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撩妹小能手
    水暮颜又喝了一口酒,心里盘算一番,叹息一声,而后笑道:“本来与南城的联姻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再有联姻也不应该是我出面了,毕竟朝中皇子公主众多。”

    “哦。”乱世引淡淡一笑,而后又问道:“那你与南宫傲还有可能么?”

    水暮颜闻言怔了怔,手中的酒险些撒了,不知道如何作答。

    乱世引见她这样,心里更是好奇这南宫傲究竟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一个上古妖魔为之倾心。

    于是乱世引又问道:“听闻你与他的联姻是得到了你的首肯,想必像他那样的人才配得上你吧。”

    水暮颜立马摇摇头说道:“无所谓身份地位门当户对才配得上,只不过恰好冰帝有意一试南城是否有反叛之心罢了。”

    “那你怎么想的呢?”乱世引说话间略带质问之意,让水暮颜感到有些咄咄逼人。

    水暮颜皱眉,一脸悲伤,这是她无法掩饰的,她说道:“从前喜欢他,眼下已经不喜欢了,往后会放下他,喜欢上别人,所以应该是再无可能。他那样的人,奇雨薇那样聪明温柔的人才配得上,像我这样棋子一样连自己的人生都无法左右的人,如何配得上他。我陪不了他,他也给不了我要的。”

    “哦,怎么说呢?你也是人中龙凤,师父是赫赫有名的师父,一众师兄又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这天底下应该只有别人配不上你的说法吧?”乱世引淡淡一笑。

    水暮颜听着乱世引的打趣,不由得一笑,说道:“不过是当权王下,什么都不过是魔帝的恩赐,若有朝一日得罪了魔帝,株连九族也说不定呢?所谓身份显赫,也不过是掩人耳目,惑人心神的障眼法罢了。除了自己,我又有什么呢?”

    乱世引话锋一转,问道:“所以你就来千秋谷了,是来碰个运气看能不能进千秋谷?”

    你大笑,深感无奈,乱世引的段位太高,水暮颜不是对手,于是她只得打趣说了句:“乱大人像极了老狐狸。”

    “这话可不能乱说哟,我怎么就是老狐狸了?”乱世引一脸笑意。

    水暮颜勾唇一笑,说道:“乱大人精明咯!”

    “哈哈,我不精明,我比较笨。别人都说我看起来很老实,相处起来安全。”

    水暮颜不由得大笑道:“老实?这两个字和你不沾边啊!应该说是厚道,老实这个词太不适合你了。”

    “哈哈,精明的人不会像我这样累哟。我就是太笨了才会这样累。”

    水暮颜为他倒上酒,她觉得乱世引与自己是一样的,被责任束缚。不同的是,水暮颜更倾向于被情所困,而乱世引似乎是纯粹的为责任所困。

    水暮颜笑道:“你这是责任心太重了,不肯放自己轻松一下,不累才怪了。”

    乱世引饮酒一笑,说道:“没办法哟,谁让我是二谷主,不替大谷主分忧,我就要累死了。”

    “诶,难为你们几位了。”水暮颜眉间带了些许忧愁,仿佛自己也感受到了那份疲惫。

    乱世引沉默了片刻后又说道:“真希望可以轻松一下,不要这么累了,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水暮颜淡淡一笑,说道:“那就放松自己,将手中的事暂时放一放,先休息一阵子。”

    乱世引笑着摇头道:“不行哟,忙都忙不过来,一放下就不得了了。”

    水暮颜淡淡一笑,无奈的看着他,而后又陪他饮了一碗酒。身旁二十坛酒已去了一半,两人皆有了醉意,渐渐的喝得就慢了许多。

    夜未央。

    乱世引两眼朦胧,问道:“今日就喝到这里吧,是时候该睡了。”

    水暮颜起身行礼相送:“乱大人走好。”

    “好,你早点休息。”乱世引说完便拖着醉乎乎的身子回了行宫。

    水暮颜望着桌上的酒坛子,杂乱的分散着,就像曲终人散后的一片狼藉。

    她微微笑了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抱起来一个酒坛子跃上庭院里的树枝。此时天边月色朦胧,行云渐渐笼罩了稀缺的月光。

    水暮颜喝着酒,思绪混乱,看着那月色,仿佛又想起了谁。

    夜微殿。

    翌日,天已微明,寒气甚重。千霏一早便来了夜微殿,四处不见人影,却只见了满桌子的酒坛子,树下也有一些。

    “轩辕寂颜,你在哪儿?”千霏皱眉,四处张望,莫不是水暮颜醉死了?

    水暮颜闻声,惊醒,而后拨开树枝浅浅一笑:“千霏,我在这里呀。”

    千霏猛然抬头,茂密的树叶后面藏着一张邪气的脸,唇角弯弯,笑得无邪。

    千霏愣了愣,似乎是许久没有见过如此纯净的笑容了,似乎觉得有点暖心。

    “这时候树上露水正浓,你上去做什么?还不快下来。”千霏佯装生气,水暮颜见了觉得甚是可爱,于是顺着树干空隙一跃而下,踏着晨光温柔。

    千霏远远的便见水暮颜衣裳寒气甚重,不由得又是皱眉,走过来便是一顿训斥:“年纪轻轻怎的不学好?你本有伤,还弄得寒气侵体,到时候有你受的。”

    水暮颜目光沉沉的看了她一眼,而后沉默半晌,想起千霏打她那一掌,千霏到底有多深厚的功力?水暮颜很好奇,于是她又笑道:“久闻大名,心中早已仰慕,不知今日你可否赏个脸,与我动一动拳脚,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千霏听得一头雾水,她还未做出回答,水暮颜便幻化出乾坤扇,纸扇轻启,笑道:“千霏,接招!”

    千霏浅浅一笑,没有任何法器,空手接招。

    “你可不要让着我,我还怕伤了你。”水暮颜淡淡一笑,纸扇轻摇,而后步步紧逼,向千霏攻去。

    千霏一直闪躲,不曾还击,她却觉得水暮颜的确是深藏不露。几招下来,已退居下风。

    水暮颜一边打一边笑道:“千霏,你不要让着我呀,这样打多没意思。”

    千霏勾唇一笑,猛然出招,招招致命,速度快狠稳准,水暮颜这才满意的笑了笑,而后出招还击。

    “你这实力可不会输给卫大人,我本以为你的实力会与乱大人相当,谁知竟然如此深厚。千霏,这千秋谷论资排辈难道不是以法力高低而论么?”水暮颜淡淡一笑,一下闪退在一旁,表示休战。

    千霏冷眼相待,一脸警惕冷冷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来千秋谷目的何在?”

    水暮颜纸扇轻摇,缓缓走到一旁的石桌上坐下,尽力调整不太平稳的呼吸,笑道:“你这么冰雪聪明,自己猜咯。”

    千霏猛然皱眉,而后悄悄将右手背在身后,幻化出几根毒针。

    水暮颜抬眼看了看她的表情,心中偷笑,而后说道:“我若死在这里,整个千秋谷都难逃干系,你趁我重伤偷袭我,未免胜之不武啊。”

    千霏懒得与水暮颜争辩,气得转身就走,水暮颜见她要走,急得忙起身,牵动还没好的伤。方才打斗过于剧烈,一下吐血,头也有些晕。

    千霏闻声扭头看,正看见水暮颜一脸难色,嘴角流着黑色的血。

    千霏于心不忍皱眉走过去,问道:“知道伤还没好就别乱动,没事来招惹我做什么?”

    水暮颜擦了擦嘴角的血,一脸不正经笑道:“兴许是我没有一个正行才让你烦透了我,我只是想多和你说说话,做什么不都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

    千霏不由得叹气,扫了水暮颜一眼,而后过去摸了摸水暮颜的额头,问道:“你这脑子没烧坏吧?怎么成日里说话不着边际,油腔滑调的?”

    水暮颜趁机抓住千霏的手,嬉皮笑脸道:“你说,你这么温柔似水,怎么就不多笑笑?笑着多好看!”

    千霏长叹一声,而后拍飞水暮颜的爪子,白了一眼说道:“小鬼,说话就说话,毛手毛脚的干嘛?”

    “什么?!毛手毛脚?!那……那不是形容……我不算吧!”水暮颜顿时尴尬,刚才不就是觉得千霏的手好看么,然后就拉了一下,居然被嫌弃了。

    正说话间,卫翎霄来了,见地上落了几滴血,便问道:“难道又打起来了?地上的血怎么回事?”

    水暮颜连忙伸脚踩住血迹,笑道:“没有没有,就是昨夜喝多了,不小心磕着了,导致心口吐了血。”

    卫翎霄也不管究竟了,只说道:“有贵客来,要见你啊。”

    “见我?”水暮颜一头雾水,她消失也才一个月,谁会闲了没事来找她?

    卫翎霄笑了笑,而后身后闪出一个人。

    “师妹,别来无恙。”顾墨云一脸笑意,在水暮颜看来却是不怀好意。

    水暮颜缓缓起身,看着久违的顾墨云,冷了脸,而后说道:“久违了,逍遥魔尊。”

    卫翎霄不由得觉得好笑,一个叫师妹,一个叫魔尊,顾墨云热脸贴了冷屁股?

    “阔别千年,就这么不待见师兄我?”顾墨云一脸无所谓的笑了笑,大摇大摆朝水暮颜走去。

    水暮颜见了不免皱眉,他一向如此示好,可性情最是冷酷无情,这种人,不与他说话最好。

    水暮颜转身就走,却被顾墨云一个闪身拦住了去路。

    水暮颜不由得动了怒,心里慌乱情急之下大声吼道:“你有病啊顾墨云!有事没事拿我寻开心?我没空搭理你。”

    顾墨云见水暮颜额上出了汗,心里只觉得好玩,他知道水暮颜一向惧怕面对他,当年的不辞而别和种种,他可不会轻易忘记。

    如今水暮颜似乎还是那般傲娇,顾墨云心下喜悦,于是忍不住打趣她:“你紧张什么?出了这么多汗。”

    水暮颜看着日头上了正午,又见千霏与卫翎霄都看着这一幕,自己不好发作。再者,自己根本不是顾墨云的对手。现在身负重伤,根本禁不起打斗,识时务者为俊杰。

    顾墨云见水暮颜不说话,也不与水暮颜逗趣了,开门见山说道:“师兄我对你不好,师父对你总是最好的。你就不回去看看师父?近些年师父身子可不大好。”

    水暮颜皱眉,她实在猜不透顾墨云的来意,但是水暮颜知道每一次顾墨云来找她都不会有好事!

    上一次顾墨云与水暮颜吵架,随后两人动手,水暮颜就躺在床上两个月。

    卫翎霄见水暮颜久久不做声,便问道:“寂颜,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水暮颜又抬头看了看顾墨云,心中仍旧是不悦,见他如见仇敌。

    “跟我回去,师父想你了,你也该回去看看了。”顾墨云命令似的语气说道,而后又盯着水暮颜看了一眼。

    “今天我要是不跟你回去你是不是又要把我打成重伤,躺个十天半个月的?”此话一出,顾墨云脸色难看了几分,这是存心要揭他的短,让他当众出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