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相逢
    1

    伏生自从听说了寸花的事以后,一直很是气愤,有一天他来到已经结冰是河边,回想着曾经在这里的欢乐,再看看眼前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伤感之情油然而生。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寸花那可爱的模样,尤其是那两条大辫子,总是在腰间荡来荡去的,他现在能想到的也就是这些,因为时间没来得及给他更多的时间来细细品味一个女孩子的芳华。他懊恼、后悔、伤心,这是一个少年第一次开始意识到爱是什么,也是第一次来触摸朦胧的情,只是这种感觉是以打击的方式出现的。想着想着,他眼角流下了两颗豆大的泪珠,他不知道是为自己伤心,还是在为寸花,他甚至想象过寸花被带走时的无助,那样子一定十分惹人心碎,粉嫩粉嫩的小脸蛋肯定挂满了泪水,她一定挣扎过,但她那柔弱的小身躯哪能抵得过一群人的强求,何况是一帮强盗一样的人,只可恨自己没能力来保全心爱的人。想到着,他使劲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远处树底下站着一个人,静静地看着伏生的一举一动,这个人不是伏生的父母,而是寸花娘。伏生是在寸花被带走一个多月后才回来的,寸花娘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他说说话,一来是觉得对不起他,二来,她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没去过寸花的婆家,不知道人家对她闺女怎么样,伏生是个剃头的小徒弟,走街串巷的时候多,想让伏生帮着打听一下情况,但她又没脸提这事。刚巧这天,她老远看见伏生垂头丧气的往河边走,又没见他爹娘,于是就紧跟了过来。可是她没有想到,她原本以为伏生跟寸花只不过是孩子过家家玩,不会有男女之间的私情,直到看到伏生那痛苦的样子,她才大吃一惊,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她懂得了这两个孩子在彼此心目中的地位,越是明白她越害怕,毕竟寸花现在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了。她的心理也十分的难过,这个善良的母亲,一时间竟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在这犹豫不决之时,只听见远处传来了一声大吼:“你来弄啥子?我儿子现在弄成这样,都是你们家人不地道。”伏生娘远远地跟过来了。

    “老嫂子,你说的一点没错,我这不过来看看孩子吗?”寸花娘一脸无奈地说。

    “行了吧,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们家卖了闺女还好意思到俺面前说委屈”,伏生娘很是鄙夷地说。

    “看你这话说的,我们不也是没办法嘛,可怜的孩子”寸花娘说着哭了起来。

    伏生听见了这两个人的吵闹声,走了过来,他没有理他娘,反而走到寸花娘的面前,轻轻地拉了一下她的衣袖,说:“婶子,别哭了,以后你就把俺当儿子看,俺替存儿多照顾照顾你。”

    “臭小子,你疯了?人家连闺女都不要了,还稀罕你?快跟我回家。”他娘说着就要拉着他走。

    “大侄子,你要有机会见到寸花,帮婶子多问问,这一走也没个音信”寸花娘追着那娘俩说。

    “好的,你放心吧!我不会不管寸儿的”伏生趔趄着身子回过头说。

    “管你个头呀,别人的媳妇你也能管?跟我回家,你爹说的没错,你就是个贱种”。

    “哎呀,娘,你别老拽我。”伏生挣脱了他娘,一个人跑到了前头。

    寸花娘还愣在原地,她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要求过分了,但说出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但她真切地想知道寸花的情况,这是母性的本能,她顾不了太多了。

    伏生娘拽着伏生硬是往家里拖,静静的洪河边只剩下寸花娘,她的眼泪顺着脸颊划下来,如同这默默流淌的河水一样隐忍。她转过身看着渐渐远去的伏生,心里一百个不是滋味,突然脑海里莫名的出现一副画面:寸花拉着伏生的手在河堤上快活地跑呀、跳呀,两张稚嫩的脸庞好似盛开的三月桃花、、、、、、她不能再想了,越想她越有罪恶感,她为自己的懦弱而自责,为不能挽回局面而伤心。但这一切是她的错吗?想到这儿,她由心底生发出了对丈夫的怨恨,对女儿的愧疚。

    伏生回到家,往院子里一站,冲着他娘有些生气地说:“娘,你干啥呀?俺也就是跟人家说几句话,你看你老是拽俺干啥。”

    “干啥,俺是怕你往火坑里跳,寸花已经嫁出去了,你总不能再把她抢回来吧?”他娘没好气地说。

    “抢回来怎么了?不到时候,到时候俺就把她抢回来”

    “你、、、、、、”他娘生气地脱了鞋就要打他,“你小小年纪懂个啥子?还敢为了一个别人家的媳妇来顶撞你老娘,看俺不好好收拾你”,说着,那鞋底直接拍在了伏生肩膀上。伏生往后退了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了。

    这时候他爹从外面干完活回来了,一看这阵势又好气又好笑。他娘把伏生的话说给了他爹听,他爹听完,先是皱了一下眉头,紧接着长叹了一口气说:“寸花真是个好孩子,只是命太苦了,也怪咱没福气。不过你小子能说出这样的话,倒是口气不小。”

    “俺说的是真的”伏生大声说。

    “你还敢说”他娘又举起了鞋底。

    “这话俺只当是童言,千万不要往外说。人各有命,你啊认了吧!”他爹拍拍他的肩膀进了屋,他娘也白了他一眼跟着进去了。

    吃完晚饭,他爹坐在床上边抽旱烟,边叹气,他知道自己儿子的心性,他能说出这话指不定哪天就能真干出这事,这还走愣脾气上来了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目前翅膀还没那么硬干不出啥事来,只能先顺着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