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老狐狸乱世引
    夜微殿。

    水暮颜换好了药之后便在庭院里望着那远处的夕阳发呆。

    天边残阳如血,映在大地上渲染了一层朦胧,秋草枯黄,秋风扬起落叶的忧伤,在空中翩翩起舞。

    “许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黄昏,千秋谷不约而同聚集了六个人,而后便有了千秋六魔。”

    水暮颜闻声猛然回过头去,只见乱世引一身蓝色华服笑着站在身后,不怒自威。

    “见过乱大人。”水暮颜恭恭敬敬行了礼,与乱世引同坐在石桌旁。

    乱世引眉眼带笑,看着眼前似乎无害的水暮颜,问道:“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连有人来到你身后站了许久都不知道。”

    水暮颜淡淡一笑:“不过是想故人了,在千秋谷不用防着别人吧,这里没有人会伤我。”

    乱世引温柔一笑,双眸里藏着历经世事的沧桑和沉稳,长者风度流露于举手投足间。

    水暮颜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她对乱世引心生好感,此人比起师父有过之而无不及。

    水暮颜见他一脸的沧桑,那双眼眸里灌满了忧伤,似愁云惨淡,于是水暮颜试探着问道:“乱大人也怀旧了?”

    乱世引与水暮颜相视而笑,瞥了一眼远处的日暮渐微,而后笑道:“秋景总是有些伤感的,难免触景伤情。”

    水暮颜淡淡一笑,心下想到:难不成他是来找我谈心?随后又微微摇头:乱世引与我不熟,犯不着和我谈心,况且我现在是不速之客,想来乱世引是来打探什么的。

    想到这里水暮颜不由得加重了戒心,尽量说些题外话,她好奇的问道:“那乱大人都在怀念什么?”

    “太多了。”乱世引会心一笑,而后问道:“那你在怀念什么?能说说吗?”

    水暮颜一愣,心里更是加重了防线,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找个借口想个辙,于是她笑道:“我去拿壶酒来,乱大人等我一下。”

    “好。”乱世引坐等她拿酒来。

    水暮颜转身往屋里去,刚进屋便忍不住侧身躲在门外偷窥庭院里乱世引的表情,可她只能看到乱世引平静的脸,其余信息根本获取不到。

    水暮颜扶墙叹息,遇到对手了!她又偷偷瞄了一眼乱世引,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该怎么聊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才拿了一壶酒往外走,又重新坐下。

    水暮颜倒上两杯酒,恭恭敬敬递给乱世引,笑问:“乱大人修为几何?”

    “三十八万年了。”乱世引不知道水暮颜为何问这个,却也如实说了。

    水暮颜饮了一杯,表面风平浪静,心里却不住的感慨:三十八万年!老狐狸了!天哪,我怎么斗得过!还是别打听消息了,我问问他私人情感算了。

    于是水暮颜扯出一个笑容问道:“那知心可有一人?”

    “哈哈……”乱世引大笑,对于水暮的提问感到有几分惊诧,不过他也顺势接话:“交友遍天下,知心能几人?这世间茫茫人海,能与之心意相通的又能有几人?即便是有,也难遇到。”

    水暮颜淡淡一笑:“那就是没有咯。”

    “没有。”乱世引摇头。

    水暮颜深吸一口气,思前想后,决定坦白一部分信息,不然这次谈话会结束得很快,她不想让别人查探出太多信息。

    于是她一脸诚恳的笑着,努力的调整状态,去想思姬雅,或许这样能够让她提现得更真实些。

    她笑道:“我修为不过短短二十万年,虽远不如乱大人,可我也懂得一点道理。这世间最难求的便是真心,最难忘的便是誓言,原以为时光会抹去记忆和伤痕,到头来不过是加剧了思念的疼痛罢了。”

    乱世引闻言沉默了片刻,迟了一秒后问道:“你修为已有二十万年?”

    水暮颜为他添了一杯酒,眼神尽量不去看乱世引,她瞎编的!不过她还是从容笑道:“乱大人与旁人不同,说实话与你听也无妨。况且,我知道乱大人不喜欢听谎话。”

    乱世引淡淡一笑,目光略带怀疑的打量水暮颜,说道:“素来只听闻你是横空出世的轩辕公主,殊不知原来是上古妖魔。二十万年,那该是绮语魔帝还当政的时候了。”

    水暮颜险些将手中的杯子失落,上古妖魔……她忍不住要心虚,她在无忧宫看史书时曾见过一个描述,上古妖魔中有一朵彼岸花修为极深,可后来却不知所踪。可是这和她什么关系?乱世引不会怀疑她就是那朵彼岸花吧?

    水暮颜淡定的看着乱世引,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乱世引那双狡黠的眸子只传达出四个字——来者不善!

    “是,是那个时候,上一次神魔大战刚结束不久。”水暮颜又喝了一杯,有些慌乱。

    忽然间她想起来白兰经常提起千秋谷时那一脸怨恨,难道千秋谷真的是毒瘤?

    水暮颜想试探一下,于是她感慨道:“如今魔帝白兰当政,这魔界看起来是盛世,却也是乱世。沧海桑田,唯一不变的还是那颗飘若浮萍的心。”

    乱世引直接跳过话题,开门见山笑道:“那你本名是?”

    “水暮颜。”水暮颜淡淡一笑,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孤身来到千秋谷本就没有经过白兰同意,若打草惊蛇,势必会被白白兰责骂。

    而后水暮颜又补充说道:“无名之辈罢了。”

    “有名无名都不过是虚无,千秋功过也不过荒冢一堆。”乱世引也饮了一杯,打了圆场。

    乱世引将水暮颜眼底的慌张看在眼里,他不知道为何一个上古妖魔与他对话竟然连最基本的镇定都做不到,难道自己想错了?

    他不住地打量水暮颜,想从那张看起来生气勃勃的脸上看到些什么。可越看越觉得此人有几分小孩子气息,这一身的修为和她通身的气派大相径庭。

    水暮颜望着天色已沉,更添几分凄凉,便叹了口气。同时也深感无奈,找不到话说,又怕说错话被乱世引抓住小辫子。

    乱世引又问道:“你现在是系何人旗下呢?”

    水暮颜内心直接崩溃了!她开始在心底歇斯底里——啊!啊!啊!乱世引你这只老狐狸!肯定是猜到了我来千秋谷的目的,气死我了!哼!不过那又如何,我不信你还能杀了我!摊牌就摊牌,我倒要看看你什么反应!

    于是水暮颜撑头一笑:“白兰旗下。”

    “哦,这样啊。”乱世引一脸平静,果然如此,那水暮颜来千秋谷必然是想打探内部消息。

    乱世引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来千秋谷所谓何事?”

    这下子彻底撕破脸了,水暮颜一脸豁出去的表情看着乱世引,有些心慌的把玩手中的杯子,却正是肯定了乱世引所有的猜想。

    “为了多看几眼你们的四谷主,她真的很好。”水暮颜淡淡一笑,撒了谎却面不改色。

    乱世引嘴角带笑,嘲讽意味极重,又问:“你与她素昧平生,怎知她的好?”

    水暮颜心里冷哼一声,想到:关你什么事?我就是看上千霏了不行吗?

    随后她决定讨好一下乱世引,免得乱世引在千霏面前嚼舌根,让千霏直接嫌弃自己!

    水暮颜想想还是觉得后怕,于是淡淡一笑:“我与乱大人不也是素昧平生?乱大人通身气派宽和有礼,成熟稳重,处变不惊。很少有人会不被你吸引的。千霏修为不浅,虽然位居第四,可我看我各方面能力当是与乱大人平齐的。我喜欢她的纯真,可能表现得不明显,但是我还是能发现,她的性格本就是单纯的,这一点乱大人比我更清楚吧。”

    水暮颜说完自己都倒吸一口凉气,她是有多不要脸才这样贴金?特别是那一句很少有人会不被你吸引。

    水暮颜回想起来瑟瑟发抖,眼前的乱世引那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配上那一双精明狡黠的双眼,就问一句:谁敢靠近?谁敢!反正水暮颜不敢,也死活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可能说着说着自己就掉进坑里了。

    乱世引听水暮颜说完话,心中对水暮颜也有几分赞赏。水暮颜似乎有一双能看懂别人心思的眼睛,只是,他不知水暮颜是敌是友。

    两人无言,默默喝着酒,水暮颜从未感到如此慌张无措,她不禁鄙视自己:顾墨云那种神经病你都不怕,干嘛要怕乱世引?好没用!

    不过当她再次和乱世引碰杯的时候她就改变了念头:哎!顾墨云那神经病好歹让着我点,乱世引这老狐狸和我是敌对关系。不能怪我,换了个人说不定也是一样的!我要原谅自己的怂……

    乱世引与水暮颜又喝了几杯,天色彻底沉了下来,秋风乍起,夜微凉。

    末了,乱世引道:“你性格直爽,这点我很喜欢。”

    水暮颜淡淡一笑,继续贴金:“乱大人性格宽和有礼,我也很喜欢,如今这世道,像乱大人这般人品已为数不多了。”

    “谢谢。”乱世引笑着饮了一杯,看着天边渐渐升起的月色,双眸中似乎沾染了不知名的忧愁,他感慨道:“又是中秋,月也快圆了。”

    水暮颜点点头,也扭头看着那一轮明月。

    那明月泛着柔和的光,混着聒噪的虫鸣声,乘着温柔的晚风飘在天上,将这个夜晚衬得那般柔情。

    忽然步入一个人,她们抬眸看去,原来是卫翎霄。

    卫翎霄信步而来,看着桌上的酒,笑道:“阿颜你好大面子,我们二谷主可不是轻易与人喝酒的。”

    水暮颜闻言淡淡一笑,心里瑟瑟发抖:诶!来套我的话,不喝酒拉近关系怎么套?

    水暮颜一边向卫翎霄行礼,一边迎她坐下。

    水暮颜不由得心里烦躁,千秋六魔非要一个个来试探她?

    水暮颜说道:“能与乱大人一同饮酒是我的福气,难得卫大人也来了,我再去拿个杯子。”

    “既要同饮,一壶酒怎么够?让人再拿几坛来,一醉方休。”卫翎霄豪爽的说道。

    水暮颜身子微微颤抖,心里咒骂:一醉方休?想灌醉我套我话吧!啊!啊!啊!一个个都这么恐怖又直接的吗?哼!论酒量我还没输过呢!今天便让你们醉死算了!

    “好。”水暮颜微微一笑,从容转身去拿酒。

    卫翎霄见水暮颜走远了,便看向乱世引问道:“怎么想着来看她?可有问出什么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