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怒风与兽人
    对于潘达利亚地区所发生的事情,暗夜精灵们并不关心,就算是他们知道了那位锦鱼人智者的未来预示,也只会一笑而过,当作是一个痴呆老疯子的臆想

    开玩笑,现在的暗夜精灵主导大陆,永恒之井的无尽威能为自己所用,国民万众一心,与守护巨龙们的关系极为要好,上有魔法之神萨罗达尔和月神艾露恩的赐福,下有光中之光艾萨拉女王的荣光,还有森林半神教导族人驾驭自然的能力。

    灾难?什么灾难?

    我们是神灵的宠儿,我们是无敌的!

    好吧,假如换位思考一下,换到暗夜精灵的身上,结合目前世界的状况,他们这么认为也是很有道理的。

    说到驾驭自然的能力,森林半神塞纳留斯最近很是忧虑,问题自然是出在了自己最看重的两名德鲁伊学徒身上。

    怒风两兄弟极有潜力和天赋,如果他们潜心研习,假以时日,必定可以成为暗夜精灵中的第一批大德鲁伊。

    而哥哥玛法里奥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对于塞纳留斯这个老师,他无比的尊敬,对于感应自然的威能同样有着极大的兴趣,并且时常抱着敬畏之心去与大自然交流。

    玛法里奥的进步神速,塞纳留斯对于自己这个首席学徒很是满意,决定在近期教授于他如何进入翡翠梦境的能力。

    而弟弟伊利丹。。。好吧,这名年轻急躁的学徒,甚至要比他的哥哥玛法里奥更加具有潜力,而且思维极其敏捷,经常可以举一反三,做出创新性的突破。

    但是他对于德鲁伊和自然之道,就是学不进去啊!

    伊利丹羡慕并渴望着魔法,渴望着自己能够如同上层精灵那般,掌握巨大的奥术能量,成为一名备受尊敬的宫廷**师。

    所以塞纳留斯很轻易地便可以发现,伊利丹的心根本就不在这里,早已经飞去了首都艾萨琳,飞去了上层精灵之城苏拉玛。

    而他之所以依旧继续留在这里跟着森林半神学习,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尊敬这位上古半神,也不是因为哥哥的劝阻,唯一的原因便是那个名叫泰兰德*语风的青梅竹马。

    泰兰德说了:“我希望你能够留在这里,和玛法里奥一样,研习自然之道,而不是去触碰那些危险的奥术能量。”

    好了,足够了。

    泰兰德区区一句话,顶的上塞纳留斯和玛法里奥的一万句。

    天不怕地不怕的痴情少年伊利丹立刻收起了离开的心思,无比乖巧地继续学习德鲁伊之道。

    这也是最让塞纳留斯忧虑的原因所在了。

    作为两兄弟共同的青梅竹马,玛法里奥喜欢泰兰德,伊利丹也喜欢泰兰德,而泰兰德。。。嗯,好吧,她应该是更喜欢玛法里奥的。

    三人的关系犹如一团乱麻,两兄弟在互相竞争,当然,保持在兄弟亲情的范围之内。

    虽然伊利丹留了下来,但他依旧在时刻关注着奥术,关注着魔法界的新闻动态。

    “苏拉玛的法师团又研究出了一种全新的奥术释放形式,可以让奥术飞弹的威力增加好几个百分点!”

    “那位魔法之神萨罗达尔,听说他只与极少数神选者进行交流,还赐予他们神力,真想体验一下拥有神力的感觉。。。”

    “艾莉桑德?晋升苏拉玛上层议会的议员?她是谁啊?逐日者家族没有这号人吧?”

    好吧,对于奥术界的动态,伊利丹掌握的简直比自然之道要高出无数倍。

    当玛法里奥可以同时召唤出十几名树人的时候,伊利丹连一个月火术都还释放不出来,导师塞纳留斯经常是一脸无奈地看着这个急躁小年轻突突突地连续释放愤怒,这是他唯一掌握的德鲁伊基础法术。

    但这不应该啊,以伊利丹的天赋和潜力,即便是他再怎么不好学,这个进度也太慢了吧?

    对此伊利丹只是耸耸肩,一脸无所谓,每天晚上继续缩在他自己的房屋里,不知道在搞什么秘密。

    伊利丹从未放下过奥术魔法的研习,而且极度专研和用心,每天晚上他都会偷偷地进行练习,现在的他与其说是德鲁伊,还不如说是一名进步神速,无师自通的奥术学徒。

    除了魔法的研习,最令伊利丹开心的便是泰兰德在月神殿给予休假时前来找自己和哥哥的时候了。

    看着泰兰德的一举一动,伊利丹经常就这么呆住,傻愣愣地盯着女精灵不放。

    只可惜泰兰德并没有看自己,她在与玛法里奥交谈甚欢,详细地询问着研习德鲁伊之道时的经历和趣事。

    自己的坚持真的是错的么?泰兰德作为月之女祭司,乃至整个月神殿,对于上层精灵和奥术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咸不淡。

    “上层精灵喜欢奢侈和享乐,他们滥用魔法,对待平民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不喜欢他们。”

    对于泰兰德的评价,伊利丹总是会自问一下自己的秘密行为。

    但是。。。拥有力量,才能够保护自己的族人,保护自己所爱的人,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否则还谈什么保护和责任?

    德鲁伊的自然之力太过缓慢,而且这种力量本身就不够强大!

    召唤树人有什么用,移动的柴火堆么?还不如召唤一群奥术傀儡,杀伤力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一个森林半神,怎么能够与魔法之神相比,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泰坦神灵!

    只不过类似这样的想法,伊利丹也就只敢偷偷想想了。

    这时一阵纷乱的吵杂打断了伊利丹的发愣,回过神来,加快脚步追上了玛法里奥和泰兰德。

    “怎么了?”

    不需要回答了,因为伊利丹马上就发现了原因。

    城中央的广场上,此刻摆放着一座无比坚固的铁笼子,笼子周围守卫着七八名士兵,看盔甲的样式,应该是黑鸦领主拉文凯斯的亲卫兵。

    重点是笼子里关着的生物,伊利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野兽。

    他有着绿色的皮肤,嘴里生长着如同巨魔一样的獠牙,身材极为强壮,肌肉感扎实到爆炸。

    他的耳朵和精灵类似,是尖尖的,后脑勺上梳着一个灰白的马尾辫。

    这个陌生的野兽此刻似乎很是萎靡,瘫坐在牢笼中,闭着眼睛,动也不动面前放着的清水与水果。

    “这个野兽到底是。。。泰兰德!别过去,小心这野兽暴起伤了你!”

    见到泰兰德拨开人群,走到了牢笼边,伊利丹立刻紧张了起来,同样冲了上去,并且暗中积聚起奥术能量,警惕着这个绿色野兽的一举一动。

    “放松,我的弟弟,我能感觉的到,这个生物并没有任何恶意和敌意。”

    玛法里奥走上前来,拍了拍伊利丹的肩膀。

    笼子旁边的士兵见到泰兰德,也没有阻拦,而是行了一个军礼。

    对于月之女祭司这样不求回报救死扶伤的群体,不管是平民还是士兵,都是极度的尊敬。

    泰兰德蹲在笼子边,慢慢将手伸了进去,放在了绿色野兽那粗壮结实的臂膀上,继而一道柔和的月光能量笼罩了这个野兽,舒缓着他的心神,驱散着他的疲劳,同时治愈着他那依旧未愈合的伤口。

    布洛克斯睁开了眼睛,他平静地看着面前这个为自己治疗的暗夜精灵。

    兽人竟然会得到一个精灵的治疗,这还真是讽刺。

    不过作为部落的勇士,自己必须要尊敬这样的“萨满”,即便她是一个联盟。

    现在,必须得搞清楚在自己身上究竟都发生了什么,自己带领的巡逻队同伴们都如何了。

    必须。。。要赶回奥格瑞玛,去向萨尔大酋长汇报情况。

    “谢谢,精灵的萨满。”

    感觉自己重新焕发活力,布洛克斯说了一句泰兰德完全听不懂的兽人语,继而重重地捶了几下胸口。

    泰兰德愣了愣,虽然听不懂这个生物在说什么,但她立刻明白了这个生物的动作是在向自己道谢。

    “他不是野兽,他有智慧,他也不应该被囚禁在笼子里。”

    泰兰德起身对着卫兵们说道。

    精灵士兵们则是一脸无奈。

    “尊敬的女祭司,这是拉文凯斯领主的命令,我们只能照做,这头野兽。。。额,这名生物,是在黑鸦堡外围的森林中抓到的,当时那里产生了一股无比剧烈的未知能量波动。”

    “走吧,泰兰德,我们只能帮他这么多了。”

    伊利丹摇了摇头,他对于这个绿色的奇怪生物不感兴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