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四天神试炼与明悟
    少昊徒步爬上了不息山的山顶,在那里,他如愿见到了青龙玉珑,并向她寻求解决之法。

    玉珑告诉他,想要拯救自己的族人,必须要先净化和征服自己心中的种种负面情绪,才可以做到全心全意为自己族人而奉献。

    四天神的试炼,这是一场艰苦而又漫长的旅途,少昊必须通过至尊四天神给于他的种种考验。

    为了自己的族人和这片挚爱的土地,少昊毅然开始了这场问心之旅。

    在不息山的山顶,玉珑向他喷出了无比剧烈的翡翠烈焰。

    火烈烧灼着少昊的躯体,极度的痛苦让他想要惨叫出来,但他拼命咬牙忍住了。

    “真正的智慧就在你心中,也在你所作出的选择中。。。当面对压倒性的黑暗时,你能否作出正确的选择呢?”

    玉珑的问话回荡在少昊的脑海之中,久久不散。

    身为熊猫人王朝的皇帝,自己必须无比果决,只会炫耀武力和自身的地位,是无知而又肤浅的。

    玉珑的烈焰洗涤着少昊的心灵,躯体的痛苦似乎在这一瞬间离他而去。

    几天后,美猴王搀扶着少昊走下了不息山,奔赴下一个地点。

    他内心中的猜忌和恐惧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智慧和信念。

    一路奔波,他们来到了卡桑琅丛林地区,这片生机勃勃的原始丛林,是朱鹤赤精的栖息地。

    在朱鹤寺外的广场上,赤精已经在等着他了。

    “在面对空前的挑战时,你有着怎样的期盼?你想要怎样的未来?相信彼此,让别人为你带来希望。没有希望,未来就没有光明。”

    第二轮的试炼就此开始,朱鹤赤精向着少昊发起了神鹤奔袭。

    铺天盖地的猩红火墙呼啸而来,大量由烈焰构成的小型仙鹤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穿过火墙,先一步来到少昊身边,继而猛地撞上了熊猫人皇帝,在其身上燃起了不息的火焰。

    少昊痛苦,但更多则是开悟。

    那穿过火墙的仙鹤,让他联想到了自己的人民。

    即便是在没有任何希望的黑暗年代,熊猫人们也如同穿过烈焰火墙的朱鹤那样,毫不畏惧,毫无犹豫地为自由和希望而奋斗,哪怕最终落得身死的结局。

    烧灼着他的烈焰仿佛变为了清澈舒适的泉水,躯体瞬间不再痛苦,一股充满了生机和希望的温暖火焰在他心中点燃。

    绝望,已经从他的内心中消除了。

    身为皇帝,自己绝不能绝望和放弃,希望永存于心,才能成为指引人民前进的灯塔。

    朱鹤赤精收回了自己的猩红烈焰,他在潘达利亚地区代表着希望和新生,赤精之火从来都不是毁灭,而是浴火重生的寓意。

    告别了朱鹤,少昊怀着满心的希望继续上路,即便他的下一站目的地无比凶险。

    第三轮试炼,位于长城之外的螳螂高原,那里是熊猫人的世代仇敌螳螂妖的地盘,而玄牛砮皂的砮皂寺就矗立在螳螂高原西北部的高原之上。

    少昊没有选择乘坐云端翔龙直接飞过去,而是与美猴王一路徒步前进。

    踏出卡桑琅丛林,来到了他无数次来过的四风谷地区。

    天苍苍野茫茫,看着那无比熟悉的田地,看着那平静祥和的村庄,这一次少昊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感触。

    熊猫人安居乐业,王朝庇护着它的子民们,而自己这个王朝的庇护者,则需要保护这一切,哪怕为此付出一切。

    伴随着长城那无比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少昊的前方是一片环境昏暗的死亡高原,虽然树木成群,但自然的祥和似乎并没有降临这里,反而有着一种冷厉的刺骨感觉。

    少昊和美猴王如同普通的军中斥候一般,小心翼翼地前行,避开了那一队队的琥珀甲虫猛兽,以及成群结队在天空中掠过的螳螂妖。

    终于,他们到达了西北部的高原,来到了砮皂寺的面前。

    玄牛砮皂已经等在寺庙中央的空地上了,这名牛类的荒野半神同样是艾泽拉斯的宠儿,属于世间第一批诞生的生灵。

    那厚重的身躯犹如昆莱山一般屹立,浑身散发着洁白的柔和光芒,他是大地的脾性,宽厚而且危险。

    这场试炼可以允许少昊和美猴王二人一同上场,他们艰难地躲避着玄牛那带着无比威势的冲锋,巨大且锋利的牛角只要一个不小心便会将他们刺个对穿。

    玄牛快速地奔跑着,周围掀起了漫天的风沙,继而演变为刺骨的飓风。

    “你能否独立山颠,任由风霜侵袭,直至沧海变为桑田,高山沉入海底!”

    玄牛那雄厚的声音直击少昊的内心。

    正在不断躲闪的他闻言不再犹豫,停下了逃避,就这么立在原地,忍受着风沙刺骨的侵袭,眼神平静地看着朝自己冲锋而来的玄牛,同时他也朝着玄牛对冲了过去。

    “想要达到目标,必须寸步不让!”

    “风刀霜剑,四面受敌。不动如山,亘古不移!”

    在即将撞在一起,然后被玄牛撞飞的一瞬间,少昊猛地跃起,冷静而又准确地跳到了玄牛的头上,将手中的宝剑狠狠地插了下去。

    漫天狂舞的风沙瞬间停止,少昊忍住全身的痛苦跳回地面上,浑身上下全部都是被风刃割裂出的细小伤口。

    但此刻,他内心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愤怒和仇恨已经消失,勇气与坚毅成为了他面对敌人时的全新态度。

    玄牛缓步来到少昊面前,满意地点了点巨大的牛头。

    “去吧,最后一个试炼在昆莱雪山的山顶等着你,做好准备,做好必死的决心,白虎永远不懂得什么是仁慈。”

    玄牛再次掀起了漫天的风沙,将少昊与美猴王送到了昆莱山的山脚下,这座无比巍峨的雪山仿佛从世界诞生之初便屹立在这里,亘古不变。

    艰苦的攀爬就此开始,一路上险情重重,凛冽的雪风刺骨而且冰冷,雪山上生活着的的雪巨人更是残暴无比,这群野兽可不会拒绝一顿美味的熊猫人大餐。

    终于,在十几天之后,少昊和美猴王爬到了山顶。

    这里是一片洁白的世界,没有任何的杂质,仿佛独立于这天地之间,一尘不染。

    白虎雪怒静静地蹲坐在雪地中央,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喘气的少昊,又瞥了一眼将手中的铁棍插在雪地中,继而直接仰天倒下的美猴王。

    “力量与抑制力的试炼,是你是否可以成为一个优秀领导者最为关键的一点,而你是否拥有改变命运的能力,我们拭目以待。”

    白虎的声音顺着山顶的狂风传来,这头巨型老虎半神,他代表着最初的凶猛与力量,没有任何的投机取巧,也没有任何的以奇制胜。

    美猴王这时挣扎着爬了起来,庄重地对着少昊行了一礼,他明白自己的这位好朋友是如何渴望与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想要为自己的子民奉献一切,甚至是生命。

    这值得尊重,不是么。

    少昊直视着前方的白虎,深深地呼了口气,继而。。。

    “翔龙在天!”

    作为一名优秀的踏风武僧,少昊的身体立刻被气流托浮了起来,继而朝着白虎雪怒疾速冲了过来。

    几息之间,他便已经袭到了白虎面前,毫不迟疑,直接使出自己杀伤力最大的武技:旭日东升踢。

    他牢牢地记着玄牛的话:白虎没有仁慈,也不会怜悯弱者,为了最终的胜利,白虎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加倍奉还!”

    白虎也不躲闪,任凭少昊对他进行猛烈地攻击,紧接着虎身猛地一跃,闪电般地挥舞着自己白色的利爪。

    一道道利爪残影狠狠地打在少昊的身上,后者顿时一阵惨叫,捂着血流如注的胸口猛地后退,此刻那里有着数不清的利爪抓痕。

    “力量,它不仅仅是指单纯的**强度,在面对真正的考验时,你是否能够分清力量与能力的区别?”

    少昊闻言陷入思索之中,不过白虎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而是继续展开了新一轮的猛烈进攻。

    “你心中的暴虐一日不除,你就永远是个弱者!只会单纯地依靠力量,而忽视了自己其他更重要的能力和手段,你就不是一个王者!”

    最终少昊是如何通过了白虎的试炼,就连美猴王也不得而知,他只知道再次看到这位老朋友时,给自己的感觉已不再是原来的气质。

    如果说少昊以前更像个领主,那么现在已经完全变得像是一个皇帝了。

    “身为皇帝,便要将所有的感情和心思全部放在身后,不要被任何人左右,不要被任何人影响,做出你自己的决定,为了达到最终的胜利,你必须做到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哪怕不被世人所理解,至于你是明君还是暴君,这就要跟随着你的内心来决定了。”

    心中的暴虐已经消散,有的只是力量和绝对的理智。

    但少昊还有最后一个负面情绪没有抹消:傲慢。

    白虎告诉他,傲慢没有人可以消除,这需要你的机遇与契机,以及你愿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

    而且根据锦鱼人智者的预示,这一契机很快便会到来。

    确定了傲慢的消除之法也就是自己最终的奉献之时,少昊的内心一片平静。

    对此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为了潘达利亚,为了熊猫人,自己不惧,亦不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