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妖颜女帝太无耻
    卫翎霄不由得尴尬一笑,而后对水暮颜说道:“这里是杀手聚集地,你该知道的。来这里的无非是亡命之徒,抑或实在没去处的人。你再怎么也是公主,你若入了千秋谷,冰帝不得平了我们千秋谷?再者,你金枝玉叶,如何能和那些莽夫比,他们杀人不眨眼,你一个姑娘家还是少见些血比较好。”

    水暮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千秋谷的性质果然和她的赤血楼一样,只是不知道千秋谷都收些什么人。

    而后水暮颜装作一脸犯难:“那这救命之恩,如何相报?”

    卫翎霄笑道:“日后再说,来日方长。”

    水暮颜听后点点头,也算是同意了。不然还能怎么办?现在是走不了,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而后水暮颜扫了一眼那几人,说道:“我的确没有去处了,不知几位大人能否收留我一段时日?”

    卫翎霄大笑道:“有何不可?想住多久便住多久,你开心就好。”

    其余几人分分点头表示同意,而后水暮颜恭恭敬敬给五个人行了礼。

    给千霏行礼时却是一脸正经,她酝酿片刻,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我认真的,初次见面时便觉得咱们是有缘分的。嗯……以后说不定能成为朋友呢,我就叫你千霏好么?你也可以叫我阿颜。”

    千霏静静看了水暮颜一眼,而后默不作声,她才不会理一个神经病!

    可水暮颜只当她是同意了,于是欣然笑道:“那以后我便叫你千霏了。”

    水暮颜所有的反应都过于轻松,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一般。

    其余几人一面猜想水暮颜的目的,一面派人时刻监视着水暮颜的一举一动,生怕出了什么乱子。毕竟南城就在旁边,万一水暮颜真是来打探虚实的那就糟了。

    凝情殿。

    千霏皱眉,眸子里装着火烧云,第一次被调戏,还是个小丫头!

    想起方才发生的那些还是有些不悦,只是她暗暗吃惊于水暮颜的修为,怎能轻易接住她那一掌?而且水暮颜是重伤未愈,能接住这一掌着实让人吃惊。

    乱世引看向千霏,浑厚略带沙哑的声音问道:“方才你打出去那一掌用了几成功力?”

    千霏有点尴尬,这么一掌水暮颜竟然接住了,还似乎没什么大碍:“八成。”

    乱世引沉默,八成功力?那水暮颜修为必然在六个人之上,他们从未听说过一个活了不过八千岁的丫头能有如此修为,所以他们断定水暮颜必然不是真正的轩辕寂颜!

    卫翎霄见两人皆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她大概猜到了水暮颜的来头,能有如此修为,这世间本没有几个人,或许有一个人可以解惑。

    卫翎霄笑道:“她拜师于鹤影仙人门下,不如我们去找顾墨云。让他来领走这丫头?”

    “不可。”乱世引微微皱眉,思量再三说道:“我们并不清楚他们同门的情分到底有多少,再者,洛神帝那边不是要药引子么?如此巧,她的灵体竟然是彼岸花,这花早在五万年前出现过一次,而后便再也没出现过……”

    乱世引欲言又止,他修为三十八万年,基本上的大事他都知道。传言,五万年前在无忧宫曾出现过彼岸花,那日,妖冶的红色映红了整个天幕,距离无忧宫不远的各处都能清楚的看到天幕上那巨大的彼岸花灵体现世。

    白凌鸢闻言大惊,她本以为彼岸花就算鲜有也不至于没有,听乱世引这么一说她意识到水暮颜必然不简单,以水暮颜今天的表现来看,五万年前出现的那朵彼岸花很可能就是水暮颜。

    长相思和月玲珑对望一眼,眼神交汇时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而后月玲珑提议道:“这样吧,先观察她一段时日,我们去打听一下她与同门的关系,如果必要,可以让顾墨云来看望她,我听说师父很是宠爱这个女徒弟。”

    长相思与众人点点头,而后说道:“也好,正好看看她与顾墨云的关系如何。”

    雨雪殿。

    水暮颜伤好了许多,能到处跑了,于是开始不安分,非要去挑逗四谷主千霏。这不,正披着狼皮装着羊坐在千霏对面一本正经问话。

    “千霏,我觉得你很温柔啊,但是你一说话就不温柔了,好可怕。”水暮颜瞪着一对眼睛假装无辜天真的看着千霏。

    对面的千霏忍了很久了,很想揍人,但是一想起水暮颜的身份就只能算了。回念一想,不过是个心智还很弱的小丫头,不计较了。

    “我这么可怕你还来做什么?去找个温柔的说说话岂不好?”千霏淡淡的说,都懒得白水暮颜一眼。

    “话是这么说,可别人哪有你好啊,我就看你特别特别顺眼。”水暮颜眼里满是调皮,每次说话怼得千霏无言时水暮颜就会笑得特别开心。

    水暮颜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真的对千霏上心了,似乎那张略带忧伤的面容是她久违的故人。

    在遇到千霏之前水暮颜不知道什么是一见如故,可自打见到千霏那一眼,水暮颜便再也没能转开过眼去。

    “……”千霏扫了一眼案牍,无奈的扶额,而后默默起身。

    “哎!你要去哪里啊!”水暮颜刷一下起身拦住。

    千霏皱眉,极其无奈的看向水暮颜,道:“小祖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水暮颜立刻捂住胸口皱眉一脸委屈说道:“我这里好痛……我只是想逗逗你嘛……”

    “诶,我头痛。”千霏无奈的叹息一声,心里不住地感慨,水暮颜怎么这般有恃无恐?

    而后她一本正经说道:“说真的,别人听闻千秋六魔都会闻风丧胆,怎么你一反常态,反倒是不怕?难道我们没有威严?”

    水暮颜也装模作样的诶了一声,而后叹息道:“说真的,别人都不喜欢坏人,可我偏生喜欢,难道我对你的喜欢不够明显?”

    “小鬼!”千霏被逗笑了,伸手拍了拍水暮颜的头。

    “你总叫我小鬼,是我年岁太小还是心智不成熟?”水暮颜坏坏一笑,盯着千霏。

    千霏似乎抓住了机会,正好探测一下她到底修为几何。

    于是千霏赶忙说道:“对!你总算有自知之明了,你不仅年岁小,而且心智不成熟。”

    “哎哟……”水暮颜看着千霏一脸打趣她的模样,也笑了,鬼灵精怪的回了句:“我这是风趣,专业风趣三十年,千霏,你值得拥有。”

    紧接着就是千霏难以抑制的一声:“噗……”

    “哈哈哈……”水暮颜看着千霏哭笑不得的模样,也笑开怀了,而后一本正经抒情道:“我认真的。”

    千霏却是摇头一笑:“小鬼。”

    又是一月后,水暮颜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千秋谷水暮颜能去的地方都转了个遍。水暮颜日日如初,不过问任何千秋谷的事,只是爱挑逗千霏,仿佛真的只是意外掉落山谷的一般。

    雨雪殿。

    千霏坐在庭前的石凳上,一双眸子晦涩了许多,在深秋之际沾染了许多的忧愁。

    水暮颜静悄悄的立在她身后,一双眼睛始终不曾离开过。她不知道千霏是为何而忧愁,似乎她还不了解千霏,只是她会隐隐心疼那个坐在石凳上出神的千霏,水暮颜仿佛看到了自己。

    待到日暮黄昏,千霏才说道:“站了那么久,不累么?要不要过来坐坐?”

    水暮颜浅浅一笑,揉揉酸痛的双脚,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坐下说道:“我只见你看得出神,以为你不会察觉到我来了,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千霏对眼前这个对她一直感兴趣的人顿时来了几分兴趣,于是问道:“你我之间没有多少瓜葛吧?怎么你一来便缠着我不放?”

    水暮颜淡淡一笑:“有的人一见如故,再见便是久别重逢。”

    “呵呵。”千霏忍不住笑了,见水暮颜依旧是一脸认真,便只手撑着头笑问:“怎么这么油嘴滑舌的?”

    水暮颜长眉一挑,一副深情模样说道:“我最不会讨人欢心,我只是喜欢说实话罢了。你若没给我一见如故的感觉,我又怎么会说出这番话?”

    千霏连连摇摇头,笑道:“一见如故?那你对我了解多少?”

    水暮颜淡淡一笑,幻化出一幅画递给千霏,满眼期待说道:“送你的。”

    千霏好奇的接过画,打开一看,原来是幅初冬落雪图。

    只见画中有一片广袤的森林,却都是光秃秃的树枝,地上覆盖了白雪,空中也还落着雪。一介白衣女子行走于树林间,手中提着一盏灯,天际微明。

    千霏看得有些入神,陷入了深思。

    而水暮颜则是说道:“昔我往矣,雨雪霏霏。今我来思,杨柳依依。”

    千霏忽然抬头,皱眉的瞬间眼里落了失落。

    她怀疑的目光看着水暮颜,问道:“这是你自己画的?”

    水暮颜淡淡一笑:“我原本提起笔想画你,却不想画了这幅初冬落雪图。而后又觉得少了什么,便画了一个女子入画,我只觉得那林间的女子便是你了。”

    千霏皱眉将画还给水暮颜,顿时翻脸冷冷说道:“一派胡言,这哪里是我?分明是你乱猜的。”

    水暮颜见她动了怒,眼里又分明有几分失落,便知自己是猜对了。于是将画放在石桌上,起身说道:“我该回去换药了。”

    千霏望了一眼水暮颜离去的身影,没做任何挽留,依旧是愠怒的脸庞别向一边。等到水暮颜的身影彻底没了,千霏又忍不住再次打开那画,一遍又一遍的观赏。

    画中人和她很像的是那一身忧伤又倔强的气息,空荡荡阴冷的林间只有白衣女子一人,千霏仿佛置身画中,那深不见底的寂寞一遍遍袭来。

    “猜对了又如何?你又不懂。”千霏心里又是一阵悲凉,天地间,知心可有一人?若有,那她这近二十万年来所忍受的寂寞又该如何解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