帝,何不直接送去,免得她醒了后又是一番折腾。”

    卫翎霄勾唇笑道:“其实,我们大可拉拢她为我所用。”

    “怎么说?”月玲珑沉思片刻,卫翎霄这话说得太不切实际,而后她说道:“我们与南城不睦,与西域也不睦,她虽是一国公主却远在东面,能有多大帮助?”

    卫翎霄心中早有谋划,笑道:“素闻她飞扬跋扈,性子极其野,不如将其收编。她虽只是个无实权的公主,却似乎深得冰帝宠爱。再者,她可是鹤影仙人的弟子,一派师门里可不缺能人将才。借她这个线我们也能认识一部分人,起码不用与他人为敌。这对我们千秋谷的发展是很有利的。”

    月玲珑不由得打趣她笑道:“说起来倒是容易,可怎么拉拢你?就一个救命之恩?”

    长相思也沉思,素来沉静的他还在思索着水暮颜怎么会出现在雁门关。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在他脑海——或许水暮颜是故意而为之,只是想打探他们的虚实。

    这时,一个侍女前来禀告,水暮颜已醒。众人相视,而后都往夜微殿走去。

    夜微殿。

    水暮颜睁了眼,低头便看见了换上的一袭白衣,自知已经得救。

    水暮颜悲凉的笑了笑,鼻尖呼出断肠的冷哼嘲讽之声。

    窗外恰好映入一地的霞光,昏暗的光线使水暮颜陷入了沉思。

    “终究还是留了一命,若我就这样不记得了该多好。”水暮颜眼角挂着晶莹的泪珠,从绝情崖跳下来的那一刻,水暮颜心如死灰。

    水暮颜嘲讽自己,如此冷酷无情,自己真是变了,一个真正的杀手。

    她看向那日暮,狠狠皱眉,又想起多年来在白兰眼里她只是个依附于他的人。可她不是!

    她唇角勾起怨恨,心想到:“白兰,我会证明给你看,没有你我也能成事!我水暮颜不会依靠你太久,我也不是你的附属品。”

    附属品?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水暮颜又是冷漠的勾起唇角自嘲。

    不一会儿,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传来。

    水暮颜起身下床,身上多处重伤,走起路来不免有些疲惫。

    水暮颜走出大殿,恰好撞见庭院里落了一地的树叶,晚霞还在天际挂着,渐渐的天色变暗。

    “你醒了?”一声温柔中带着爽快,又不失端庄的声音传来。

    水暮颜轻轻回过身去,看了看那六个人,第一个映入她眼帘的便是千霏,她有刹那的失神,而后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多谢诸位救命之恩。”

    千霏当即感到此人性子冷淡,但转念一想,也可能是刚失恋受了打击,心情不好。

    于是也没多在意,只是问道:“那你用什么来谢?”

    水暮颜从前便听闻千秋六魔冷酷无情,唯利是图,如今见了,更是深信不疑。

    眼下水暮颜心情正是不好的时候,于是冷冷道:“你们想要什么?”

    千霏想也没想便说道:“那你加入我们千秋谷如何?”

    白凌鸢没忍住笑出来了:“哈哈……开什么玩笑,她会答应?”

    水暮颜又是冷冷看了千霏一眼,心想到:“这么温柔的面孔,也是这种人?”

    而后她冷漠的脸突然转变为极其多情的一笑,缓缓走过去笑道:“千霏你长得美丽动人,端庄贤淑中却不失一丝英气,着实令我喜欢。那你考虑考虑嫁给我如何?我便留在千秋谷。”

    千霏岂是任由水暮颜取笑的?闻言不由得怒了,上前便是一巴掌,而水暮颜早有防范,以极快的速度闪在千霏身后。

    此时水暮颜兴致正浓,脑海里都是话文本子打情骂俏,挑逗女孩子的情节,不知道挑逗千霏会不会被打死?

    于是她色狼一般抱住千霏的腰肢,浅笑道:“这一巴掌要是打在我脸上,你心里岂不是要疼死了?”

    千霏这回真是怒了,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回过身便是一掌狠的,打得水暮颜当即嘴角流血。众人也是一惊,千霏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原以为水暮颜就此会听话些,谁知水暮颜不过是擦了擦嘴角的血,一脸痞痞的模样看着千霏。

    她心里顿时喜欢上千霏,这个人好有趣!

    而后水暮颜无耻笑道:“不管怎么看,你都一样好看,美若天仙。”

    真是气死人!其余五人一个个憋着笑,侧过脸偷笑的不在少数。

    千霏狠狠瞪了水暮颜一眼,颜面扫地!而后转身吼道:“有什么好笑的?无聊!”

    那一脸傲娇,惹得水暮颜又是一阵打趣:“像你这样的美人,即便是动怒了也是可爱至极,真是百看不厌。”

    “你给我闭嘴!”本来想打趣水暮颜的,却不承想反被水暮颜调戏,千霏心里气得要死。

    水暮颜突然就一改画风,轻轻咳嗽了两声后笑道:“你方才不是要我加入千秋谷么?好,我答应你了,就冲你这张脸我也必须答应。”

    “你!”千霏再次被气着了,而后冷笑一声,说道:“好啊,那你还不赶紧跪拜几位大人?”

    水暮颜扫了一眼那几人,唯独乱世引和卫翎霄是最顺眼的,似乎这两人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咄咄逼人之感。

    而月玲珑再怎么看都是强势之人,长相思倒是像极了老谋深算的狐狸,一双眉目中藏着秘密一般。至于白凌鸢,怎么看都不是个讨喜的。

    于是水暮颜又找死的说道:“六人中还真是只有你最得我欢心,我可以叫其他几位谷主大人,却不想叫你大人,太生分了我不喜欢。”

    千霏当即横眉冷对,不耐烦的说道:“你脑子摔坏了?”

    水暮颜凑近那张脸,淡淡一笑:“摔坏了你养我?”

    “……”千霏心里只有两个字——无耻!

    其余几人也看够了这场闹剧,于是卫翎霄一句话便结束了两人的吵嘴:“行了,都别站着说话了,进屋说话。”

    水暮颜在千霏凌厉的目光中一脸坏笑的进了屋,而后故意坐在千霏身旁,于是又讨得一句嫌弃:“坐我旁边做什么?滚过去坐别处。”

    “不,就不,我偏不。”水暮颜只手撑着头,一脸堆笑,十分欠揍。

    千霏只得冷哼一声,万分嫌弃的不看水暮颜。其余几人似乎都暗暗庆幸自己不是第一个和水暮颜说话的人,不然哪里受得了这个气!

    卫翎霄正色道:“轩辕公主怎么好端端的就出现在雁门关了呢?”

    水暮颜没心没肺的说道:“雁门关上面不是绝情崖么?跳下来就好了嘛。”

    “……”卫翎霄见水暮颜如此无所谓,也不由得惊了一身冷汗,这是性情大变的节奏?

    卫翎霄又问道:“怎么想着跳下来?不怕摔死?”

    水暮颜皱皱眉,而后笑道:“这不是我命不该绝嘛?没死成。”

    乱世引笑道:“没事,都过去了。”

    水暮颜闻言望向乱世引,而后没那么调皮了,一脸正色道:“你们可能赚不到什么好处了,我就是个棋子,没权没势的。想要点银子我都是没有的,要是不把我送回去的话,你们自己还要花银子养我几个月的伤呢。”

    乱世引再次笑道:“不妨事,几顿饭罢了。”

    水暮颜闻言愣了愣,走不掉了?!她不想留下来的!刚才只是开玩笑!

    她顿时觉得自己进了狼窝,要保持镇定,她不断的安慰自己,尽量保持冷静。

    长相思一脸打趣的问道:“话说,你好端端跳下来做什么?那么高的悬崖,不死也重伤了。”

    水暮颜顿了顿,而后瞎编道:“想试试会不会摔死。”

    再问下去也不过是打太极,几人索性不问了。

    气氛一下变得安静起来,偏巧这时候白凌鸢问了句:“哎,你这么一跳是不是代表你和南宫傲彻底决裂了?”

    一提到白兰水暮颜就再也藏不住情绪了,手中的杯子当即被摔出去碎成片,惊得白凌鸢也是一脸尴尬。

    而后水暮颜站起身来,满脸怒气,眼神里都是杀气,她冷冷道一句:“六谷主怎么说也是活了几万年的人,怎么连话都不会说?”

    白凌鸢等人望着水暮颜冰冷的眼神,都察觉到水暮颜绝非凡人,而且方才千霏那一掌着实重,连卫翎霄也有几分惧怕,可水暮颜就那样生生接下来了。

    这人绝对不简单,这是六个人心里的想法。

    卫翎霄见白凌鸢失态,于是主动道歉道:“抱歉,鸢儿心直口快的,说错话你别放在心上。”

    水暮颜并不回话,只是那张脸彻底冷成了冰,面无表情。

    卫翎霄又笑问:“你若是没有去处,大可就在千秋谷养伤,待你伤好再送你回去。”

    水暮颜沉默片刻,左右不过是来刺探军情的,眼下自己身负重伤,不如留下调养生息。反正他们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上面不是还有个轩辕钊震慑千秋谷的么?

    于是水暮颜问道:“方才千霏说我可以加入千秋谷,此话当真?”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水暮颜这是当真?

    众人皆是一般沉默,而后乱世引笑问:“你一个千金公主怎么能来千秋谷呢?冰凌皇宫才是你该待的地方呀。”

    水暮颜见对方退让,更是得寸进尺,笑道:“我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公主罢了,幸好我还有个师父,人在江湖总要有个落脚之处。若千秋谷能收下我,我愿听候差遣。”

    千霏见水暮颜说得一脸认真,不免讽刺一笑:“你虽有个厉害的师父,可也没那么大面子,想来千秋谷便能来?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

    “当成靠山,可以吗?”水暮颜依旧是一脸认真,看得千霏脸色彻底冷了,这是唱哪出?

    于是千霏给了水暮颜一个白眼:“少胡说八道。”

    水暮颜低头沉思片刻,自己被嫌弃了,还是走吧!

    而后一脸委屈道:“若是不能收留我便罢了,我也不好意思在这里蹭吃蹭喝,告辞了。”

    说完抬脚就走,卫翎霄连忙起身拉住,笑道:“怎么这么冲动?你是有所不知,想要进去千秋谷是有条件的,可能你不适合。”

    水暮颜甩开卫翎霄的手,问道:“你说说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