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玩伴
    第一章玩伴

    上个世纪20年代,是外婆的年代,这个故事就是我那可爱的外婆讲的。主角是谁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该去的都早已远了、淡了而我仅仅是将故事复述一遍而已!

    故事的男主人公叫伏生,据说他出生在三伏天的大中午,他娘疼了大半天还是生不出来,又哭又叫的,一床褥子不大会儿工夫就全湿了,血和着汗水,急得接生婆在一旁唠叨个没完“没见过这样的,都生完两个了,这第三个倒出不来了,使劲使劲!”他爹在门外等的直跺脚,大声喊着“你她娘的快了吧,生出了我给你弄鸡蛋和面叶”。话音刚落,只听见“哇”的一声,孩子落地了。他爹一听这洪亮的声音就乐了,一个箭步窜进屋里,大喊着:“是带把的吧,是带把的吧”!他娘没好气地说:“没见过这样的,老婆快昏死都不管,只想要带把的,赶紧给儿子取个名字吧”。他爹大字都不识几个,想了一会儿,摸着自己脑门上的汗说:“就叫伏生吧”!从此,世界上就多了伏生这号人物。

    伏生在家排行老三,上面有两个姐姐,可他不喜欢姐姐们,没事老往隔壁老张家跑,张家有个大女儿叫张寸花,年龄比伏生小两岁。别看伏生在家那么娇惯,别人都得让着他,可是在寸花这儿可不是这样,寸花可以把他当马骑在胯下,高兴的时候还会让他背着走上一阵儿,他都毫无怨言,有人欺负她,他会义无反顾地站出来帮她出头,为此没少挨拳头。村里人都说这俩孩子将来长大肯定是一对。又一次,同伴中的一个小胖子扯了寸花的头辫一下,她就大哭起来。当是伏生正在蹲大坑,他来不及把裤子提好就跑了过来,一手抓着裤子,一手一下子就拎起了那胖子的衣角,顺势把他撂倒在地,那小子随手捡起一块土坷垃砸在了伏生头上,血立刻流了下来,吓得当时在场的小伙伴都跑了。

    伏生十五岁的时候,被父亲送到地主家当了羊倌,就几天没见到寸花,他心里开始有些想念了。每次想到她时心里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喜悦,再见她时,总也不敢看她的眼睛,越不敢看越想看,憋的是脖子脸都通红。十几岁的姑娘,比花儿还要娇嫩鲜艳、比露珠还要饱满晶莹、比朝霞还要害羞温柔。有一次,伏生做了个梦,梦见地主家的二少爷用他那胖乎乎的手抚摸寸花这羞红的小脸蛋,他一下急了,一翻身坐了起来,大叫一声:“滚开王八蛋”。吓得他娘还以为他半夜发烧。刚躺下,想起刚才的梦境,他心里颇不是滋味。说起这二少爷,和伏生同岁,生得又黑又胖,平时喜欢带着几个孩子上树掏个鸟窝,下河抓几条鱼。刚到他家当佣工时,他见伏生高大壮实是个好帮手,心里很是喜欢,就拉他跟自己玩。开始伏生不敢去,他怕羊走丢了,后来发现羊是成群活动的,很少离群,于是胆子就大了起来,他把羊往河沿上一放,自己就跟二少爷他们玩去了。

    可是这天早上见到二少爷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那个梦,于是就有意躲着他,没想这二少爷却偏偏非要他去抓斑鸠。伏生心里不高兴就径直走了,这二少爷玩笑似地从后面踢了他一脚,嘴里骂着:“龟孙装什么大爷呀,放羊的倒成了少爷了,回头给我弄几只斑鸠来”。伏生头也不回地走了,他心想要是我真是少爷该多好,至少不用出来做工,至少不会几天见不到寸花,至少……

    阳春三月,伏生赶着一群羊在河堤上散漫地走着,头顶上不时有鸟儿来回盘旋,那种春归的兴奋劲甭提有多高兴了,他心想“你们这些个畜生,叽喳个屁呀,老子放羊也悠闲的很呢”。边走边拿着鞭子打着两边刚刚冒出地面的草儿,一鞭子下去,草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倒了过去,一会儿的功夫又恢复起来,只留下道更绿痕迹,似乎在用自己的痛苦来进行抗争,这抗争的结果还是被饥肠辘辘的样儿给霸占了。伏生这下平衡很多了,他觉得终于找到了世间比自己还低贱的一种生物,这羊就好比是地主老儿,这草就是就是地主家的哑巴长工阿星,任人打骂,那么自己又是谁呢?想到这,他又有些苦恼了。

    远远的传来哗哗的水流声和银铃般的甜美笑声,伏生的眼睛一下明亮了起来,他知道前面有人在河边洗衣了,运气好的话就会碰上寸花。转了一个河湾,他果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已经出落得像棵刚出水面的香蒲,柔嫩挺拔,略带点青涩。她站在岸上,和另外一个姑娘使劲拧着一件棉衣,歪着脑袋,头上的大辫子倒映在水中,像极了一条小鱼。伏生慢慢地靠近她,叫了声:“寸儿”,寸花一时没注意倒吓得手里是东西掉到了水里,她急忙把它捞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